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佛教与西方社会彼此需要  \ 

著名篮球教练菲尔·杰克逊和他的“禅学”执教术

著名篮球教练菲尔·杰克逊和他的“禅学”执教术

Buddhism and Basketball: Phil Jackson and His Zen Coaching

 

 

作者:纳欣·艾哈迈德

                      Naushin Ahmed

 

 

 

2.03米(约6英尺7英寸)的高大身材,让人丝毫不诧异菲尔·杰克逊的人生总是以篮球运动为中心。高中时代,菲尔·杰克逊就展现出他特有的体育天赋。他参加的体育运动有篮球、足球和棒球,毕业后被北达科他大学录取,并加入了北达科他大学篮球队。历经多年的篮球球员生涯之后,杰克逊决定转型成为篮球教练。自1987年复出后,一路伴随着幸运和成功,他跻身于全美最杰出的篮球教练行列,并荣登NBA篮球名人堂。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这位篮球教练如此与众不同?

 

将正念和禅修引入篮球训练课程中——这就是杰克逊的“成功秘诀”。1945年9月17日,菲利普·道格拉斯·杰克逊出生于美国的蒙大拿州,父亲是查尔斯·杰克逊,母亲是伊丽莎白·杰克逊。

 

菲尔·杰克逊于1967-1978年赛季效力于纽约尼克斯队,接着在1978-1980年赛季效力于新泽西网队。1980年,杰克逊以球员身份正式退役,随后从低级别联赛开始了他的篮球教练生涯。1987年,芝加哥公牛队聘请杰克逊任职助教。1989年,杰克逊成功晋升为公牛队主教练。在他执教期间,芝加哥公牛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辉煌,荣获六次NBA冠军头衔。1999年,杰克逊离开公牛队转入洛杉矶湖人队任教,他带领湖人队在NBA赛场上先后三次夺冠。在杰克逊的职业生涯中,明星球员如迈克尔·乔丹、丹尼斯·罗德曼和沙奎尔·奥尼尔都曾和他并肩作战。

 

将东方哲学理念融入到篮球执教中,使杰克逊的风格独树一帜。纪昭伊藤(Noriaki Ito)是洛杉矶小东京东本愿寺的住持,也是一个篮球迷。2000年,他在洛杉矶时报的访谈中提到他在湖人队的比赛中看到了杰克逊的佛学教法所发挥的影响力。

 

纪昭伊藤赞叹道:“我个人很欣赏菲尔·杰克逊,他堪称为一位真正领悟到将人的心灵、智力和身体合而为一的武学大师。”对于杰克逊将佛教理念和篮球训练的完美结合,他这样解释:“我发现杰克逊更注重消除球员的自我意识,而关注球队的整体利益。在佛教中,去除我执恰恰是一切觉醒的核心所在。”

 

事实上,“禅师”也早已成为菲尔·杰克逊众多绰号中的一个。从杰克逊的个人传记中可以发现,他受兄长乔伊的影响而对东方哲学感兴趣。杰克逊成长于一个父母都是五旬节派教会牧师的家庭,但他却从一开始就觉得教会的教义令人望而却步。其兄长对东方文化的热衷使他产生了好奇心。于是,杰克逊在加入NBA之后开始研学禅宗。他将铃木俊隆的《禅者的初心》,作为最初的禅修指导,并于暑期在蒙大拿州与其他禅宗弟子们一起练习禅修。

 

杰克逊称自己的精神信仰是“禅式基督教”(《纽约时报》)。禅宗和基督教这两种不同的宗教在他身上融合无碍,对此,他形容说:“基督教的思想赋予我恩典救赎,知道爱是无坚不摧的力量;而禅宗古老的莲花坐式冥想则淡化了正统基督教徒的刻板和僵化。”身处于竞争激烈的篮球界、并与顶尖球星们一同共事,杰克逊试图反对球员惯有的“自我意识”和“自私心理”。 对此,杰克逊回应说:“我提倡自由,但我赞同有限制的自由,在规定的范围内让球员最大程度地发挥。”

 

杰克逊的这些纪律和规范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其威力不可小觑——他曾相继获得NBA(1995-1996年)“年度篮球教练奖”、(1996-1997年)“NBA史上十佳教练奖”,杰克逊还率领球队赢得了十一次NBA总冠军,并四次荣获“NBA全明星赛”的总教练头衔!

 

杰克逊现在是纽约尼克斯队的运营总裁,他将正念禅修作为球队的训练项目之一。尼克斯队的球员特拉维斯·维尔(Travis Wear)分享了他在训练前参加集体禅修的体会:“冥想让我们懂得其实我们只是身体感知的投映,我们真的只需要感知并安住于心念的当下。”这充分体现了杰克逊是如何确保球员做到对当下觉知。

 

众所周知,杰克逊的篮球训练中,采用了佛教的观修技巧。那么球员对这个独到的方法有什么感想呢?球员兰斯顿·加洛韦 (Langston Galloway)是这样说的:“观修能够让我安住于当下——这的确至关重要,它对我在比赛中的发挥也有着不同的影响。尤其在我挣扎、困惑的时候,观修总能让我变得集中而专注。”

 

在杰克逊看来,球员要具备能够将自己从比赛中发生的一切负面影响中脱离出来的能力,诸如“裁判的误判”之类。这位著名的教练强调:“作为球员,你必须设法回到你的中心——当下!”(以上采访来自“纽约娱乐体育节目电视网”)。

 

纪昭伊藤,这位资深的篮球运动爱好者最后这样总结:“总之,你能感受到杰克逊的终极目标并不是去赢,而是如何让团队更好地一起成长。” (洛杉矶时报)

 

文章来源:http://newlotus.buddhistdoor.com/en/news/d/45813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乐(宋洋),圆世(蔡瑛),圆诸(鲁萍)

            一校:圆丰

二校:路雅、圆莉

终审:噶瓦多杰、圆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