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痛改前非

 

无论在家出家,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人生经历,我喜欢了解人的生活经历,这样对自己的修行会有很大的启示,也愿意以文字的方式介绍给有缘者。

净莲在出家之前是河南滑县道口镇有名的烧鸡专业户。诸位也许听说过“道口烧鸡”的大名,道口烧鸡享誉河南、河北等省,许多人都贪爱它的美味。然而,从事过此业的净莲却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后幸而值遇佛法,洗心革面,改变了命运。

没出家之前,她的家乡就在道口烧鸡的产地——道口镇。1992年春,她见道口烧鸡非常走俏,便学了一手烹制烧鸡的手艺,开起了烧鸡店。由挣钱的欲望驱使,她由最初每天杀五只鸡,发展到后来每天杀五十多只。那时,为金钱所迷的她,不仅不为此生起愧悔之心,反而沾沾自喜于自己事业的蓬勃发展,做着黄金美梦,盘算着如何挣更多的钞票……

如此,一晃三年过去了,屈指算来,已有二万多只鸡惨死于她的手下,真可谓是血债累累,两手沾满了罪恶。然物命同根,皆秉天地之气,同为有情,心识俱全,若无辜断其生命,就此了结,则因果岂非虚设?然不如是!就在她的小金库已增至近七万元,正打着如意算盘时,不幸的厄运从天而降。

净莲的身体本来很好,有一天,全身忽然浮肿,四肢肿得像水桶一样粗,疼痛难忍,不久得了偏瘫,卧床不起神情恍惚。每到晚上,在噩梦中,千万只鸡含着无比仇恨的目光向她袭来,不停地啄着她的身体。梦中的她惊恐万分,呼天抢地,不停地喊着:“妈呀——妈呀——你们快来呀!鸡要啄死我了……”到医院,大夫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病,最后以神经病结诊、治疗。医生通过强电为她治疗,强烈的电击使她昏迷不醒,失去知觉,苦不堪言。在医院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每天输液打针吃药,但症状丝毫没有减轻,只有在电击失去知觉后,可怕的梦魇才能减少一些。用她自己的话说:“那时的我,真是度日如年,如进了油锅地狱。”头脑稍微清醒一些时,想到自己亲身感受如地狱般的痛苦,不禁良心发现,鸡被杀、烤时,不正是与我感受的痛苦一样吗?!她渐渐认识到自己的病是由杀鸡导致的。杀鸡时的一幕幕情景浮现在脑海中:一脚踩住鸡的两条腿,一脚踩住鸡的翅膀,一手握住鸡头,一手持利刃刺入鸡脖子,顿时鲜血涌出,鸡拼命地挣扎,不停地抽搐,接着残忍地将其扔入滚烫的开水中,然后用机器拔毛……鸡被杀的惨状,历历在目。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就用去二万多元医疗费,然病如故丝毫不见减轻。丈夫见她久治不愈,成了这个样子就舍她而去。这时的她悔恨交加、懊丧不已,自念不该走这样的致富路子,以致落到这般境地——鸡飞蛋打、人财两空。以后能否保全性命还是个未知数,这样半死不活度日如年的日子,使她憔悴不堪,真是生不如死。

世间的因缘真是有种种不同,有的人因受到挫折、历经坎坷有所悟而信仰佛法,进而舍弃世情,一心向法。有的人却因青云直上而忘乎所以,为所欲为,无恶不作,从此沉沦。净莲正如前者,正当她处在万般无奈的精神与肉体的煎熬中,不知如何是好,欲求一死了之时,一位法师出现了,并为她指点迷津,语重心长地说:“这病可能是杀业所致,医不能治,必赖佛法,一心忏悔,方可治愈。”一年多被疾病折磨的她,已痛不欲生,对医疗已失去了幻想。听了法师的话,她顿有所悟。也许是善根成熟,她对佛法因果的道理从心底里生起了诚信,从无明之梦中苏醒过来,毫不犹豫地领纳了佛法的甘露。

在这位法师的教诲下,她拿出了仅剩的两万元人民币放生,请僧众作蒙山施食、水陆超度法会……如是在三宝的加持及自己虔信与精诚的忏悔下,她的病渐渐好转。经过这场疾病的磨难使她了知:三界尽是苦,无有少许乐,不如舍弃凡尘,出家证道,走上一条新的人生之路。

我想,净莲师虽然在出家前造了严重的杀业,并现前感受了果报,但是由于值遇佛法并深信之,励力忏悔,从而忏除了前愆。但现世中有许多愚昧的众生只顾眼前不计后果,为一点蝇头小利而不惜杀生害命,不信因果,丧尽良心,一旦业果现前,有谁去替他承担此深重罪业呢?想必到那时,已悔之晚矣!佛经云:“菩萨畏因,众生畏果。”明智的人应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