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备苹果电脑的佛教徒:新兴网络科技的文化碰撞

装备苹果电脑的佛教徒:新兴网络科技的文化碰撞

Buddhists Armed with Apples: Cultural Contradictions of the New Networking Technologies

作者:雷蒙德·巴洛

Author: Raymond Barglow

《让世界更美好》第15期第3 41-4, 2000年5-6月刊

作者简介:计算机程序员和心理学家

 

 

1、科技掀开了新的一页吗?

过去的一千年是世界变革、技术进步的一千年。经过几个世纪前的工业革命,以及正在发生的信息革命,人类似乎正在接近《创世纪》所预言的命运:“统治整个地球。”虽然这一统治进程在工业化国家,已经最大限度地实施了还没有实现欧洲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时期所提出的解放思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像法兰克福学派的德国理论家们在三十年代首先提出的:科技对自然的统治贯穿了整个社会,因为它提供了战争和集权统治需要的武器,提供了集中管制工人以及污染环境的工业机器,提供了能操纵观众思想且无处不在的传媒。正如在刚过去的二十世纪里,人类发明的核武器已经可以毁灭整个星球。

 

进入新千年,人类是否已经做好准备去解决科技解放的承诺与 它的实际作用之间的冲突呢?新科技的倡导者们认为,旧的科技模式在确认了自然的客观性的同时,也把大自然逼进了死胡同:文化差异缩小了,而心灵和身体的距离却加大了;技术分工更细微了,而伦理道德教化却被忽略了。这些旧观念都忽视了技术革新的转型,因为新信息技术是具有融合性的,它帮助人们沟通和联络,真正构建一个世界范围的互联网,以提供组建社区的功能,使我们每个人都连接成整体,从而促成相互的理解和尊重。

  • 接纳“异己分子”

这个世界被种族、宗教信仰以及地域冲突摧残得支离破碎,但现在有个好消息。这个好消息来自一则苹果电脑广告,它表达了这样的信息:今天的信息科技甚至可以保护和传递古老的非西方生活方式。在这则广告里,藏传佛教在笔记本电脑的映衬下充满生命力。广告里,一个形如佛弟子的人站在画面中央,在他周围围绕着面带微笑的僧侣,这个人捧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供他人欣赏,电脑屏幕上,我们可以看到一篇名为“哲蚌洛色林的传统”的文章,标题正下方就是这个西藏寺院的近代历史简述。

在广告的右下角,我们可以看到苹果电脑公司的商标,一个被咬了一口的苹果。《创世纪》里说苹果是不能吃的禁果,但这个商标却鲜明地告诉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能够阻止享用知识之树的果实。电脑屏幕上的文字记录着:这些僧人们,最近在北美和欧洲的100多个城市表演“祈祷世界和平的神圣音乐和神圣舞蹈”的全球之旅。文章继续写到,“这次巡回演出用藏族人的传统方法来净化和治疗我们这个陷入困境的星球。”

这则广告将高度复杂的近代西方技术与古老的东方传统并置在一起,显示出了一种别样的和谐。但是,请思考并注意苹果公司这则广告蕴含的潜台词:僧侣们陪衬在手中捧着计算机的西方人身边,是这个操纵者把两种文化联系在一起的,而不是他周围的僧侣。这就减弱了画面所代表的意义,让人更注意场景中央的信息处理器(电脑),而图片右边的文字里没有提到任何有关藏传佛教的内容,只是在宣传苹果电脑:

PowerBook(TM)(笔记本电脑产品名)

它来自苹果公司。

它不只是一台全新的电脑。

它也是一个全新的概念。

它让数字尖叫。

它让文字歌唱。

它让人们微笑。

它可以和计算机对话。

它可以与传真机对话。

它是沟通的代名词。

这些俳句似的广告词,不但对这一科技产品大唱颂歌,还把它提高到一个精神象征层面。而且广告图案的形态设计类似于基督教刻画圣母玛利亚与圣子耶稣的传统方式,但在这里,几个男人取代了圣母玛利亚和她的崇拜者,而电脑则取代了基督幼年之形象,成为了奇迹和权威的中心。笔记本电脑变成了“道成肉身”[1]

 

     

 

一方面,这则广告表达了西方技术理性和一种古老精神传统之间的互利关系。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则广告还微妙地表达了另一层含义:就是文化帝国主义及一种传统的生活方式,如何被纳入一个以技术为中心、以市场为主导的世界(即西方世界观)。在过去,“异己分子”很难被人接纳,但现在却变得非常容易,而且也很容易被同化;看看这些盛装打扮,披着色彩鲜艳的长袍、戴着高高法帽的藏传佛教徒们,他们看起来是多么地愉悦啊!

