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规教言论浅释

三、稳重

 

何为稳重之士夫,即是正直可信者,

若无稳重之胜德,则如水面之涟漪。

何者方能名为稳重之士夫?即是正直、可信赖者;如果不具备稳重这种殊胜功德,则其他功德即便暂时具有,亦会如水面涟漪一般,不可能长久存在。

此宣说稳重功德之内容,可从身语意等方面进行敷布。

什么样的人才称得上是稳重的人呢?亦即稳重的定义到底是什么?所谓稳重者即指正直、可信者。他们为人处事非常公平正直,且内心坦诚,足以信任。关于正直之品性,下文还将专门进行论述,这里首先谈谈可以信任者。

一些人格稳重的善知识,你去依止他修学佛法,他任何时候都不会欺骗你,只会一心一意地饶益你;有些弟子非常稳重,上师对他传讲密法时就会比较放心,因其日后绝不会泄露秘密,对上师亦不会生起邪见。这样的善知识与弟子便可称之为稳重者。

如果没有稳重这一殊胜功德,其他功德就很难具足。即使暂时生起一些功德,由于不稳重,很快也会泯灭。犹如微风吹动水面所现出的波纹一样,顷刻就会消失;或者如空花水月一样,因无有根基而立不起来。

修学佛法更需要具备稳重之功德。对于自己定下的日课及闻思修方面的作业、任务,一定要有一个长期的考虑、安排,如果过了十余年,自己的闻思修还是一如往昔般精进不懈,那时才可称已具备了稳重的功德。若缺乏稳重的话,即使暂时拥有一些智慧,但此智慧定不会稳固增上,反而会渐渐消失。有些学佛者虽然现在很精进,但如果他们不是真正的稳重者,则难保日后此种人不会成为外道并舍弃佛法。所以我们首先应具备稳重的功德,在此基础上再去圆满其他方面的功德。

 

若具稳重虽无余,亦能圆满百功德,

若无世法此根本,则无余法可希冀。

如果已经具备稳重之功德,此时即使无有其他功德,亦可凭借稳重这一秉性圆满其余百种功德,若无此世法之根本,则其余诸法亦无有希望获得。

此偈已翻译如上,不过藏文中尚有如果具有稳重之功德,则可代替其他功德的意思。虽然自己还未圆满具备其余诸种功德如智慧等,但因有了如意宝般之稳重品格,其他功德很快就可圆满聚集。例如,有的人尽管智慧比较低下,但因其性格稳重,所以天天都能不间断地学习经论,天长日久,其智慧定会越来越增上。同理,如果我们未能看到某些高僧大德显现功德,但只要其言行稳重,则其人必已具备其他诸种功德。如果没有一切世间法之根本,也即不具备稳重之德,则其余的功德断不可能完整具足。

有些人非常不稳重,这可能和性格有关。比如他们今天可能一时性起,拿起佛学书看上两眼;明天兴趣消散了,又会跑去练练气功;昨天刚来学院求法时还发誓要在这里住上几年,而明天一大早便有可能离开学院,又想跑到别的地方去拜见另一位上师。这种人绝不可能品尝到佛法的真义,所以我们应希求稳重之功德。

 

于自道行不退转,且于信赖自己者,

始终坦诚不欺惑,此称稳重人中胜。

对于自己所行之道不退失信心,并且对于信赖自己的人始终都能坦诚相待、从不欺惑,此种人就可称为稳重者,他们实乃人中之殊胜。

此颂亦在讲稳重的含义。稳重一方面可以借身语意进行宣说,一方面也可以从一个人的所行之道中得以反映。我们一旦认定了自己的所行之道,比如已经开始学习宁玛派的教法,那么以后就应对此教派的传承上师多多祈祷,不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也不应随意改变自己所属的宗派,哪怕遇到生命危险也不要退转对自己所行之道的信心。因我们已值遇了具德之上师,并获得了殊胜、甚深之灌顶,这就说明自己与此上师、此法门有宿世因缘,理应不退转而行持下去。

对于那些信赖自己的人,一定要自始至终地坦诚相待,不应欺惑他们。古时之君子历来都以信誉为做人之本,但今人却少有注重此德行者。相反,充斥人们眼目的都是一些尔虞我诈的欺骗行为。比如有些人互相之间原本关系很好,但因为做生意的缘故,后来却反目成仇,致使朋友之情丧失无遗;上师出于对某个弟子的信任,将甚深法要传授与他,但此人却不严守秘密,轻易就将深法泄漏与他人,并在背后肆无忌惮地非议上师,如是之人实为恶劣之徒!因此,如今值得信赖的人为数极少。如果能始终不欺惑那些信赖自己者,此人就堪称为稳重者,他理所当然就会成为众人中的最殊胜者。

只要自己已成为稳重者,上师就一定会慈悲摄受并传与甚深之法。既然问题的关键在于自己这一方面,故大家都应修习稳重之德。

 

