作 者 简 介

索达吉堪布 译

 

金厄瓦罗珠加参尊者出生于扎南康地的杰氏家族,该家族为世代相传的天赐僧侣贵族种姓。其父名为杰•秋加,母亲名为拉本,在水马年(公元1402年)的一个吉日良辰,尊者幼小的生命伴随着各种瑞相顺利诞生。

由于宿世长期修道的习气已经成熟,尊者于出生之初,即已显示出对世间的极大厌离。强烈的出离心时刻激励着他的相续,故对其他世间繁冗琐事一概不予过问,仅仅一心一意地思维佛法。

当他7岁的时候,就割爱辞亲,于金厄瓦•仁钦根噶罗珠前舍俗出家,取名罗珠加参吉祥贤。成为佛门僧众之一员后,即如护眼目般谨守别解脱戒的各条界限。并先后在克主杰大师、罗珠法王等众多超凡入圣的上师前系统完整地听受了五部大论。之后,便闲云野鹤般地浪迹于卫藏各大寺院,以深邃的智慧、无碍的辩才而享誉各方,成为名噪一时的游学辩论者。

20岁时,由大堪布云丹仁钦担任亲教师,尊者在数量俱全的清净僧众中受近圆戒。之后,便犹如上座部大迦叶尊者重现于世般地严格持守戒律。

其后,尊者又不辞辛劳地投奔于玛卓坊地方驰名天下的大成就者——坚华加措瓦尊者座前,以全副身心如理如法地依止,并完整地恭聆了至尊宗喀巴大师的各种显密窍诀。

在此期间,文殊菩萨授言于坚华加措瓦尊者:“你应将一切耳传窍诀传予这位上师。”从此,坚华加措瓦尊者对这位上师更是另眼相看、格外器重,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所掌握的一切窍诀倾囊相赐。

因尊者已对此生的亲友、身体、受用等世间圆满,无有纤毫贪婪之心,长年累月地独自居于万籁俱寂的静地,惟精惟一地修持,终于证达了共同殊胜次第的一切法要。

之后,因久慕其盛名,甘衮古寺的僧众三番五次地一再迎请、祈求尊者前往。然而,尊者已将世间的荣华富贵视为魔女的蛊惑,对其极端畏惧,避之唯恐不及,故一直没有前往,仍然一如既往地于寂地专意修持。

时光荏苒,如梭似电。一转眼,甘衮古寺的住持已经换了四任。每一任住持都竭心诚意地力邀此位大菩萨,都被他一一婉拒。前往甘衮古寺之事始终没有成行。

第四位住持一筹莫展之时,忽然心生一计:他结集当地的僧众以及在家信徒,将大殿钥匙交到尊者手中,众人异口同声、声泪俱下地祈求道:“当不当本寺的主管,全由您老人家定夺了!希望您能体察我们的苦楚啊!”

至尊仁波切考虑到续佛慧命的重任,为了使宗喀巴大师所传之法脉在此一方不致中断,只好答应担当为该寺传授法要的职责,但事先声明决不介入任何世间事务,并进一步要求众人应以继承噶当大德们纤尘不染的嘉言懿行作为前提条件,才在众人殷切期待的目光中,走进了古寺的殿堂。

尊者一驾临该寺,就不辞辛劳地致力于传授各种法要,并大张旗鼓地着力修建了数不胜数的佛像、佛塔,刻印了无以穷尽的经函,还创立了连续供养的制度与风尚。尊者就是这样将一生都奉献给了清净如法的究竟事业。

回顾往事,他曾感慨道:“七岁精勤而修法,着重致力于实修,终尝胜法殊妙味,此乃善妙之意愿。如今年高近七旬,三宝加持入吾心,浊世最胜之幸运,此乃善妙之意愿。感蒙胜法七精华,着重抉择之智慧,精通一切经续义,此乃善妙之意愿。”这也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他就是这样言行如一,为佛法以及众生的利益,作出了不可磨灭的丰功伟绩。

在即将示现圆寂之时,尊者将一番感心动耳的教诲赐予后人:“上师们一般都会给后人留下遗嘱,但最真切的遗嘱,应当以无有遗产为荣光。如果一位上师在身后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只能充分证明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败类。我们应当以此为鉴,千万不要堕入此等行列。

聂塘1的阿底峡尊者即将示现圆寂之际,恰彻却启禀尊者:‘上师圆寂后,我们这些追随者是否应当以向公众讲经说法为要呢?’上师并不满意,回答说:‘希望你能放下杂事。’弟子又说:‘那专心专意地修持呢?’上师态度也如前。‘那么,弟子应当如何行事?’尊者回答说:‘应当舍弃今世!’

