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金刚乘的特点——奥地利维也纳大学演讲

『 2015年10月9日 』

 

主持人:

热烈欢迎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堪布是著名的佛教善知识,他来自位于中国四川的喇荣五明佛学院。堪布做过很多讲座,以讲解藏传佛教而闻名,尤其是其中的金刚密乘,可以理解为印度佛教发展的后续。很荣幸有机会听这样一位大德诠释藏传佛教的特点,有请索达吉堪布仁波切开示——

 

一次关于密法的珍贵交流

对佛教徒而言,研究金刚密乘是极为难得的机会。今天能跟各位老师、同学,以及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一起,围绕藏传金刚乘进行交流,我个人非常感谢。

我来自藏地,与你们相聚在欧洲,虽然我们的生活习惯、思维方式各不相同,但在追求快乐、远离痛苦方面,应该是一致的。

还有一个让我惊讶的巧合。在藏地牧区,草地上有一种白色的花叫“扎嘉哈沃”,雪绒花。小时候放牛,不论我走到哪里,都有它的陪伴。它也是一种药草,牧区的人常常用它治病。前两天,我在奥地利看到了这种花,据说还是你们珍贵的国花。可见,虽然东西方有不同的价值观,但对某些事物也会有同样的感受,比如都爱雪绒花。

雪绒花象征着勇敢、不被任何因缘所动摇的智慧,等等。所以,这次的碰撞、研讨,我也认为非常珍贵。

追求什么最有价值?

今天研讨的主题是“藏传金刚乘的特点”,这是主办方的要求,但我看除了少数老师和学生,其他人对此不一定特别关心、重视。如今大多数人更重视生活中的痛苦,重视积累财富,满足现实生活的需要。至于对佛法乃至金刚密乘的研究,在很多学校都比较罕见。你们能提出这样的需求,我觉得很欣喜,接下来为大家做一个简略的介绍。

在跟维也纳大学的老师交流中,我得知这所学校对藏传佛教的研究已经坚持了八十年。老师中有研究大手印的,有研究直贡噶举的,也有研究《释量论》等五部大论的,其他与藏传佛教及藏文化相关的学习和研究也非常深广,直到现在,仍有很多优秀的老师在坚持学习。我对此特别随喜,因为即便是藏族的一些格西和堪布,也不一定能做到。

如今研究佛教的人,有些是为了传播、护持佛法,让更多不了解的人都来了解;有些是为了找佛法的漏洞,以进行驳斥;有些则是为了商业利益或其他目的。但不管怎样,能够研究佛法就很好。不仅是佛法,对世间的任何知识,有一种钻研、学习的心,也会有相应的收获。人的一生可以有很多追求,求名、求利都无可厚非,但最有价值的努力,还是对智慧的寻求。

可以用学术方式研究密法吗?

而对于研究佛教的学者,我一方面很随喜,另一方面也有一些建议。去年在美国,我就跟那里的很多老师直言不讳地提过:藏传佛教的金刚密乘,分为理论和实修两个层面,理论部分可以依照显宗因相乘的方式来学习;但甚深的修行窍诀,用学术研究的方式撰写论文、随意注释,这不太合理。

虽然密法的理论和实修都很究竟,但实修法还是与理论有很多区别,第一点就是不能随随便便对外宣讲,因为会泄露秘密。

有些人觉得:“密法那么殊胜,为什么要保密?应该让更多人知道。”但实际上,密法不是因为有什么缺陷、过失才需要保密的,而是对这些实修窍诀,如果能秘密修持,自己更容易获得成就,这也是一种世间的缘起规律。

前天在法国格勒诺布尔,有很多人给我敬酒,我说我不喝酒,全都谢绝了。但这种酒非常好,是源自耶稣教徒代代相传的秘方,至今已有两三百年历史,据说用了一百多种材料,按照严格的程序酿造而成。配方和程序都是保密的,由父亲传给儿子,儿子传给孙子,绝不外传,直到现在,除了酿酒人的家族,其他人对此都一无所知。可见,世间的一些事也要用保密的方式,才会呈现出不共的功德和成果。

其实,金刚密乘极其甚深,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和加持,如果真能懂得其中意义,对内心会有很大帮助。现在世界上的很多地方,汉地、欧洲、美国……都有不少关注金刚密乘的人,一方面可能出于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另一方面,如果密法对心灵没有好处,短暂的热情过后,人们也会舍弃,但这股热潮长盛不衰,证明从中的确能获得利益。所以,并非因为我是藏族人,就在这里替藏传佛教打广告、求赞叹,而是我了解它的价值,也对此有切身体会。

21世纪了,还要修五加行吗?