这则广告掩盖了一种矛盾的关系,就是当你左手拿着藏族传统信仰和修行,右手拿着后工业时代的秩序,你如何协调这两者之间的矛盾?我在这里所指的,不仅仅是目前起主导作用的现代全球化秩序,其一贯强调的就是消费、“保持领先”等等理念;同时,我针对的还包括“唯物主义”——从这一名词的字面意思来看,就知道它把这个世界的最根本实相仅仅归结为物质层面的实体及其运作过程。

以一台苹果电脑为例,它不仅仅是一台中性的通信和计算工具,更恰当地说,它是几个世纪以来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的结晶。因此,其中包涵了一系列特定的认知和价值观,就像电脑、电视和移动电话等等这些东西的结合,这就是所谓的“客观事实”,它是证明唯物主义真理最有力的证据,同时也为西方式的认知和改造世界提供了动力。

试图调和这些西方的理念和东方传统,比如佛教,将会在两个方面产生矛盾。首先是形而上学的冲突:宗教或精神信仰能够与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倾向兼容吗?第二个冲突在道德方面:全世界各个精神传统的价值观能和全球市场理念的价值观相互调和吗?

 

 

  • 科学方面的矛盾

在TIKKUN[2]网页和其他一些地方的人认为,灵性学说并不一定与科学背道而驰。从世界上各种不同宗教传统的核心里,我们都可以发现一些共同的认知,是经得住科学验证的。

一位大德曾引述过一个别人对他经历的误解:有人因为这位大德对现代科学非常感兴趣,就推断这位大德已经看穿了宗教的“虚幻”,认为他修行只不过是在逢场作戏而已。对此误解,这位大德很吃惊,后来他解释说:这一误解的根源,就是那种把科学与宗教完全对立起来的观点。其实,宗教修行并不是道具或惯例,佛教徒的心态本质上是科学的,且对现代科学的发现和真理保持开放的态度,如果认为推崇科学的人不可能有精神方面的追求,那就是错误的。相反,这位大德指出,东方与西方的认知方式迟早会殊途同归,毕竟“科学和佛法二者都告诉我们,万物的根本是统一的”。

但是,此位大德的论述还是没有解决经久不息的“宗教与科学”争论后面的形而上学难题:佛教徒所相信的“统一”与科学所假设的“统一”相同吗?多数精神传统所认可的“统一”观念里,都认为宇宙中存在人为设计因素和目的性,譬如上帝的安排,安拉的伊斯兰教法,佛教的业力和轮回。而另一方面,科学的“统一”观念里的宇宙,却是通过研究物理过程和各种力场推论出来的。科学家们迄今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说明宇宙是被有目的地设计或指引出来的,譬如由一个神灵来设计或指引。

在这一辩论中(其讨论太复杂,无法在这篇短文中详细叙述),很多时候都是在探讨诸如“设计”和“目的”等这些概念的确切含义。这些讨论可能会被用来指引我们去寻找一个设计师或造物主,正如老话所说,有手表就有钟表匠。但是,实在没有必要去借助超自然因素来解释自然界的运行之道。斯威姆、古迪纳夫、铃木等当代科学著作的作者指出,从表面来看,科学关于地球和生命起源的描述本身很有说服力,也很吸引人。为了说明物种间的相互依存关系,科学编织了一个跟《创世纪》一样富有戏剧性的“创造和进化”的故事。大自然以某种奇迹般的方式,引导具有意识和创造意义的生命,去思考它的和谐与失调。如果以这种方式来理解,科学理性不仅与总结理念不矛盾,反而可以对梵语经文(佛教)、鲁米(伊斯兰诗人)诗歌、卡巴拉派(犹太教)书籍《律法》里的智慧起到互补的作用。