身体稳重如狮子,不受蔑视大威严,

语言庄重如仙人,众所信任且欢喜,

性情稳重如珍宝,降临自他之所欲。

若身体稳重如狮子一般,则不会受到别人的蔑视,且具大威严;若语言庄重如同仙人之语,则能得到众人的信任、欢喜;若性情稳重如同珍宝一样,则可以降临自他一切所欲。

狮子乃百兽之王,其身安住于山林之中,显得非常威严,其它小动物甚至一些猛兽都非常畏惧它,绝不敢对其戏谑不已。同样,高僧大德更是稳重非常,他们安住于一处后就不会轻易离开,其神态、举止都极具威严,众人怎敢妄加轻视!《格言宝藏论》中云:“智者巍然极稳固,犹如山王不动摇。”一般而言,众人皆非常敬畏严持戒律的大德,深恐自己的非法行为会被其指责。身体如是稳重恰如狮王一样,真真切切称得上是不怒自威,其他人自然就会倍加恭敬而不敢轻慢。

语言庄重如同仙人一样。仙人平时不喜开口闲谈,一旦开口讲话,其所说之语句句都饱含深义,确实可谓头头是道、句句有理,从他们嘴里一般不会吐出各种虚诳之语及无义语,所说之话确乃稳固而不可更改。如果自己的语言也非常庄重,众人当然就会信受并欣然接纳。一个人的语言很有力量时,众人都愿意侧耳倾听,并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如是之人即可称为语言庄重者。

性情稳重也即一个人的心非常稳重,不会胡思乱想、变来变去。三门之中以心为主,因心实为智慧之源泉、行动之主宰。若心不稳重,则身语就会如空中楼阁,决定坍塌无疑。珍宝也即如意宝,可满众生一切愿。心性稳重之人则如珍宝一样,能满足自他一切所愿。比如处理事务时,如果性格稳重,则自然具足智慧,有智慧观照,所抉择之事又焉能有错。

是故欲使身语稳重者,首先应学会安心,使心稳重下来。

 

身体若不稳重者,如牛落角遭众欺;

语言若不庄重者,如同乌鸦众人恨;

性情若不稳重者,如风吹叶飘无定。

身体不稳重者,就如同失落了角的牛一般定会遭受众人之欺侮;语言不稳重者,则如同乌鸦一样为众人所嫌恨;性情不稳重者,就如风中的落叶般飘摇不定。

所谓身体不稳重者,可以落角的牦牛来比喻。牦牛打架全靠头上的双角,威武有力的牦牛再配上高大锐利的牛角,众牛亦惧怕不已,好的水草便不得不让与它。然而一旦它落了一只角或双角,马上就会失去原先的战斗力,其它牦牛顿时都会反败为胜,对其大加欺侮。同样,有些人身体不够稳重,喜欢到处闲逛,今天到这家,明天串那家,时间久了,众人都开始讨厌他,此人慢慢就会受到轻视乃至侮辱,如同乞儿到处乞讨,很多人甚至连小孩都敢欺负他。

语言不庄重的人则如同乌鸦一样,会招来很多人的嫌恨。虽然有些论典赞叹过乌鸦,但从世间普通人的角度来看,它是一种不吉祥的鸟:一者,乌鸦全身乌黑,而黑色历来就被认为是不祥之兆;二者,传说人类本无苦乐,时间亦无有冬夏之分,而乌鸦却发愿说,愿人拥有苦乐,季节也应区分冬夏,且冬冷夏热。故如今冬天天气很冷,夏天天气又很热,这皆是乌鸦惹的祸;三者,其鸣叫之时发出“好呜”之声,藏语意为“完了,倒霉透顶”,所以众人皆认为乌鸦乃不吉祥之鸟。同样,大家欢聚之时,有些人却尽说些不吉祥的话;别人想去修法,他也在一旁说不吉祥的话,如是便会遭到众人的厌恶、憎恨。

而性情不稳重者就犹如秋风中的落叶般飘浮不定。今天他们可能想安住在这里,明天又想到别处长住,如是辗转漂泊,到头终将一事无成。以我们学院为例,藏族尼众以前每年只有十五天的假期可以外出,我们也应按这个标准要求自己,尽量不要外出游荡,应安住一处精进修法。

了知了身语意不稳重之过患后,大家都应把稳重之规时刻牢记心头。

 

若具无误取舍慧,安住稳重之善道,

则能扎下殊胜之,世规如意妙树根。

如果具有无误取舍的智慧,且能安住于稳重之善道中,则能扎下殊胜的世规如意妙树之根。

具有取舍之智与稳重之功德,此乃一切世规之根本,如同树木之根一样,可使树干枝叶茁壮成长,并致开花结果。若具足此世规之根本,则其余功德肯定会日渐圆满。所以我们一定要重视这一根本,恒时勇猛精进修持。

 

以上已将有关稳重之内容宣说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