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大学问答

『 2014年6月18日 』

 

 

(一)问:您提到东西方文化各有所长,其实也说明,东西方文化各有不足。您认为人类有没有可能构建出比较完善的文化?

答:从古至今,人类如果从未摒弃过传统文化的精髓,那应该已经拥有了完善的文化。完善的文化可以帮助人们认识内心世界和外在世界的真相。这种文化可以存在于任何一个民族或国家。

 

 

(二)问:我是科技大学公共事务学院的研究生。您能不能简要地介绍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之间的区别?您认为二者之间有哪些思想值得互相借鉴?

答:原则上来讲,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是相同的,都源自印度的佛教。从传入时间来讲,佛教传入汉地的时间早于传入藏地的时间。

在佛教传入前,汉地的传统文化以儒教、道教为主;佛教传入后,人们的生活中开始出现佛教词汇,比如烦恼、涅槃、解脱等等。但佛教始终没有成为文化的主流,它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汉地佛教徒的身上。与汉地不同,佛教传入藏地后,与藏民的生活融合,成为了整个藏民族的文化,它的影响可以在每个藏族家庭或个人身上体现出来。

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的修行基础和目标是一样的。它们都属于大乘佛教,修行的基础都是发菩提心,修行的目标都是成佛,这两者在原则上没有差别。但在念诵仪轨、修行方法上不太相同。当然,汉传佛教内部各宗派之间也有所不同,比如天台宗和华严宗就不完全一样。

其实,汉传佛教可以借鉴一下藏传佛教中系统学习的思想,因为佛教不仅仅是宗教,也是高等教育,一般人通过二三十年的学习,才能掌握其内涵。此外,藏传佛教深入到了世间方方面面的知识,比如天文、地理、历算以及心理学等等,这也值得借鉴。

同时,藏传佛教也应该向汉传佛教学习,比如专一念佛,这对某种根基的人来讲,是很好的修行方法。此外,还可以借鉴禅宗思想、素食观等等,这些都很有特色。

 

 

 

 

(三)问:我认为年轻人不主动接受宗教,是因为我们经过理性思考之后,看见了宗教与科学矛盾的地方。比如佛经上说有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但这些我都看不见。您怎么看待这个矛盾呢?

答:我们一般只相信自己看到、听到的,但有时候这些不一定可信。换个角度讲,看不到、听不到的东西不一定就不存在。我们看不到体内的器官、寄生虫以及内心活动等等,但通过推理分析,也可以确定它们的存在。

同样,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前生后世等,也可以通过推理分析来确定其存在。如果否定推理的结果,只相信眼睛和耳朵的所见所闻,这不是科学家所提倡的态度。

 

 

(四)问:科技大学曾经有一位神童出家,这件事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您对这种事怎么看?

答:很多人都把出家人当作异类,认为只有走投无路才会出家。如果抱有这种心态,自然就会觉得出家是件很稀奇的事,这可能也和电影、电视的误导有关。

从历史上看,有些帝王将相也出家,选择了寂静之道,这是很常见的现象。在我看来,不论是科学家还是大学生,当他看破、放下了世间种种,自然就会出家,这没什么。

我曾经在一所很小的学校里读书,临近毕业时选择出家,当时身边的人很不理解。我对他们说,我是去寂静的地方多学习一些知识。后来发现,出家让我接触到了更多。客观来看,对有些人而言,出家对自身、社会都会有一些帮助。

 

 

(五)问:日本有本畅销书叫《水知道答案》,书里说,如果给一杯水贴上有赞美词语的标签,这杯水会就会出现好看的结晶。这符合佛教的教义吗?

答:这本书讲了心灵的作用:我们心里快乐时,世界就很美好;而心里不悦时,世界就很丑恶。不论对水还是水果,如果我们谩骂或者歧视它,它就会出现一些不好的变化;如果以善良、慈悲的心态对待它,就会有一些好的变化。这比较接近“万法唯心造”的观点。但是,这本书的内容也并不是与佛经中的道理完全吻合,有些地方还需要补充。

 

 

(六)问:我是科技大学管理学院的,在科技大学读了近十年。请您解释一下,阿赖耶识是有情共有的,还是非共有的?

答:真实了义阿赖耶识是所有有情、整个法界所共有的,这个道理在宁玛巴的《句义宝藏论》《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有讲。而显现心识阿赖耶是有情特有的,也就是说,每个有情都有一个独立的藏识,也叫普基识,它就像一个仓库,前世今生的习气都藏在那里。

 

 

(七)问:“如理作意”是什么意思?登地菩萨和圣者阿罗汉的“如理作意”有什么区别?