  • 道德冲突

一台苹果电脑里,不仅融合有科学知识,更是包含了后工业时代市场的经济规则。与那些可用于制造机器的科学发现不同,这些经济规则无法与佛家哲学共存。因为电子元器件制造依靠的是美国本土和国外的廉价劳动力,这与佛家强调的观念——对所有众生的尊敬和慈悲是很难保持一致的(在这里我并不是特意针对苹果公司,全球的电子元器件装配行业都因血汗工厂而臭名昭著)。藏传佛教,正如其他宗教的优良传统一样,教导大家对他人无条件宽容,而这恰恰和当今盛行的经济至上的观念背道而驰。

现如今的信息技术为国际秩序提供了“神经系统”,而这个国际秩序通过资本的手段来发展自己,使全球范围内的基层民众,因为剥削而陷于贫困。这个装备电子网络的国际秩序集政府、企业和银行为一体,超越了地域界限。从前那堵围起工厂和办公环境的墙,消失在现如今的电子办公室中,就像《Byte》杂志封面所表示的那样(见下图),整个宇宙都变成了一个办公室!

画面上:黑暗的广阔天宇里,随机分布着白色小点和彗星状的电路,这象征着深邃的外太空;信息处理器占据了全方位网格——人们站或坐在电脑显示器前面——如一张包罗万象的网,无限地延伸到广袤的宇宙。每个工作站都分配了一个工作人员,所有工作站都联接到主机网络。这幅图画的意思是,每个工作站都是一个节点,起到接收和发送信息的作用,就好比一个插入电路板的电子芯片,然而即使两个物理位置非常接近的人,在这个宇宙工作间里,也只会紧盯着那个吸引他们全部注意力的电脑屏幕,而不会看对方一眼。

 

 

这幅图想要表达的是,有些人如果一旦离开这个网络就会变得毫无目标,失去生命力,就像一个从信息系统里拔出来的电子元件。的确,电子办公室将大家联系在一起,可是它除了将人“集成和控制”之外,既没有让他们变得更强大,也没有为他们的生命赋予任何意义。

当然,新技术不仅仅运用在企业中。现代那些能够联网的所谓“个人电脑”,是否能给每个人都带来获得自由和自我判断的方法呢?迈克尔·德图佐斯(麻省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实验室主任)预测到了网络流量的爆炸式增长,并在1991年提出:美国应该大力投资建设“国家信息基础设施”,这会有助于重建社会关系。他说:“从哲学上而言,‘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应视为一种掌控个人定位的新方法,我们可以用它来选择工作同伴、销售商、艺人,甚至还有朋友而不必受地域的限制。随着实际生活中人们相互接触的重要性逐步降低,每个在‘国家信息基础设施’上的人都可以建立起自己的‘电子邻居’圈子。”

目前来说,阿尔·戈尔(美国前副总统,2007年获诺贝尔和平奖)是极力支持此远见的人之一。在他的一些演讲中,他曾大力宣扬“通过互联网可以扩展人们自由交流的空间”。但是,如何运用这一自由空间呢?我们是不是只该和那些或多或少和我们相似的人、或者那些令我们感到舒适的公司成为“电子邻居”?我们也许会欢迎我们的“邻居”,如那些在苹果广告中微笑的藏族僧侣,但是对于那些丧失民权的人和无家可归的人我们却毫不知情,只因为他们无法给我们发送电子邮件。

互联网技术被誉为促进世界联通与整合的基础,这看上去似乎与世界大同的梦想相差无几,但是互联网或许仅仅只是构建出了一个局限我们视野的环境,因为它是一个按照社会等级和专业来划分的世界。正如当年汽车第一次投入批量生产时,广告也宣传说汽车这项技术可以把我们带到任何想见的人身边,使大家团聚在一起。但是,乘汽车出行却带来了截然不同的结果,包括形成了那些与市中心贫民区隔绝的富人郊区。同样的,“信息高速公路”既可能导致社会分裂、也可能促进整合,因为人们会在那些由志趣相投的人共同构建的虚拟电子世界里,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及归属。

