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 利 道 歌 天 鼓 妙 音

修心八颂略释

朗日塘巴尊者 造颂

索达吉堪布 释

 

顶礼吾等大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大恩传承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一、缘起

 

朗日塘巴尊者所造的《修心八颂》历来都受到高僧大德们的重视和推崇。在国外,达赖喇嘛、贝诺法王及顶果钦哲仁波切等诸大德都多次为众传此法要,但他们多是念传承或稍作解释,没有作较广的讲解。在国内的很多高僧大德也极其重视此《修心八颂》,尤其是我等大恩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仁波切在所传讲的法要当中,把这部论放在了首要位置。在我刚到学院时,曾听他老人家对僧众说:“一个人如果想真的修行,首先要精通三部论典,即土美仁波切着的《佛子行三十七颂》,宗喀巴大师着的《三主要道论》及朗日塘巴尊者着的《修心八颂》。”并规定常住五明佛学院的僧众必须背诵这三部论典。

1986年,法王如意宝和随行人员一起朝拜各大名寺。在道罕县格鲁派名寺“日塘寺”特别为寺中格西们讲解《修心八颂》时说:“我们五明佛学院历来重视格鲁派和噶当派的论典。当年阿底峡尊者入藏时,有二十五位班智达随行,现恰好也有二十五位大堪布和我一起到各地朝拜,缘起非常好……”接着,法王令我们二十五位堪布共同背诵《修心八颂》和《三主要道论》以供养该寺僧众。迄今为止,法王如意宝已经为徒众传讲了十几次《修心八颂》,我自己也是在法王处得到了此论的殊胜传承。

华智仁波切在著名的《大圆满龙钦宁提前行引导文》中讲述了一个关于《修心八颂》的公案:

噶当派的格西恰卡瓦,从小就依止了众多善知识,精通五部大论,对新旧密法也相当娴熟,是位具有很高智慧的大格西。一次,他到甲夏巴格西家中,看到枕边有一个小经函,恰卡瓦格西拿起来翻阅,当见到“亏损失败我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的词句,顿时生起猛厉信心,甚觉稀有难得。于是问道:“这个法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地方能得到这个法?”甲夏巴格西告诉他:“这是朗日塘巴尊者所造《修心八颂》中第五颂的后半偈,现在他还在世广转法轮,他是这个传承的源泉。”

恰卡瓦格西立即动身,千里迢迢赶赴拉萨寻找朗日塘巴尊者。一路上经历了千辛万苦,到达拉萨后,他一边绕佛塔一边打听消息。一天傍晚,从朗日方向来了一位癫病患者,恰卡瓦格西向他打听朗日塘巴的消息,病人告诉他,朗日塘巴尊者刚刚圆寂了。恰卡瓦格西非常难过,就问是谁继承了尊者的法位,病人说:“向雄巴格西和多德巴格西是尊者的两大弟子,但是他俩每天都在为谁做法主而争论。”此时恰卡瓦格西深深感到失望,他觉得若两位大弟子真有《修心八颂》的传承,肯定不会为谁当法主而争论,于是放弃了去朗日寺的打算。

但实际上,两位大德并不是在争夺法主,而是在互相推让。向雄巴格西对多德巴格西说:“您年长请当法主,我会像恭敬朗日塘巴尊者那样恭敬您。”多德巴格西却说:“您年轻有为,智慧深广,持戒清净,应当做法主。”两位大德因为谦让而展开了“争论”。病人不知道原委,而使恰卡瓦格西误会了。

后来恰卡瓦格西听说夏日瓦格西有真正的传承,于是就去依止了夏日瓦格西。当时夏日瓦格西非常出名,每天都不停地转法轮,随行弟子很多。

这样住了一段时间,关于修心方面的窍诀却一直没见传授。恰卡瓦格西心不满足,对上师是否拥有此传承产生了怀疑。一次夏日瓦格西在绕佛塔时,恰卡瓦格西将自己的披单铺在上师经过的路上,请上师入座。上师说:“我没有在外面坐的习惯,绕完塔就回去了,你有什么事情就讲吧。”恰卡瓦格西说:“我曾看见‘亏损失败我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的句子,这个法到底殊胜不殊胜?”上师说:“这个法也殊胜,也不殊胜。如果想要今生成佛,这个法殊胜无比;若不想今生成佛,这个法就不重要,也不殊胜了。”“请问您有这个法的传承吗?”上师答道:“我确实有此传承,这是我一生修法中最重要的一个法。”恰卡瓦格西请求上师传授此法,上师说:“如果你能长久住在我身边,我也许会传给你。”于是恰卡瓦格西在上师身边一住就是六年,终于得到了《修心八颂》的全部传承,并且一心专修,最后断尽了我执和我所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