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中医科学院问答

『 2015年6月5日 』

 

(一)问:我是一名佛教徒,学过《药师经》,也有每天该做的功课。但我经常完不成当天的功课,该怎么办呢?

答:佛教徒的确应该每天做一些功课,这是很好的。我的功课比较多,但不论当天再累、事情再多,我都会尽量完成当日的内容,哪怕已经是凌晨一两点钟了,也会坚持。

每个人都要对自己有一点约束,因为放逸、懈怠、散漫的态度不会给生活带来太多意义。做功课是一种很好的训练,但功课应该选择诸佛菩萨加持过的内容,这一点非常重要。所以,当我们在选择每日的功课时,要么用智慧来选择,要么就请具有修证的上师、大德选择。

刚开始做功课时,内容不要安排太多,否则最后可能因为念不完而放弃,这一点也很重要。自己发过的愿,不管经历多少年,最好不要放弃。

从九五年七月份开始,我每天都会念诵一部祈祷文。虽然特别忙时可能会中断,但后面也一定会补上。从我的亲身体验来看,有信仰的人应该坚持每天做一些功课。

 

(二)问:我是中医科学院针灸研究所的学生。您在讲座中提到了医生要修心,能不能请您再详细地介绍一下,我们该如何修心?

答:一般来讲,医生运用医学知识为病人治疗,但如果医生还信仰佛教的话,也可以念药师佛心咒——“达雅塔 嗡 贝卡贼 贝卡贼 玛哈贝卡贼 绕扎萨摩 嘎得耶索哈”来帮助病人,这同时也能达到修心的目的。

大多数藏医在正式接收病人前,都会念诵十万遍药师佛心咒,令药师佛的加持融入自己的心,从而能够更好地帮助病人。这就像人们在世间建立合作关系时,先要达成共识、培养默契一样。如果我们想和诸佛菩萨结上缘,就要修一定的法,比如念十万遍心咒等等。在这样的基础上再去治病时,只要念几遍心咒或者药师佛的名号——“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就可以了。

医生平时都比较忙碌,不一定再有时间修行,尤其是在现代社会里,更是人人都觉得自己特别忙。但事实上,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忙什么,只是觉得每天都疲惫不堪。按理来讲,我们现在有非常便利的交通工具、快捷的沟通渠道,我们不应该觉得比以前过得还辛苦,但可能恰恰是因为生活越来越便捷、信息越来越多,应接不暇,所以才会感到眼睛酸、身体累。如此说来,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忙碌”了,可能只有离开这个世界,才有机会稍事休息。(众笑)其实,我们的身体并没那么忙,忙的是心,但只要我们修心,每个人都可以获得宁静、安乐。

那医生该如何修心呢?作为一个佛教徒,可以通过念诵“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修心,这个名号非常重要。对于不信仰佛法的医生来讲,可以通过禅修来修心。美国就有很多医学院提倡禅修,很多医生都通过禅修让心回归宁静,尤其是在为病人诊断前,禅修非常有助于静心。

对医生来讲,静心是很重要的,否则,心烦气躁的情况下,看病也不一定看得准。有时候看到一些医生边发脾气边把脉,我就非常担心会不会误诊。

希望医生们能够通过这些方法,先让心静下来,再为病人诊断、治疗,这样比较可靠,也是一种修行。其实生活中处处都可以这样修行。

 

(三)问:在座有很多医生都在修行佛法。有人说,作为一个信佛的人,每天应该多花时间念经、磕头,但也有人说,行医本身就是修行菩萨道,医生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在工作上。我们该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平衡念佛和工作呢?

答:有些人认为,修行就是在与世隔绝的地方闭关,但这种修行的力量并不是很强大,更强大的修行力量是将所学的知识、所发的善愿落在实际行动当中。

如果一个医生的心中充满了自私自利,不好好上班,每天只想憋在自己的房间里手捧佛经,不见得就是一名很好的佛教徒。好的修行人可以把佛教的精神运用在生活中。那什么是佛教最重要的精神呢?归根结底就是菩提心,也就是在世间当中利益众生的心,这远比自己念经、禅修更重要。

所以,我一直都认为,自己的修行与利他比较起来,后者更重要。如果你是一名医生,即便没花太多时间念经,而是不忍众生生活在病痛当中,全力以赴地帮助他们,这样的无私奉献已经远远超过了念经或者其他佛教仪式的功德。

 

(四)问:刚才您提到了业力病的问题,业力病是怎么产生的?该如何进行治疗呢?

