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佛教与西方社会彼此需要  \ 

正念与自我接受

正念与自我接受

Mindfulness and Self-Acceptance

 

作者:凯伦·吉赛尔·威格拉博士

Karen Kissel Wegela, Ph.D

 

 

 

作者介绍:

凯伦·吉赛尔·威格拉博士(Karen Kissel Wegela)是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那洛巴大学的一名教授。自1981年起,她就已经开始教授“冥想心理疗法”,此疗法结合了佛教心理学原理和心理治疗练习。她也是一名心理学家,曾在各类机构工作过,目前在一家私人诊所任职。凯伦·吉赛尔·威格拉博士撰写过许多文章和书中的章节,并著有两本书籍――《存在的勇气:佛教、心理治疗和本来智慧的觉醒》(2009)以及《真正有益的事:用正念和慈悲心来帮助、支持和鼓励他人》(2010), 她还在工作室、国内外学术研讨会上介绍此类研究。

 

在佛教传统里,对正知正念的练习可以让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同时,“觉知”可以让我们无条件地接纳自己的本来面目。在我修行的藏传佛教中,这被称为“ Maitrī”。 Maitrī一词与“MY tree”的发音很接近,经常被翻译为“慈爱”或“无条件的友爱。”

 

“慈爱”意味着我们可以清楚地观察自己的切身体验,不带任何抗拒。这和赞同不一样,并不是要去判断我们的行为是对还是错。而是要我们接受事物本来的样子。让我们看一个例子。

 

我和我的一位好友最近有过一次不愉快的交流。我们二人都说不清楚导致这种不愉快的原因是什么,就像夫妇之间的争吵,一场口水大战爆发,但后来却记不起吵架的原因。事后我感觉很糟糕,坐下来冥想时,我发现自己的心思一直纠结在这件事情上:有对自己的责备,有对朋友的责备,有该说而未说出的话语,甚至还想到我本来可以随顺我的朋友!练习中,我能够认识到,所有这些都只是杂念。我可以感受到它们,并让看着它们离去。如果它们再次产生,我可以再次察觉,然后再度让它们离开,而不执着于这些念头。

 

窗体底端

与此同时,与这些想法相关联的内心感受,诸如:愤怒、羞愧、悲伤、骄傲、困惑以及温柔也时而出现,时而消逝。对于这些情绪,我也使用了同样的方式进行练习:去感受它们,然后再度任它去。在以后的文章中,会进一步仔细地讲解我所使用的方法:“轻触、放手”。

 

最终,一切都平静下来。我可以清楚地观察到自己的起心动念,并且任其来去。这不同于我们的某种说法,例如“好啦、好啦!你情绪失控、态度糟糕,而且全都有自己的理由!”当然,这也不同于另一种说法“天啊,你真是糟糕透顶!看看你练习冥想多久了?还是没有办法保持正念!”

 

慈爱意味着对自己敞开心扉,拥有了对自己的包容,并且会更温暖。我们认识到,一直对自己有着错误的认知,而恰恰是这种错误的认知一直在伤害我们。为了保护这种根本不存在的事物――宝贵的自我形象(或自我),我甚至会猛烈的斥责其他的人或者事。(参见2009年12月13日我博客中的内容)。

 

你可能会想到,如果取下有色眼镜,所有与我们有关的不愉快会暴露无余,事实也确实如此。然而,当我们独处时,会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甚至可以承认自己的错误,诸如对己对人的不友好。

 

当然,我们仍然要对自己的行为结果负责。后来,我找到了我的朋友,进行了一次愉快的交谈。这一次的交谈让我们热泪盈眶,最后我们紧紧相拥。这样结果令我们的友谊更牢固。不过,更重要的是,我检讨了自己的不良行为。我的朋友也同样如此,我很幸运有这样一位好朋友。

注意,“慈爱”(Maitrī)不是为我们明知不友好或自私的行为找借口。它也不是一种判断方式,所以它与“我没问题”这种说法不同。它极其简单:只是对所发生的事情进行观察,但不与之对抗。这就是学着随缘。

 

要做到随缘,我们可以选择采取行动,就像我对我的朋友那样。慈爱并不是让我们只是静坐接受所发生的事,而不为改善自己和他人的状况进行努力。事实上,我们对所发生的事情观察地越多,就越倾向于对这个世界付出慈爱。

 

慈爱始于自己,也会自然延伸到其他人。在一些传统中,它也被称为“Mettā”,这个词起源于巴利语。而“Maitrī”则是梵语,二者所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 。

 

要培养对自己和对他人的慈爱,众所周知的一个练习法是“慈心修习”。以下是关于怎样开始“慈心修习”的方法。

静坐几分钟之后,在脑海中默想一些句子。开始观想的方法有很多,有些人从观想自己开始。例如,他们可以从“愿我幸福、愿我健康……”开始,接着,他们可以使用其它的类似语句。

 

我喜欢从我爱的某个人开始。我想象着那个人,并观想自己在向他(她)传递美好的意念。比如说,我会从我的侄女开始观想。“愿黛比幸福,愿她健康,愿她远离危险,愿她感受到爱与被爱……”我按照这种方式进行观想(当然你也可以使用一些习惯用语)。我默默地对自己重复着这些句子,一遍又一遍。并尽量让这些句子打动我的内心,产生真挚的感受。无论使用哪些语言,只要自己觉得合适即可。

 

如此观想片刻之后,将范围扩大到所认识的其他人。从我的家庭成员到完全不熟悉的人,甚至是与我有矛盾的人。渐渐地,纳入越来越多的人和众生,直到“愿一切众生快乐,愿他们健康并远离危险,愿他们拥有所需要的一切。”你尽可以将你所知道的动物以及地球上的所有生命包括进去。尽量扩大发愿的范围。

 

我会把给自己的祝福放在最后。“愿我幸福,愿我健康,愿我远离危险……”。对大部分人来说,当了解到我们只是诸多生命中的一员之后,便很容易做出这些祝愿。

 

当我与来访者在一起时,我很乐意帮助他们培养专注与慈爱的理念。心理的痛苦大多数的根源是自我排斥和自我伤害,而解药则是Maitrī——对众生的慈爱。

 

文章来源:

http://www.psychologytoday.com/blog/the-courage-be-present/201003/mindfulness-and-self-acceptance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王子恒

一校:夜飞雪、圆为

二校:释然、圆因

终审:圆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