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双运与降伏

 

有些人认为:密宗里的双运和降伏与显宗相违,让人无法理解与接受。

大凡没有依止过具德善知识或未广泛学习过佛法的人,难免对佛教中许多观点感到无法理解。比如从来未学中观的人看到《心经》中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时,会对空与色这种关系感到矛盾,而已通达经论的人,则知道不但并不矛盾,而且揭示了诸法极为深奥的本性。同样,从未修学过密法的人,对双运与降伏产生疑惑也实属自然。但明智的人只要坚信佛陀圣言量的正确性,了知这些行为虽不为自己的分别念所理解,但必有其殊胜真实的含义,这样自然可避免谤法的无边罪业。实际上密宗的双运和降伏并不是一般凡夫的淫乐和杀生的行为,诸佛菩萨早已断除了此类习气,但在度化众生中,有必要时也会本无贪心而示现贪欲相,本无嗔心而示现愤怒相。如显宗的《父子相会经》云:“虽无贪欲现贪相,虽无嗔恚示怒相,本无愚痴现愚相”及“彼等幻变种种身,调伏一切诸有情”。因此看到密宗的双运佛像,或双运修法时,不能生起贪等烦恼,更不能生起邪见,双运的真实含义是指现空无二或智慧方便无别,《金刚鬘续》云:“世俗胜义谛,远离二分别,何时正相合,说彼为双运。”同样,降伏并非恶劣的杀生手段,而是瑜伽士以无上的大悲心来调化业力深重的有情的殊胜方便。《红大威德续》云:“奇哉杀成善,杀众未杀彼。”

双运和降伏在显宗中也有隐含式宣说,如《女身令佛欢喜经》云:“菩萨者,为令诸佛生喜,将自身化为女身,常行于善逝之前。”又说:“以大悲心降伏损法者等等。”《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中论述:释迦牟尼佛在因地时,曾经是一位名叫其吾嘎玛的婆罗门,已出家修梵行多年,后来进城时,有一商人的女儿对他生起了贪爱之心,几欲死去,为此婆罗门生起了极大的悲心,便舍戒与其结婚做不净行,以此功德,顷刻圆满四万大劫的资粮。又释尊曾做大悲商主时,与五百商人一起乘船入海取宝,天神告知其中有一人欲杀死五百商人,此商主思维,其余商人均是不退菩萨,若那人杀业成功,必堕无间地狱,因此发起了大悲心,宁可自己下地狱,而杀死了那个图谋不轨的人。以此大悲心驱使的行为,圆满了八万大劫的资粮。

故此小乘中本为根本重罪的杀生与淫业,只要由大乘的大悲心或由密乘的大智慧来摄持,也可成为积累资粮的殊胜方便。密法有以方便法借助空行母而成就,也有直接依解脱道而成就,无论方便道还是解脱道,都是无上的成佛妙法,因此应切切注意,不要因一时误听他人错误的言论而诽谤了正法。一分钟时间,造了谤法的口业,将招来无量劫地狱中的痛苦。犹如俗话所说的“度日如年”,地狱中的一天,就等同于人间的漫漫千年。到时,即使再多的弟子眷属也难以救拔,法王如意宝也示现了在几十年讲法中唯恐有出错的地方,而经常念心咒忏悔,更何况一般的人。如果以教理对照,发现了错处,犹如弘一大师那样及时忏悔,也仍不失为合格的佛弟子,大家也会深感随喜,共同光大佛教。佛经中也云:“从来不犯过失者是高举佛教幢幡者,若犯而知忏悔者也能摧毁魔幢,犯而不改,则是举魔幡者。”如果人们发心清净,确立依据教证、理证的标准,则佛理会越辩越明。如果唯恐损害自己的名闻利养,唯恐脸上无光,不以理智抉择,因辩论而生起了嗔恨心,则去道不知已有多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