答:我们的心都有一个比较深层次的地方叫阿赖耶,一般来讲,善业和恶业全部都储存这里。众生的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都比较粗大,就像大海的波浪一样。业力一般不会存在于这些粗大的心识上,而是储存在比较深层的阿赖耶上,而即使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都灭掉了,但最深层的阿赖耶是不会灭的。

当我们去世时,粗大的心识会灭掉,但细微的心识却会迁移到后世。这时,我们的业力也会随之流转,并很可能在后世体现出来。医生可能都有过这种经验:有些病人的身体看似非常健康,没有四大不调的情况,但是他却病得莫名其妙,这很有可能就是前世业力的体现。

我那天见到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个身体非常健康,另一个却差得不行。他们的父母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两个孩子在同样的环境中成长,体质却相差这么大?”当时我就说:“这也许与他们前世的业力有关。”因为不知道他们相不相信前世后世,所以我当时说的是“也许”,但这对双胞胎的例子,值得大家深思。

对每一个人来讲,除了自身的肌肉、骨骼、环境外,还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力量,而且每个人的状况都不尽相同。就拿生病来讲,虽然有同样的症状,又接受了同样的治疗,但实际疗效很可能会天差地别。有些人好得特别快,有些人却恢复得非常慢,这也是业力的一种体现。

所以,研究生命的人,不论是医生还是心理学家,都应该对业力有一些认知。当然,有些人把所有的病都归类为业力病,也不太合理,但众生种种不同的疾病,有些的确和前世的业力有一定关系。如果我们能用更客观、更公正的态度来看待这一点,很多事情会有更多的思考空间。

 

(五)问:您在演讲中提到,有些医生迫于生活,会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我相信绝大多数医生都是很好的,但的确有一部分人的行为不如法,而且医患矛盾也的确越来越多,这是否是医患双方的共业所引起的呢?

答:任何时代、任何群体当中都会有不如法的现象,即使在出世间的佛教团体中,大多数人都非常善良、信仰虔诚,但也免不了出现极个别行为不如法的人。医学界也是如此,但医学界同时也有非常多如法、善良、纯洁的工作者。

从客观的角度来讲,我们在讨论任何现象时,都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们不能把所有的医患矛盾都简单归结为共业,因为这种事情在不同的时间、环境下都可能发生。其实,大多数医患之间的矛盾都是社会中的个别现象,不能代表所有医患之间的关系。

因为大家现在一味追求经济利益,一些媒体也力求报道博人眼球的内容,而这些内容一旦发表之后,往往会产生放大的效果。于是,人们就真的以为医生和病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如此复杂、恶劣的地步。世界上有许多好医院和好医生,也有很多配合医生治疗的病人,医患之间保持着非常好的关系,但人们却更乐意关注在极个别的现象上。

现在这个时代,一方面特别好,因为正能量可以在短时间内传播到世界各地,但另一方面也不尽如人意,因为一件小小的坏事,很容易就被放大,让人们误以为是普遍现象。比如,一旦媒体曝光了一个医生的非法行为,大家就会觉得这是医生群体的常态。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佛教的团体当中。一个出家人的行为不如法,人们就会觉得所有穿袈裟的都是骗子。

这个时代真是奇怪。在以前,如果某地发生一件事情,它就只是当地的一件事,但现在有媒体报道,小事的影响也会非常大,甚至导致人们对某一职业失去信心。

因此,我觉得现在的医患矛盾并不是共业,更不是所有的医生都不值得信任。我相信百分之九十的医患关系都是比较和谐的,部分医生的行为不能代表所有医生,而部分患者的行为也不能代表所有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