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佛教与西方社会彼此需要  \ 

业因果——大脑的硬性联接

业因果——大脑的硬性联接

Brain Karma

Is delusion hardwired?

 

作者:温迪·汉森坎普博士

Wendy Hasenkamp, PhD

 

 

每个人都看似喜欢变化——最新的科技小玩意、一份新工作、一段更好的关系。“顺其自然”,则仿佛令人不甚满意。佛教徒认为,这正好证明第一圣谛——“苦谛”(痛苦或固有的不满足),乃是我们存在的一部分。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只要改变外在环境就能得到幸福。这种假设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的苦受大部分源于自心。我们的思维模式塑造各种的情绪反应,对事物的感知,以及将周遭世界和他人视为善或恶的观念。同时,这也会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思维和行为习惯构成了我们的大部分经验,但很多时候我们却毫不觉察。在这种模式下,我们身不由己地活着。

 

佛教认为,心的这种特性及倾向构成了业因果的核心。我们每一刻的意识,均受到上一刻的影响,我们过去所累积的经验,均是此后每个经验的因。我们的行为(包括思想和可见行为)在心中留下印记,使类似的行为一再发生。韩国大行禅师(Daehaeng Kun Sunim)如是总结:“人们总是忽视自己生起的念头,并以为一旦忘记这一念头,它便就此结束。事实并非如此!一旦你生起某个念头,它就会一直运行,而其影响最终会落于自身。”

 

这些古老的业因果观——至少关系一生,与现代神经科学基础研究,有着极为相似的细节。神经科学有一个名为赫布定律的基本原理,也称为细胞结集理论。在1949年出版的《组织行为学》(《The Organization of Behavior》)一书中,加拿大心理学家唐纳德·赫布(Donald Hebb)提出了这个原理,概括为“同步激活的神经元会串联在一起”。在他具有开创性的研究中,赫布提出:“任何两个细胞或细胞系统,如果反复在同一时间处于活跃状态,可能会相互关联;由此,一方的活化亦会促进另一方活化。”这就是神经可塑性的基本前提——大脑具有随经验而改变的能力。

 

通过不断累积的细致研究,神经可塑性的运作机理正逐渐被发现,这揭示了我们的大脑网络在微观层面,是如何具体地形成和更新的。试想两个相互关联的神经元,第一个细胞的活化非常可能激活另一个细胞。如果多次同时刺激这两个细胞,数小时后,以同样的方式刺激第一个细胞,会使第二个细胞有较大的电流反应——这种变化部分是由于第一个细胞释放出更多的神经递质,以及第二个细胞产生更多的神经递质受体。这些分子的变化有助于促进两个细胞间的关联,使它们加强耦合。若同时活化的时间较长,神经元将会改变物理形状、产生新的联系而进一步巩固这种关系。

 

以上描述的是两个细胞相互作用的简单例子。当然,在活体大脑中,这是每秒钟发生数百万次关联的过程。每个神经元都在与其它数千个细胞“通话”,形成一个近乎无法描述的活动网络。通过持续的细胞关联过程,我们逐渐建立起一个牢固的网络,以此与经常经历的事物相联系。这些神经网络反映我们对特定的物体、人或处境的个人认知——以感官直觉、记忆、情感、思想和行为反应等模式呈现。

 

随着生命一天天过去,大脑会将那些被反复使用的神经回路变成“硬性联接”。也就是说,它们较那些新形成或尚未使用的回路更易被激活。由于激活这些成熟的回路所需能量较少,因此反复使用的神经串联模式就形成了所谓的“捷径”。大脑在许多方面是一个节能器,它使用人体细胞能量的20%至25%(而重量只占人体总重量的2%)。所以,一直以来,大脑在提高效能方面存有强大的力量。正如河流多在旧有河床上流淌,而非在河岸另辟路径。当大脑在两种行为中进行抉择时,熟悉的、不断重复的那个将会胜出,因为它最节能。

文章来源:

http://www.tricycle.com/new-buddhism/karma/brain-karma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张鹏云

一校:木公

二校:圆善、扎西得吉

终审:铭浠、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