密法确实殊胜,但今天的人们想要做到如理如法修行,很困难。比如藏传佛教中极为高深的密法:噶举派大手印和宁玛派大圆满,各个传承上师都要求首先圆满五加行——磕十万大头、念修十万发心偈、念修十万皈依偈、修十万曼茶、念修十万金刚萨埵百字明。总共五十万修量,是每个修行人必须完成的,否则,不能听受相关的实修窍诀和引导。直到现在还是这样的传统。

但也有上师说,已经21世纪了,人们都很忙,修五加行只是过去的传统。他们有的认为不用修,有的认为不用全部修,还有的说可以用其他方法替代。

以前康区的一位上师,去汉地的时候,信众问要不要修五加行,他当时正在筹钱建寺院,便说如果交钱就不用修,每个加行是120元,五个加行是600元。这是五年前的事,现在全球经济都在变化,五加行的“价格”应该也变了。(笑)这样做是违背传统的,我认为非常不好。

还有人说,西方的修行人特别忙,应该可以通融。但我想西方也好、东方也好,每个人都很忙,关键看你对佛法有多少信心。

事实上,在修甚深法之前先修加行,是为了打好基础,比如共同前行中要修四种厌离心:暇满难得、寿命无常、因果不虚、轮回过患;不共前行中有皈依、发心、曼茶等五项,这对修行者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修炼。

虽然我本人没有多高境界,但在任何地方传讲大圆满,都会要求听受的人得过灌顶、圆满过五加行,否则是不敢讲的。

理论研究的利益和误区

如前所说,密法通常有理论和实修两方面,如果暂时不能实修,也可以先学习理论,用智慧对教理进行观察、论证、反复研究,形成正确的见解也很好。

我看到有的老师正在学习《宝性论》、中观论典、噶举派的《大乘佛法精要》等法要,做了很多翻译、研究工作,这非常有意义。因为在学习过程中,依靠佛法调伏内心,人会变得更加柔和、快乐。这种改变需要自己体会,就像糖的甜味要亲口品尝才知道。

但在理论研究中,也要避免一些误区。比如有些学者,从词句上比对,看到印度吠陀教和藏传佛教中有相同的续部、经论,再从年月上考据,看到某个历史时期发生过怎样的变迁,就认为藏传佛教受吠陀教影响,甚至从吠陀教发展而来,这是不合理的。关于这方面,汉地有很多学者,奥地利也有,还有藏地的格西、堪布、上师,他们都有自己的智慧和观点,希望大家能坐下来,面对面地研讨、交流。

像藏地的那杰仁钦,是贡罗匝瓦的上师,他就曾三次去西藏研习佛法。那个时候去西藏相当困难,而今天交通便利、大道通衢,研究佛法的学者更应该亲自去藏地的寺院探访,这很有必要。

以上是对热衷于藏传佛教尤其是密法之人的建议,而对密法既没有信心也不想了解的人,知不知道都没关系。

显宗和密宗的重要差别

另外想强调的是,显宗因相乘和金刚密乘有很大区别。

(一)关于众生与佛的关系

正如《桑波扎续》所说:“法相显宗许,众生即佛因。金刚密乘许,众生即是佛。”在显宗因相乘看来,众生是成佛的因,如同种子生果一般,从凡夫位逐渐积资净障而成就佛果;但在密宗金刚乘看来,众生当下就是佛,具有佛的种姓,在凡夫位是自性清净,在佛位是离垢清净。佛经中常用王子的比喻来说明:刚出生的小王子虽然还没有登上王位,但他是国王种姓,是未来的国王。

因此,关于众生和佛的关系,显宗认为是能生所生:佛依于众生而产生,就像果依靠种子而长成;密宗则认为是能显所显:心被忽然出现的客尘遮障就是凡夫,远离了客尘就是佛陀。

(二)密宗的四种超胜

密宗还有四种超胜显宗的特点。《三相灯论》中讲到:“一义亦不昧,不难方便多。是为利根故,极胜秘密乘。”