 

 

  • 社区:虚拟和真实

如何才能产生与推广汽车技术完全不同的结果呢?我们面临的挑战是:超越狭隘的虚拟社区,建设真实的社区——具包容性的社区。正如一位大德在其近作《新千年道德伦理》中多次号召的那样:“要有一种广泛的责任感……要认识到每个人都平等地具有追求离苦得乐的权利。”这个思想之所以会引起如此广泛的共鸣,原因之一是他替大家道出了一个共同的渴望——跨越了国界、跨越了信仰、跨越了文化的界限——渴望世界变得更美好。“我们刚刚开始看到”该大德写道,“人类的全球化意识正在形成(这建立在通讯方式的革命之上)……更为关注个体、相互依存、人类团结……只要人类能够热爱真理、正义、和平和自由,建立一个更好的、更有爱心的世界就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既然全世界那么多人对正义、和平如此渴望,为什么趋向正义及和平的运动如此之少呢?在这个科技高度发达和全球一体化的千禧年即将结束之际,为什么我们身边还有那么多的贫穷、战争和仇恨?一部分答案从人类社会的组织形式中找到踪迹,无论是分封制、还是国家州府制,乃至去年11月份西雅图的抗议者们所指责的世界贸易组织(WTO),这些组织形式既没有起到促进跨国界的团结,也没有促进内部民主决策的制定。

假如新网络技术提供的更为广阔的通讯渠道,其作用不仅限于将电子商务普及到家家户户,那这些技术肯定将被用于实现一个传统的理想——草根民主(基层民主)。这一理想深深根植于东西方的传统中,正如一位大德近期在给“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的演讲中指出的那样:“佛教与民主不仅能相互兼容,它们更是同时植根于认同平等和个人潜能的土壤中。”

比如对苹果公司这样一个大公司来说,民主即意味着所有阶层的员工,从第三世界的装配工人到硅谷的软件开发人员,都可以使用由他们自己制造的网络技术来仔细研究,并重塑其工作条件和方向。这些技术还可以帮助与公司无关的外部团体获得一定的发言权,比如参与设定环境安全标准,甚至参与制定更广泛的政策,来设定网络技术的用途。

这种合作已初见雏形。例如去年在西雅图举行的反WTO政策的抗议活动,就在很大程度上依靠电子网络技术与全球700多个非政府组织机构进行交流沟通,共同商讨抗议活动,并最终决定在为时一周的抗议活动中,通过城市中的各个网点,将信息以视频流的方式传递上网。这些电子媒介一直以来都在帮助新一代的激进分子趋于成熟,并向世界传达他们的意愿。

在西雅图大街上游行的人群中,有“佛教和平会”(www.bpf.org)的成员,他们致力于传达与苹果公司多元文化市场形象截然不同的全球化视野理念。尤其是在缅甸和泰国这样的国家里,在与公司企业的抗争中,佛教徒的作用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信仰的传统对他们来说如此真实的时候,他们会和其他激进主义一样致力于传播社会正义和环境保护。事实上,对这些传统的深刻见解与我们要开展的社会运动都密不可分。而新兴科技则对社会运动做出了难以估价的贡献,因为依靠它,我们才能实现全球范围内的沟通,借此我们也能明了该运动的价值和方向所在。

 

附加说明:雷蒙德·巴洛(Raymond Barglow)是计算机程序员和心理学家。感谢苹果公司的支持

插图说明: CENNI DE FRANCESCO,PITTURA,佛罗伦萨(EDAM BOOKS)

感谢《BYTE》杂志和罗伯特·迪尼的支持

 

文章来源:

http://barglow.com/buddhists_armed_with_apples.htm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香秋德西、逆鳞

校对:圆航、明心、圆忍

 

[1] 注:“道成肉身”是基督教术语,主要意思是耶稣基督同时具备神性和人性。

[2]注:Tikkun源自犹太人社会行动主义的责任——“让世界更美好(tikkunolam)”,其字面意思为“修理世界”。文中为一个杂志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