答:“非理作意”指不符合万法真相的贪心、嗔心、痴心等心态。与之相反,“如理作意”指的是符合万法真相的心态。

登地菩萨和圣者阿罗汉的“如理作意”有一定差别。因为菩萨断除了人我执和法我执,而阿罗汉只断除了人我执,没有彻底断除法我执,所以二者有完整和不完整的差别。

 

 

(八)问:有没有方法可以从根本上断除贪欲?

答:断除贪欲的方法有很多。从暂时压制的角度来讲,可以修不净观、无常观等;从根本断除的角度来讲,可以抉择万法皆空或者认识光明。

我们可以通过中观推理来抉择空性。比如,把贪欲的对境剖析成微尘,而微尘又可被抉择为空性。或者,观察产生贪欲的“我”也是空性,并不存在,既然“我”都不存在,那贪欲又怎么会存在呢?

另一种断除贪欲的方法,是禅宗所讲的“烦恼即菩提”。其实贪欲的本体就是妙观察智,是一种光明的心态,如果没有认识它,它就会束缚我们,带来烦恼,让我们造恶业;一旦认识了它,它就无利无害,而且是一种光明的妙力和显现。

从根本上断除贪欲是极为重要的。如果只是暂时压制贪欲,那当因缘具足时,它又会爆发。

其实,欲界众生的贪欲都比较严重,只不过有明显和不明显的差别。

 

 

(九)问:佛教讲“诸行无常,诸法无我”,那么“行”和“法”有什么区别?“诸法无我”又应该如何理解?

答:“诸行无常”中的“行”有两种意思:一种是万法之意;还有一种是一切行为,以及相应行和不相应行,按照佛教《俱舍论》的观点,很多法都包括在相应行和不相应行当中。所以,“诸行无常”也可以理解成“诸法无常”。

大家都应该清楚,不论是地位、财产或是物质世界、内心世界,都是无常的。比如,此刻在这里交流的师生,不久会回到各自的地方,明天截然不同于今天等等。这就是“诸行无常”的意思。

“诸法无我”的意思是,真正的“我”并不存在。当然,佛教承认在名言显现上“我”的存在,否则不可能有“我”解脱、“我”烦恼、“我”堕地狱等概念。但如果用最究竟的智慧来观察,身体是不是“我”呢?并不是,因为当身体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我”依然可以出现在梦境中的其他地方。所以,通过对身体、对心的观察就会发现,“我”虽然在显现当中存在,却是空性的。

这样简单的介绍还不足以让大家理解“无我”,如果系统学习《中观四百论》《中观根本慧论》,就一定可以在理论上通达“我”的存在只是一个幻象。当然,证悟“无我”还需要一定的修行。

 

 

 

(十)问:我是人文学院的博士研究生,前几天刚刚结束了您讲授的《量理宝藏论》的课程学习。医方明是五明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随着西方文化的渗透,传统医学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请问五明佛学院是否有开设医方明课程的计划?

答:我从一些老师那里得知,中国科技大学也有人学习《量理宝藏论》,已经圆满了84堂课,这是很好的。我在佛学院学习过因明和密法,虽然不是辩论高手,但我对辩论、逻辑推理都很感兴趣。

通过今天这个短短的讲座,你们可能没有太大的收获,但如果可以系统地学习藏传佛教中因明和中观思想的话,大家会获益良多。

喇荣五明佛学院在医方明方面比较发达,有专门的藏医系,课程大多用藏文教授。在前段时间的医学论坛上,我们也讨论了如何将藏医系与西医、中医结合。

关于藏医的研究,我们佛学院主要依靠全知麦彭仁波切的著作。他是上世纪藏地一位卓有成就的大师,如今东西方有很多人都在研究他的著作。

我希望科技大学的师生们可以和佛学院有一些医学、因明学方面的交流。我们可以向科技大学的师生学习前沿的科学知识,比如量子物理方面的知识,这是当前佛教徒们很感兴趣的内容。而科技大学的师生,也有必要向藏地学习未经破坏的文化。我们需要这样一种开放和自由的学术交流。对世界来讲,也同样有必要开展东西方文化之间、传统文化与现代科学之间的交流与学习。

 

 

(十一)问:绝大多数人都是感性的、情绪化的,如果直接去信仰一个宗教,会不会有一种盲从,或者屈服于个人权威的风险?如何破除这种盲从的状态,让信仰上升到理性呢?