第一,一义亦不昧

从所观察的实相上,密宗和显宗没有区别;但在能观察的智慧上,密宗有特殊的观心窍诀,可以更加直接、如实地认识心性。这是从见解方面来说。

第二,不难方便多

从修行方面,密宗有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方便道和解脱道等很多方便方法,与显宗相比,无需经历长劫的艰苦修行,就能快速、轻易获得成就,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第三,是为利根故

从补特伽罗方面,密宗是为利根者所说的法。所谓利根者,要具足信根、精进根、慧根等五根,其中以信根最为重要:对上师和佛法有不退转的信心。信心坚固之后再去修行,很容易圆满通达而获得成就。

第四,极胜秘密乘

佛法有众多修持法门,无论哪一种,最终都是观心的本性而证悟。面对生活中层出不穷的烦恼,密宗的方式是当下观察它的本体,于是发现过去的烦恼已经灭尽、现在的烦恼没有自性、未来的烦恼尚未产生,此时,哪怕再大的贪心、嗔心,都会如彩虹般自然消失。这是藏传佛教中最重要的窍诀,也由此说金刚密乘是所有佛法中最殊胜的一乘。

用佛法智慧,保持寂静的心

实际上,密宗与显宗的见解在究竟上并无二致。显宗经典中说:“于心无有心,心性即光明。”当我们用心观心,此时心的本体了不可得,如同虚空;心的自性光明不灭;光明与空性无二无别,即是明空双运。

这些法要,如果能在生活中常常观察、修持,会有很大利益,至少,你可以从佛法中得到快乐。

21世纪的人们,一方面有很多便利和满足:交通、手机、网络……每天,世界上遥远角落发生的任何事,都可以立刻呈现在面前,眼睛能看到,耳朵能听到。

但另一方面,也产生了更多痛苦。一个人可以有无止境的需求——更豪华的房子、更高档的轿车、更显赫的地位,等等,而其中有很多,并不是生活的必需,人们却为此不断希求和忧虑;面对大量信息,内心也会感到烦躁、紧张、不安。此时,最好能用佛法的方式,让心专注、放松、安住。无论是不是修行人,有一颗寂静的心,都很重要。

还有很多人,找不到来这个世间的真正意义。有些人认为,读很多书、拿高学位、成就事业、结婚生子,就算圆满了一生;但经常观察自心的修行人,或者做其他学问的研究者,对人生的意义、幸福的内涵,会有更深层的领悟。

人生在世,应该追寻更高品质的生活。而能在修行和研究佛法中度过一生,尤为珍贵。生活原本是苦的自性,如果不懂佛法奥义,我们会为重重的欲望所累——将所有的贪求付诸实现,谈何容易?

哪怕只懂得无常,也更能面对生死

我自身而言,三十多年中一直在研究佛法,辩论、写作、翻译、传法,人生多半的岁月都是这样走来;我也见过很多人,汉族人、藏族人,东方人、西方人,见到佛法对他们的改变,因此始终认为修行非常重要。哪怕只是在禅修中观想过“寿命无常”,对生活中的种种际遇也会平常看待,反之可能难以面对。

前两天,有个人的父亲去世了,他哭得非常伤心。从世间层面讲,这是人之常情,谁的父亲死了不难过?但如果是修行人,他知道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自然规律,谁都有死亡的一天,就不至于如此痛苦。

还有人很怕衰老,“我脸上有皱纹了!”内心特别悲伤,其实不用这样。如果观想过寿命无常,起码在这些事情上,你能马上得到利益。

我对奥地利不是很了解,但在其他一些地方,关于生老病死,尤其是死亡的历程,人们的确不愿意了解,觉得不吉祥。比如,中国汉地就有很多人忌讳谈到跟死有关的话题。

但只要是人,都会经历死亡,而佛法中有很多这方面的知识,关于死亡的时间、原因,讲过各种各样的情况。如果能对此有所了解,经常观修无常,一旦遇到夫妻离异、伴侣死亡等变故,你不会因为失去对方而无法生活,这就是一种直接的利益。

总之,佛法的修持,能让我们真实面对生活中的一切,将烦恼、痛苦转为道用。同时,还要勇敢、坚强。很多人的幸福,是“没有他,我就不幸福”,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身上,不要这样。自己的幸福,应该自己去关心、去追寻,这样,你的生活才会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