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源宝藏  \ 
A

神游小兜率天

 

提到梦,每个人都不会感到陌生。可是,在梦中自在畅游佛刹,与佛菩萨如常人对话般交谈,这样的梦境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就是一件比较遥远的事了。下面叙述的法王这一梦境,想必一般人不会漠然视之。

《法王著作》中记载:

1992年(水猴年)10月1日午夜,我睡在自己寝室里,半梦半醒的境界中,一位可爱的童子来到我面前,看上去他只有16岁左右,头上像现在的某些孩童一样扎着几个发鬏,身上穿着绸缎衣裳,并佩戴珍宝饰品,玲珑剔透的模样令人百看不厌。他脆声地对我说:“我俩一起到外面游览一番吧。”“我现在重病缠身,身体十分沉重,行走都有困难,你是谁呀?”“我是与你相处已久的朋友,叫无比智慧童子。你不要顾虑重重,如果你走不动,我可以背你。”说完牵着我的手,我也未加思索,毫不迟疑地跟在他后面。

我们翻越了许多前所未见的崇山峻岭,来到一个环境幽美的岩洞前,一眼看到托嘎如意宝坐在那里,他与临圆寂时一样十分庄严。我兴奋无比,生起猛烈信心,顿时一切敏锐的分别念戛然而止,愣住了。

当我转过神儿来,便问:“上师,您不是很早以前就圆寂了吗?当年我们师徒诀别时我才24岁,如今我已到垂暮之年,幻身也是丑陋不堪、腐朽衰弱,您却与从前一模一样,既未年轻也未衰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师幽默地说:“这即是‘何者皆不成立中何者皆可显现’之理呀,难道你不懂吗?哈哈!”

我忧伤地说:“大恩上师,我被心脏病折磨得有些心神不宁,尤其现在染上了一种十分严重、无法确诊的疾患,请您给我吹气加持一下吧。”

上师带着惊讶的口吻说:“哎哟,原来在所有的事情中,你最重视的是自己的病啊!”

听了此话,我顿觉羞愧难当,惭愧地说道:

 

呜呼祈求大悲怙主尊,慈悲垂视恶业劣缘我,

虽自久时已发菩提心,然却注重自利诚惭愧。

说着说着,泪水止不住地涌出。

上师慈爱地安慰我:这一点没什么,在修学菩提的道路上,必须披上勇猛精进的铠甲。我们父子碰碰头,我为你念诵一偈愿词:

 

有寂善聚唯一因,珍宝殊胜菩提心,

愿你自然生起后,成就弘法利众业。

边说边爱抚地与我碰头……我有些激动,心想:我要永远呆在上师身边。

正当这时,那位童子不满地说:“不要将自现执为实有。走吧,走吧!”又领着我来到一处茂密的森林中,那里一位悦意的小天子居坐中央,四周围绕着无数声闻缘觉、菩萨众。

我轻声地问童子:“这是什么地方啊?这位本师是谁呢?这些眷属又是从哪里来的?”

童子回答:“此处被称为小兜率天,这位本师是弥勒菩萨的太子,这些眷属全部是一来菩萨,虽然以往他们曾多次在您等面前发愿往生极乐世界,但因舍法罪与无间罪的业障而暂时转生在这里,自此定会往生极乐世界的。”

我不解地问:“据说欲界天人无有精、血,只能通过散气享受男女欲乐,弥勒菩萨怎么可能有太子呢?”

他启发我说:“无者不生,有缘即生,这不就是他的因吗?”

我立刻明白了,小天子即是真正的弥勒怙主。于是上前礼拜,恭敬祈祷:

 

众生怙主佛补处,恒时任运现慈悲,

浊世说法我依处,顶礼童子天尊您!

接着我又问道:“昨天,我所提出关于发心方面的几个命题(立宗)是否正确呢?”

弥勒菩萨答言:“言词上虽有一些疏漏不妥之处,但意义上与我的意趣极为相符。”

我又问道:“那么,明天安排智者们研讨‘加行道有无分别’一题,对此说法各异,究竟密意到底是怎样的呢?”

弥勒菩萨笑着说:“研究、讨论加行道的分别念有什么用呢,即使不懂此理,也不会障碍获得圣道,还不如专修大圆满好。

呵呵,我是在开玩笑。我的论著中对此有阐述:‘三轮何分别,许为所知障。’如果能将此等论典中的上下意义融会贯通,还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呢。关于这一点,狮子贤论师也作了详细论述,不妨认真参阅。”

我继续请教:“对于您《现观庄严论》的密意,藏地的智者、愚者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知您究竟的意趣何在?请明示。”

他慈爱地说:“我很久以来就想宣说,可时机尚未成熟,一直拖延至今。”说完伸出右手为我摸顶,一边加持一边诵道:

 

愿具善缘士夫你,不久光临兜率天,

无数菩萨同欢聚,此深广法当授你。

说罢便消失不见了。

无比智慧童子如前一样将我送回到自己的床榻上,叮咛道:“你好好地睡吧,切切莫忘此行之深义,定要铭刻于心!”

第二天清晨醒来,云游的情景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