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伦敦大学学院问答

『 2015年10月22日 』

 

(一)问:我想问一下,应该怎样在行住坐卧、动静交替的日常活动中,保持心绪的平静?

答:我们刚开始练习禅修时,只有在座上安住,才能进行禅修。一旦接触外面的人物声响,宁静的心境就会被打破。但是,随着修行的持续进行,到了一定时候,不管是坐车、开车还是做家务,心都可以保持平静。所以,关键之处在于修行时间的长短。当修行时长到量时,行住坐卧中都可以禅修;相反,则只有在座上安住时,才能维持禅修的状态。

 

(二)问:您刚才提到,佛学的中心思想应该是因缘——主因加缘起。那么,这个因缘是仅限于有意识的人类才有,还是所有的动物和植物都会有?

答:刚才我所说的因缘,实际上也叫做缘起,意思是由因缘而起现,由因缘而毁灭。佛陀曾经讲过:“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即不管是像植物这样的无情物,还是动物和人类,都是因缘所生。

因缘包括外因缘和内因缘。外因缘是指微尘等无情物部分,内因缘则是指心识。不管是外因缘还是内因缘,都是由主因和外缘产生。

当然,你刚才提到的植物和动物,它们虽然都有一个共同的名称——“生命”,但植物的生命归属在外因缘之中。比如花和树木等植物,虽然在生物学中可以被称为“生命”,因为在某些情况下,它们也会出现一些生死或应激反应,但植物与动物、人类的差别之处,在于没有思想,不会产生诸如“应该去寻找具有营养的处所”等想法,所以,植物与动物是有很大差别的。

另需补充一点,我们现在通常认为,细菌和细胞也是有生命的,而植物是由细胞组成,所以应该属于有情。但实际上,细胞并不具足生命的思想体系。仅有生命还不够,还得有生命的思想体系,这样才能被称为“有情”,即有心识的众生。如果没有离苦得乐的思想体系,就不能被叫做具有意识的众生。

总之,外因缘包括植物等外器世界,内因缘即指动物和人类的心识的不断产生和流转。

 

(三)问:为什么修佛的人要吃素?这跟因缘有关系吗?

答:并非所有的佛教徒都在吃素。比如,南传佛教的很多人并没有吃素,大乘佛教中的部分人则非常强调吃素。但按照大乘佛教中《楞严经》《涅槃经》的观点,作为佛教徒,是应该吃素的。虽然在某些经典当中,佛陀开许可以吃三净肉。但正如我刚才所讲,这只是暂时针对个别人的权宜之说。尽量断除食众生肉,才是佛教最终的观点。

而且,现代医学和营养学也表明,其实吃肉对身体并无益处。如果想长命百岁,最好的选择就是吃素。

 

(四)问:我想问一个关于作为与不作为的问题,自我感觉这个问题纯属个人分别念。在这个世俗的世界里,要想成就很多事情,必须做出某些妥协。有时候,如果我们选择谨守自身的德行,也许只能行三分的善。如果我们选择一些妥协,虽然做了两分恶,但也许能行八分的善。要是我们选择独善其身,只能一点一点地行持小善,我们应不应该为自己的不作为而感到羞耻?如果我们选择同流合污,那是否会在经年累月以后,变得非常冷漠和残忍,从而造下更多的恶?请问该如何抉择?

答:如果做善事所造成的危害,大过了善事本身的功德,那这件善事就不能做。相反,虽然做了恶事,但它所带来的善的功德,能够超越恶事本身的危害,那这件恶事就可以做。比如,佛经中有一个公案,一个商人发现另一个商人想杀害五百个人,前者认为如果把后者杀掉,五百个人就可以获救,那么,像这种杀人的行为,此时就是可以被开许的。

但尤其要强调的是,只有十分确信善的结果会超胜于恶时,才能去做这件事。如果仅依靠自己的感觉判断:“这件事有两分的恶,应该不会超过它八分的善。”像这样仅凭个人的揣度估计而行事,是不行的。

同时,在这个社会当中,我们如果想做善事,首先应该具备约束和控制自我的力量。否则,为了达到某个目标,而与其他人同流合污,到了一定时候,才发现早已身不由己,则悔之晚矣。佛教有一个比喻:将一盆开水倒在冬日的寒冰上,也许暂时能够把这一块冰融化。但由于四周仍然有大量坚冰的缘故,过了一段时间,所有的开水又会冻结成冰。

所以,我们要观察环境、观察心态、观察力量,这三者极为重要。

 

(五)问:能否请您从藏传佛教的看法或者您自己的理解,去解释一下轮回这个概念?作为一名哲学系的学生,在研究佛教时,我会持有怀疑的态度。因为大部分的佛教徒,都否认有一个永恒存在的自我。如果没有这个自我,那过去、现在和未来是怎样联系在一起的呢?

