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问答

『 2015年10月20日 』

 

理查德·莱亚德教授:

太好了,非常感谢您!

现在我们有一些时间进行讨论和提问。有谁想要提问,请举手示意。请大家不要害羞。

 

(一)问:物质上的幸福与精神上的幸福,二者可否兼得?

答:按照佛教的观点,追求物质而获得幸福虽然未尝不可,但更为重要的,仍然是精神上的幸福。因为相对来说,精神上的幸福层次更高,不易改变,可以持续存在,无论是青年、中年还是老年的时候都可以拥有;而依靠物质得来的幸福,也许只能存在一段时间,比如,一旦遭遇金融危机,就会消失无踪。

 

(二)问:刚才您提到,很多有钱人并不快乐,因为总是担心失去钱财等等;而很多不太富有的人却通过禅修获得了快乐。那么,富有的人是否也可借由禅修处理自身的情绪问题呢?也许这会对他们大有裨益,因为他们就可以既拥有物质的快乐,也可以通过禅修获得更高层次的精神上的快乐。我想知道二者可否兼得?

答:富有的人在享受物质的同时,也能丰富精神、练习禅修,这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历史上有诸多先例,也非常值得随喜。相反,如果不懂得内心的禅修,想仅仅依靠物质带来快乐、充实和满足,就难以实现。而在贫穷者当中,也存在修行不好、不会禅修,各方面都窘困潦倒的人。正如我们所知,如果按照精神和物质的贫富状况进行排列组合,一般可以将人分为四种类型。

 

(三)问:非常感谢您的演讲!我想问的是,佛教中是否真的有所谓的快乐?之所以这么讲,主要是考虑到西方的文化背景。其实,拥有快乐的同时,也往往伴随着失去快乐的担忧,这会带来痛苦。而佛教的宗旨,是要消除痛苦。所以,对于西方人而言,是否不应说“追求快乐”,而应说“寻求灭除痛苦的方法”,或者用“觉悟”这个词,也许更为合适?因为,西方文化对于快乐的解读,和我们今天探讨的主题还是有很大的差异。

答:其实你的问题,非常适合用刚才提到的大卫的比喻来解答。现在,世界上的人都认为,幸福来自于很远的地方,我们必须向外求索。无论是感情还是财富,当自己拥有时,就得把它们牢牢抓住。实际上,佛教虽然也承认这是一种幸福,但除此之外,还存在一种我们自身本具的幸福和满足,只是需要我们去挖掘它、了知它、发现它、使用它。这个幸福更关键、更重要。

 

(四)问:非常开心您能够来到LSE。作为LSE的一名研究生,以小主人的心情说一声:“欢迎您!”想送您一个小礼物,这是LSE的吉祥物,是一只小海狸,代表“勤勉”的意思,就如同您夜以继日地奔波于全世界弘法一般。

我的问题是,佛教会谈到“五戒”,而我的一些初学佛法的西方朋友会对此表示不理解。他们觉得,“五戒”是一种被动的约束,会限制他们的幸福。请问应该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答:很可爱,谢谢!

其实,五戒并非一种约束,它是两千五百多年前对人类制定的一种相对较高的道德规范。我认为,不管是东方或是西方,如今都很需要五戒。

“不杀人”,这条规定每个国家都有;“不偷盗”,不管在哪个国家,偷盗应该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不邪淫”,是一种家庭伦理道德观念,对在家人非常重要,否则就会影响到正常的家庭生活;“不妄语”,打妄语的人,就是现在所说的骗子,我们当然也不能行骗;“不饮酒”,如果无节制地喝酒,对精神和身体健康,包括成办事情都会产生危害。所以,对一般人来讲,虽然没有“五戒”的说法,但稍微有素质的人,都应该遵守。如果违犯了五戒中的任何一条,可能都会给自他带来麻烦。

所以,我并不认为,五戒会给东西方任何一个国家造成损害。相反,通过守持五戒,人们的道德行为水准都会逐步提高。就像一所学校有学校的制度,一个国家有国家的法律,一个民族有民族的规范一样,五戒是全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底线。

 