答:其实,科学也是一种信仰。对信仰宗教而言,的确需要正信。梁启超先生说:“佛教的信仰是智信,不是迷信。”但这是对具有理性思维的人讲的,实际上,当佛教徒盲目信仰某个权威时,的确会带有一些迷信色彩。因此,我也在不同场合中讲过,无论是佛教徒还是其他宗教徒,都应该理性,我们不赞同盲目地皈依。

在佛教中,最好的信心是理性的稳固信心,而要想具有这种信心,需要长期、系统地学习佛教的历史、教义。不过,现在有些科学家过于理性,完全排斥“信心”这一部分,这也不太好。人需要感性和理性并存,信心对科学研究有帮助,如果对宗教信仰中的感性一律否定,也不是科学所提倡的态度。

其实,人需要信心,但应该是理性的信心。信心的力量不可思议,可以帮助我们获得很多内心的财富。

有很多佛教徒信心特别大,看到一个上师就马上跪拜。当然,在一些特殊场合中,跪拜也是可以的,但这种行为是否在任何场合都适合,还要用智慧观察。有智慧的信心,才不会让自己后悔。

当然,这个道理也适用于世间生活。比如,现在很多人喜欢追星,说到底也是一种迷信。即使明星唱歌再好听、演技再出色,你也得不到他的“加持”。所以,不管信仰什么,还是应该有一种具有智慧、理性的信心。

 

 

(十二)问:如何守住“喧嚣中的宁静”之道?

答:今天举办这个活动的,是“复兴论坛”,意为复兴传统文化。我觉得想要复兴传统文化,首先要让心静下来。

让心静下来的方法有很多,我个人会通过禅修,这也是最好的方法。禅修可以让心在滚滚红尘当中完全安住,不随外境所转,在这种状态里,完全能把控自己的心。

现代人每天非常忙碌,但恐怕并不知道在忙什么,也不知道从中受益了多少,只是觉得比以前更累、更有压力。还有,现在的年轻人,不论是吃饭、走路还是上厕所,都一直在刷屏,甚至睡觉时也拿着手机。有太多信息吸引着我们的注意力,让心得不到休息,慢慢麻木,并影响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我们生活在一个进步的时代,虽然衣食无忧,但缺少一份宁静,大家都觉得很累。若能守住内心的宁静,它会为我们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利益。所以,除了禅修,我还建议大家每天关一会儿手机,养养身心。

 

 

(十三)问:我是科技大学化学院的一名本科生。佛教讲不杀生,但害虫能不能杀呢?

答:根据佛教的观点,害虫也不能杀。虽然它对人类有危害,但生命是可贵的。

此外,《金光明经》中还讲,不仅是害虫,坏人也不能杀,因为每一个生命都有生存的权利和意义。因此,对于特别坏的人,即使让他终身坐牢,也最好不要判死刑。当然,各国法律不一定与佛教观点相同。

 

 

(十四)问:科技大学的毕业生很有可能从事科研工作,而一颗宁静之心对科研是非常重要的。佛教中有没有什么经典,能够帮助非佛教徒获得内心的宁静?

答:科学研究对人类的发展十分重要。我曾经和西方的科学家有过交流,发现他们绝大多数的研究只着重物质层面,对人类的内心世界还没有足够重视。而你们科技大学有几位教授,对佛教和其他宗教都有所涉猎,希望以后在认知科学和心灵科学方面可以有所突破。

在科学研究中,心态很重要:一个好的心态,可以让研究以利他为动机。如果因缘具足,我建议你们学习《入菩萨行论》,这部论典不但可让内心宁静,而且能让自己生起利他心。此外,还可以学习《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经》《楞严经》《金光明经》等,这些佛经对科学研究应该有一定的帮助。

 

 

(十五)问:南怀瑾在他的著作中说:“这个世界上最自私的人就是修行人,就是和尚,他们一心想成佛。”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答:南怀瑾先生讲的这种现象,只是指部分修行人。

一个人出家如果只是为了自己解脱,我们称之为“小乘”,也就是所谓的“小心眼儿”的修行人。在佛教的教义当中,“小乘”的发心比较小,而更伟大的发心是“无我”的修行,也称作“大乘”。

大乘的修行目的并不是为了自己快乐,而是为了所有众生获得快乐。在寺院当中,有些出家人修行只想自己解脱,但也有一部分是为了天下所有的众生。

所以,出家人分两种,一种是小乘的,一种是大乘的。具有大乘思想的出家人,因为有了利他心,即使住在山林里或小庙中,也可以利益无量众生;因为他放下了自我,就不会被烦恼左右,内心一直处于宁静的状态,随时随地都很自在、洒脱、快乐。

 

 

 

 

(十六)问:在日常生活中,佛教徒应该如何与非佛教徒相处?