答:其实,在求学过程中,最初阶段保留一些怀疑是很有必要的。因为有了怀疑,你才会去寻求答案;通过不断的探索,最后才会迈入正确的道路。但是,如果一直抱守怀疑,同时也不采用相应的方法去消除它,这种态度就不太合理了。

不仅是藏传佛教,整个佛教的轮回学说都认为:每个众生在未获解脱时,会流转为人类、动物、饿鬼或天人等六道众生。通常所说的自我,在佛教里被称为“五蕴”,即我们的身体和各类心识活动所组成的一个载体,并且它会不断地在轮回中流转。

佛教有一部叫做《正法念处经》的经典,其中详细描述了轮回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是如何开始的,则在另一部《阿难入胎经》里有讲。其实,佛陀在两千多年前就宣说了《阿难入胎经》,其内容与现代医学的胚胎说完全一致。但是,医学只讲述了身体的发育过程,而对于心识是怎样形成的,却没有提及。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这样讲:每一个生命载体的出现,实际上都是一个物种起源的过程。如果你专门就这些方面的内容进行细致研究,就很容易遣除这个怀疑。

 

(六)问:您这一次演讲的主题,是科学与宗教。但正如我们所知,科学会有一套系统的论证方法。一个正确理论的背后,总会存在相关数据的支持。但宗教却并不总会有相关的论据,去证明每一句话的正确性。就如同某个人说了一句话,却又不能证明他说的话是对的,那是否可以认为,他说了一句不一定正确的话呢?

答:实际上,科学和宗教相比,科学可能并非找到了所有问题的答案。有一本书里讲:“所谓的科学,其实是指正在论证的过程。”也即就科学而言,其中有一部分,是有证据能够证明的;但还有相当一部分,却还未找到确切的证据去证明。

比如,我们今天提到了达尔文进化论,其实,到今天为止,科学还没有找到充分的证据足以证明猿猴是怎样变成人的。而只是猜测,可能在一千万年以前,有这样一个演变的过程,但也仅是一种假设。所以,我们在对比科学和宗教的时候,要对二者同等观察。

其实,宗教并非纯属想象。正如我刚才所讲,按照佛教的认知方法,如果一个道理可以用推理来论证,那么就会建立相关理论。如果无法建立理论,那么就会采用现量认知来确立。如果这两者都无法建立,那就只有引用相关经典的教言来证明。

与此类似,很多科学家、哲学家和心理学家在研究过程中,如果遇到实在无法用推理来证明的问题,也会引用前辈的理论——比如爱因斯坦、牛顿、尼采、弗洛伊德、荣格等人的观点作为依据,然后再进行推理。同样,佛教也是如此。如果某些观点已经超出了人类思维范畴时,就会引用佛陀或菩萨的教言来进行证实。当然,不信仰佛教的人,也许就不会承认这些观点。

然而,科学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你们或许知道,有一本书曾经提到:“20世纪最大的谎言,就是进化论。”大多数人对于这个观点,是不相信的;但另外一部分人则认为,这个问题确实需要好好观察,他们的理由是:由于进化论的建立,已经造成了人类道德的沦丧与人性的泯灭。所以,如果把科学当成一种完全可以信赖的全知和权威,恐怕也是不合理的。

当然,宗教的某些学说,也会遭到来自各方面的批判,这属于正常现象。比如,作为佛教徒,虽然他们认为佛教是无懈可击的,但或许其他宗教就会来进行争辩;同样,如果是天主教徒,虽然他们认为天主教是绝对正确的,但也许别人会持有不同的观点。

总之,如刚才所说,作为人类,要一直保持对真理的忠诚,这是至关重要的。从某个层面来讲,如果不附加科学或宗教的包装,而只选择相信真理、相信和平,也许人类会找到更加美好的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