(五)问:您之前演讲的第三部分提到,慈悲是获得幸福的根本因素之一。就我所知,藏传佛教极为强调慈悲心的修持。目前,在英国,为人熟知的有两种禅修,一种是正念禅修,主要关注自身;另一种是慈悲禅修,更多关注他人。我想知道,如何在这二者中保持平衡?因为正念禅修是纯粹的自我觉知,而慈悲禅修则更多地涉及到关爱他人。

答:关注自身的这种正念禅修,是为了获得更高的修行境界,但为了别人的利益,也可以进行正念禅修。二者区分的关键,在于禅修者的意乐和动机。如果仅是为自己而禅修,力量和效果相对较小;如果是为他人而禅修,则会产生更大的功德和效益。

当我们开始慈悲心的修持以后,按照佛教的说法,就标志着进入了大乘佛教。当想帮助他人的意念不断增强,心量达到一定境界时,我们在实际行为当中,就可以真正帮助到非常多的人。为什么有的人看似弱小,但他却能帮助到世界各地的人?就是因为修行境界达到一定程度时,可以将这种神奇的力量运用自如。

当然,我们也可以按照次第来:在还未达到较高境界时,为自己而禅修;到了一定境界,心力有所提升时,再去进行慈悲心的扩展。

 

(六)问:非常感谢您的分享。我的问题是,佛教如何看待死亡以及亲人的逝去?因为我觉得,虽然我们可以努力开发内心的安乐,但总有一些因素会限制我们达到那个状态。所以,我想知道,应该如何看待死亡?如何减轻死亡带来的痛苦?

答:当人在面对死亡时,确实不一定会快乐。

佛教从一开始,就探讨人的生老病死,因为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虽然有些国家和民族根本不能提及“死”字,他们认为这是个不吉祥的话题,故而非常忌讳。

但佛陀教诫我们,首先就应该对死亡有所准备,因为一切万法都是无常的。感情是无常的,家庭也是无常的,每一个人都终将离开人世。如果平时就有这种心理准备,面对亲友的死亡,即便会有一些伤心,但应该不会特别伤心。因为你知道真相如此,生命不可能永恒不变。每个人都会死,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规律。一旦我们对此产生了相当清晰的认知,不仅不会痛苦到难以自拔,而且会非常淡定。

我并非特意赞叹佛教,但我真心认为,对于包括无常、死亡在内的诸多问题,如果提前有过相应的修行准备,就能轻轻松松地面对生活的各种压力。

 

(七)问:今天见到您来这里弘法非常开心!有一个关于放生的问题想请教:在欧洲,很难买到活的河鱼,这样就制约了很多想放生的人。另一方面,虽然在这里可以买到很多活的海鲜,但市场距离海边又有一定的距离。在这种情况下,意见就产生了分歧:有些人认为,要么不放,要放就应该运到海边去放;有些人认为,只要能把物命从屠刀下解救出来,可以先放到湖里,湖也通向海,这样总好过不放。

答:如果是海鲜,可能还是宁愿运输时间长一些,放到海里为宜。我们在中国放生的时候,会经常把物命运到两三个小时车程以外的地方去放生,而且每天如此。英国不算很大,应该去海边也不会很困难,所以,如果要放生海鲜,最好放到海里,以确保它们的生命安全。这方面大家要群策群力。

关于放生的问题,对放生感兴趣的人可以多加关心。我经常看到欧洲这边的动物保护主义者们举行示威游行,也开展了很多保护动物的活动,相信这方面应该积累了不少经验,希望你们好好研究。

 

理查德·莱亚德教授:

非常遗憾!没有足够的时间让所有人提问。不过毫无疑问,堪布的演讲让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受益匪浅!

平时我们几乎很少以这样的智慧来认知生活中的诸多问题,相反,我们更擅长于逃避。在我看来,毋庸置疑,现在西方的很多问题只有通过深邃的东方智慧,才能够得以解决。而堪布的演讲,正好精彩地展现了这一点。

很荣幸今天我们有这样的机会来聆听智者的教言!堪布,这是政经学院的吉祥物。我们大家都发自内心地感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