恰彻却将上师教言牢牢记在心间,抛弃凡尘的事务,前往热振的休色寺,于此度过了精勤修持的一生。

还有一个与此相似的片段,也进一步证明舍弃今生的重大意义。一次,热振的一位尊者正在专注地转绕寺院,仲敦巴尊者语重心长地说:‘你这样转绕固然令人高兴,但若能独自修习某一法门难道不是更妙吗?’僧人转而开始顶礼。谁知,尊者仍然如前面一样地劝诫。僧人又尝试了念诵,得到的仍是同一答案。他无计可施,只得询问道:‘那么,我该如何是好呢?’尊者毋庸置疑地回答:‘舍弃今生!舍弃今生!!舍弃今生!!!’

仲敦巴尊者圆寂之际,也平息了一切世间八法的苗头,前往休色的柏树林中,时常喃喃自语:‘我是希求解脱者,莫为名闻利养缚’以及‘通达世间得与否’。有时仅念出开头部分,有时又念诵了一半,有时又将文字全部念出。

他是观音菩萨的化身,本无须如此苦行,他这样做的用意所在只是为了给后学者作出表率而已。前辈们已经为后人作出了光辉的典范,我们就应当继承和发扬这种特立独行的风骨,至精至诚地修持佛法,舍弃今生。

从我的角度而言,虽然在活着的时候也算得上是徒众云集、眷属环绕,但对死后的命运已经志在必得,无有半点疑虑。我想我应该去往阿底峡尊者、宗喀巴法王足下,去往那世人朝思暮想的兜率天。正因为我对阿底峡尊者、宗喀巴法王二位尊者的言教有着板上钉钉般不可动摇的信念,才能在如今具备不同流俗的无谬行为。你们也应当将上师本尊视为无二无别的一体进行祈祷。要深知,造什么样的业,也就会取得与之相应的成就。

你们二位2并非博学多闻之辈,就应当将坚持不懈听闻的道理,缜密地加以思考,理出头绪,并提纲挈领地加以观修。对于这位上师3,你们应知,在这个颠倒错乱、五浊兴盛的时代,大乘的具相善知识比白昼的星星还要稀少,故切莫再八方拜师、四处求教,(而应至专至诚地依止这位上师。)如果能精勤不倦地对这些三宝所依进行供养,也就是对我最上乘的月供年供,务必尽心尽力精勤而为。你们二位在身心尚未分离之前,都不要离开此圣地,应将一切无义琐事减少到最低限度,将全副精力都投入于专一修持上面。要做到生时神不知,死时鬼不觉。”

其后,在余落地方出现了尊者圆寂的前兆,纷纷扬扬的花雨开始飘落,尤其在五月二十五日傍晚,遮天蔽日的花雨铺天盖地而降,缤纷的花雨弥漫整个大地,沁人心脾的芬芳四处荡漾,令人神清气爽。那天夜晚,扎衮寺与甘衮古寺也出现了同样神奇壮观的景象。

十七日白天,尊者吩咐侍者:“通知新修院的维那师,他应与你们一道对前辈上师以及佛菩萨举行一次完整无缺的祈祷。”

侍者小心翼翼地回禀道:“您今天身体欠安,可否将此事权且搁置,等您体力恢复后,明天再作迎请?”

“我想今天应该从速办理,明天以后大家就会忙得晕头转向了。”

十九日破晓时分,尊者便撒手人寰,前往兜率天正法宫殿。

这位大菩萨为利益千秋万代的追随者,以大悲心撰著了《开启修心门扉》等大量珍贵的遗教。

有关尊者生前不同凡响的事迹,在金厄瓦罗珠晋美加参吉祥贤所著的尊者广传中有详细描述,有兴趣者可从中了知。

因此,凡是有修习菩提道次第愿望的后学者,应该沿着这位殊胜上师的足迹,丝毫不受世间八法的牵累,在人迹罕至的寂地,系统完整地修习大乘道次第,全力以赴地黾勉修持乃至发愿对境以上的精髓法要,尽可能地在相续中栽培修行的习气。

 

以上文字是根据雍怎益西加参所造的《道次第传承上师传》中的内容,简明扼要地归纳而成。愿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