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牛津大学问答

『 2015年10月13日 』

 

主持人:

非常感谢堪布的精彩开示,听到您成长的经历和接受教育的过程,确实让我们很受启发,这些经历很让人惊叹。

现在有大约四十分钟的提问时间,如果谁想提问,请举手或走到前面都可以。

 

(一)问:我对堪布的翻译经历非常感兴趣,我想知道,堪布强调了保护藏文化的重要性,堪布本人在这么做,西方学术界也在持续努力。但我想弄清楚,我们现在做的是对还是错?因为我们只是从哲学的角度进行研究,我们大部分人并不是佛教徒,所以当我们研究这些经典时,是站在世俗的立场进行的。堪布对此有什么看法,我们这样做是否恰当呢?

答:我刚刚提到的文化保护、文化价值,不是从宗教信仰角度说的,不见得一定要从宗教角度来谈论文化。有些民族的文化和宗教直接相联,有些文化则与宗教没有关系。但在我们藏地,佛教和文化是密不可分的。我此处要强调的,是藏文化需要保护。在保护方法上,不要仅仅只是有个研究的想法,便搁置一旁了。还要设想一下,如果不去真正研究,会造成什么后果。现在世界上每天都有很多文字在消失,同样,也有很多民族在灭亡,其中的危机和利害,都需要三思。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如果你要保护文化,就要有相应的办法。不仅是要有方法,而且要付诸实施、实地去做,这是非常重要的。

 

(二)问:非常欢迎堪布仁波切来到牛津大学,献上我的祝福,扎西德勒!我想问的问题,是关于传承。现在藏传佛教的甘珠尔和丹珠尔,已经翻译成了其他文字,藏地和国外的很多学者都非常赞叹。但也有些人说,藏文的经典就这样翻译下去,现在虽然数量有限,但总有一天会翻译完,这样一来,未来的子孙会不会就不愿学习藏文了?相当于我们自己挖掘了自己文化的坟墓,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答:这样的问题以前也有很多人问过我,我想可以从佛法和世间两方面来回答。

第一,从佛法来讲,释迦牟尼佛宣讲的佛法,是不偏袒的,对所有众生都平等。“天龙夜叉鸠槃荼,乃至人与非人等,所有一切众生语,悉以诸音而说法。”这个偈颂讲的,就是要用一切语言来说法。佛陀也没有说过,只能是藏族人才能学修藏传佛教,除此之外的其他民族,都不能学修。佛法如同甘泉,任何众生都可以饮用,我想这样做与佛法没有相违。

第二,从世间来讲,现在世界上的任何语言和文化,如果懂的人越来越多,说明这个文化越有价值,能帮助到他们启发智慧。如果我们的文化是有误的,那就不应该宣传和推广,应该将其隐藏,任其自生自灭。但从古至今,藏传佛教只会利益众生,没任何伤害性,所以就应该大力弘扬。

第三,现在有很多高僧大德,包括一些在家人对藏传佛教的弘扬等各方面非常关心,他们愿力广大,也十分努力。也许有些人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这样做不会造成任何损害,并且是非常有必要的。

 

(三)问:堪布您的演讲非常精彩、深刻。我的问题是接着上面的讨论,传统文化和现代科技要同时发展,但怎样才能做到呢?比方说iPhone里面有藏文,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堪布您是怎么看待的?

答:传统文化和现代科技,如果真的出现一者存在、另一者就会灭亡的情况,会让人倍感痛心。的确,现代工艺和科学技术的发展,达到了人类史无前例的高度,但从个体的幸福指数而言,人们的痛苦也是史无前例的——这是因为传统文化和现代科技的不平衡所导致的特殊后果。

很多年轻人还没有认识到传统文化的价值,所以首先要认识到这些文化的价值。

第二,现代文明中有很多让人散乱的东西,包括言论等等,必须要了知其过患。

第三,依靠智慧和方便,在不丢失传统的基础上,合理利用现代科学是非常重要的。以iPhone为例,有些过于保守的上师认为,iPhone里面有藏文非常不好,这种想法也是没有必要的。现在藏地很多上师讲法的时候,也用电脑和iPhone,对此没必要一味地制止、反对和拒绝。最重要的是,应该保留传统的价值和传统的完整。在不破坏传统文化价值的基础上,利用现代科学做一些事也很好。现在有许多人非常重视发展现代科技,如果能和传统文化相结合,便如虎添翼。鸟翼俱全,翱翔就不是难事。但现在传统文化的流失非常快,照此下去,如果没有一定的智慧和度量,恐怕人类的幸福就堪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