答:佛教徒不论与基督教徒还是其他宗教的信仰者相处时,应该抱有互相交流学习的态度。佛教和基督教在某些观点上是相融的,但是也有教义上的不同。不同的观点没必要经常谈起,否则,对方心态不是很宽容的话,可能会有一些冲突。

作为一个佛教徒,应该与非佛教徒和睦相处,对所有的众生都付出无私的爱,这种无条件的爱应该是人类最珍贵、最有意义的精神财富。所以,佛教徒应该学会与他人相处,并时刻帮助别人。

我曾经在中山大学讨论过佛教和基督教之间的关系。作为地球上的一员,彼此不同的见解、行为、信仰,不应该成为起冲突的原因。就我个人而言,我跟很多非佛教徒的关系都非常好。佛教徒和非佛教徒虽然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但依然可以合作完成很多事情。我们没有必要相互干涉、冲突,而应该学习彼此的优点,这样会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按照佛教的观点,众生业力不同,不可能走完全一样的道路。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可以共同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

 

 

(十七)问:我们是应该先修世间法,再修出世间法,还是应该先修出世间法,再修世间法?

答:如果世间法很圆满,学习出世间法可能会有些困难。六祖大师说过:“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对于学习或研究佛法的人而言,可以同时修世间法和出世间法,二者并不冲突,我们可以在生活中修行,也可以在修行中生活。这就像科学研究一样,科学家会在茶余饭后思考科学问题,同时又可以在工作中体会生活。

很多科学家都不只是待在实验室里钻研,他们也经常与人交流,这个过程会带来很多启发。同样的道理,在佛教修行中,如果能把世间法和出世间法融会贯通,时时刻刻都是修行。

对于修行好的人而言,无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修行,用各种方法帮助别人,回馈社会。对于修行不好的人而言,即使每天念阿弥陀佛,恐怕对他人、社会也不会有任何贡献。就像有些所谓的科学家,每天都在做研究,说是为人民服务,但实际上却对伦理道德、社会治安有负面影响。

 

 

(十八)问:网络上说:藏传佛教的咒语必须要灌顶才能念。这个说法正确吗?

答:网上的内容,有些是真的;有些不是,不能完全相信。

藏传佛教的咒语,不一定必须要有灌顶才能念。密宗当中有一些要求非常严格的极密的咒语,最好灌顶后再念,但如果未得灌顶,念诵的过失也不是很大,而显宗当中的咒语都可以念,没有灌顶的要求。

实际上,咒语,比如观音心咒、文殊心咒、莲花生大士心咒等等,是对佛菩萨的一种呼唤和祈祷。只要我们有一颗坚定、清净的信心,都是可以念的。

念咒语对我们的身心有很大帮助。美国有些大学通过实验研究禅修和念咒的效果,结果发现,禅修和念咒可以提高人的认知能力,改善身体状况。对我自己而言,每当心情不太好或者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就在佛像面前好好地祈祷、念经。如果当时很忙,我就念一百遍莲花生大士心咒“嗡啊吽班匝格热班玛色德吽”。每次念完,心里的确很宁静。所以,我们不能把念咒、念佛看成老太太、老公公的专利,这些也很适合年轻人、科学家。

西方很多科学家、企业家都从禅修中获益良多,比如苹果公司的创始人乔布斯,他就在禅修中获得了很多灵感。起初乔布斯也担心禅修会影响自己的创意,但后来他每天都禅修,每次做决策前也要闭目静坐。

现在有些人认为,坐禅的人,要么是和尚走投无路,要么是居士搞迷信;看到口里念咒、手拿转经轮的人,就会觉得他神神叨叨。佛教中的确有一些人特别感性,但这些行为的背后都有甚深含义,所以,这些现象也挺好的。

 

 

(十九)问:我平时念很多种咒语,但也有人说应该专心念一种咒语。我该如何取舍呢?

答:吃饭的时候,多吃几样菜,注意营养搭配,这样对身体更好。同样,每一个咒语都有它的能量、作用,多念几种也很好。

 

 

(二十)问:有人说,念经不如念咒,念咒不如念佛。请问您怎么看?

答:对某些人来讲,念佛号很有帮助,但这不一定适用于所有人。

不论是科学研究还是学佛,我们都应该对这个领域有全面的了解和认识,这才是比较客观的态度。

 

 

(二十一)问:我念观音心咒“嗡玛尼贝美吽”已经两年了。前几天有人跟我讲,“嗡”不叫ong,叫ang。哪个发音才是正确的呢?

答:世间有很多种不同的方言,比如广东话、上海话、东北话等等。好像每个地方的人都觉得自己的发音是正确的。藏地也有方言,其实只要不太脱离基本的发音,内心有准确的所指,就是正确的发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