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什么  \ 

为什么你会永远存在

为什么你会永远存在

Why You Will Always Exist

作者:罗伯特·兰萨

Robert Lanza

 

你笑过,也哭过,或爱上某人,与他白头偕老。然而,这一切最终都会被死亡和疾病撕得粉碎。而你也会被这个宇宙,扔进一个只有死亡和悲伤的无底深渊中。

难道我们只是这个堕落邪恶的宇宙玩笑的一部分?只是这个浩瀚无情宇宙的产物?

以科学的眼光,你只不过是一颗自转着的废物微粒,围绕着银河系中心,在深不可测、漆黑一片的太空中穿行。要知道,这并非源于哲学观点,所有的一切均可以用方程来表达。对此,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史蒂文·温伯格(Steven Weinberg)的总结很精辟:

“人类的生命就如一场闹剧,而人类为了认识宇宙所作出的努力,则属少数能够超越闹剧水平的事情。同时,也为这场滑稽戏增添了一点点悲剧性的优雅色彩。”

生命真的可以被简单地以物理定律来表示吗?作为感知世界的万物之灵,我们是否更尊贵、更优越呢?

后一个问题,我们很难理性地去理解。与寺院里的出家人相比,我们接受灌输科学知识的时间更长。在罗伯特•亨莱因(Robert Heinlein)撰写的《异乡异客》(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一书中,朱巴尔(Jubal)认为,我们是自己早年所受教育的囚徒。他说:“要摆脱早年所受教育的影响是非常困难的,甚至几乎不可能。”从小学开始,老师就教导我们:生命是物理定律的偶然性副产物,宇宙则是一场枯燥的台球游戏。

诚然,科学带给我们无数的洞见,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能够弄清各“部分”如何运作是一件让人称奇的妙事。拆开闹钟,我们可以准确地数出每个齿轮的齿数;我们知道火星自转一周需要24小时37分钟23秒。可是,我们对世界“整体”的理解却毫无头绪:我们称之为“现实”的东西,它究竟是什么?不幸的是,弄明白“现实”这个问题涵盖了解决所有其他问题的基础。

总结当前科学对“整体”宇宙的解释,真的可以比喻成一片沼泽。在这个大沼泽里,我们就如同躲避短吻鳄一般,总是时时回避这本该是常识的问题(译者注:此处“大沼泽 ”〔Everglade 〕是指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个自然保护区;“短吻鳄 ”〔alligator〕是当地的一种标志性动物)。

一些科学家坚信“万有理论”(Theory of Everything)的诞生指日可待,但是它却一直没有出现,而且也不会出现——除非我们把“觉知”这个问题搞清楚,它是认识宇宙的关键组成部分,却常常被远远地搁在一旁,原因是现代科学对它束手无策。“觉知”并不是一个小题目,虽然似乎是从分子或一些黏糊糊的东西中产生,但它不折不扣是一个谜。

简而言之,要解释宇宙的本质及其运作的真实情况,就需要先了解观察者所扮演的角色,也就是我们的存在所起的作用。我们的教育和语言都是基于一种思维模式而发展——假设有一个独立存在的、外在的宇宙,并进一步假定我们能够准确地认知这个外在的真实世界。在这个外在世界的展现过程中,我们所扮演的角色微不足道,甚至不起任何作用。  

然而,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实验却得出了相反的结论:观察者对观察结果具有决定性的影响。以不同方式反复进行的这类实验,明确证明,粒子的行为恰恰取决于观察行为本身。这些结果在之后的数十年间一直困扰着科学家们,许多伟大的物理学家曾形容这个结果凭直觉都令人无法接受。

令人惊讶的是,倘若我们能够接受一个由生命意识所创造的真实世界,那么这一切也变得容易理解,你甚至能解释一些重大的科学难题。例如,为什么空间和时间,甚至是物质本身都依赖于观察者?这些问题都会变得清晰起来。要记住:你无法穿透包裹着自己大脑的头骨去观察,要知道空间和时间都只是意识的工具,是为了把事物融合在一起所使用的工具。

根据目前科学所虚构的情形,你所有的挣扎和泪水最终都是徒然。在你死后及人类消失以后,你生命中的一切便仿佛不曾存在。  

生物中心论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真实世界不是一件物件,它是一个跟我们意识相关的过程。生命是一首延绵不断的永恒乐章,以至人类的耳朵无法欣赏这首交响乐的整个音域。时间是意识的工具,它为每一个音符及空间世界的每一幅画面赋予生命。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说:“我们无法把观察者——即我们自己——从他对世界的感知中剔除。”“跟未来一样,过去是不确定的,它的存在仅仅是一种可能性。”作为观察者的你,把各种可能性混为一谈,把不同事件连成一串,从而形成我们所称的宇宙。

我们的意识就如古老留声机一样,为宇宙赋予生命,聆听曲目但不会改变唱片本身。只要依据唱针摆放的位置,你便能听到特定的乐章,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当下”,在其前、后播放的曲目,则是“过去”和“未来”。你、你的爱人和朋友(很遗憾,仇敌也包括在内),全都是如此这般的在漫长的时光中不断延续。唱片并没有消失,尽管我们只能一首接一首地聆听曲目,但所有的“当下”均同时存在,时间只是随需要而展现。

在库尔特·冯内古特(Kurt Vonnegut)撰写的小说《第五号屠宰场》(Slaughterhouse Five)里,毕勒·皮尔格林(Billy Pilgrim)说:“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当一个人死去时,他只是显现上死去,他仍然鲜活地存在于过去。所以,在其葬礼上哭泣的人其实是非常愚蠢的。所有的时刻,过去、现在和未来,一直都存在,永远地存在着。”

文章来源:

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why_you_will_always_exist/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Linda

一校:圆优

二校:释然、圆莉、圆言

终审:zhangcx、铭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