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什么  \ 

生物学能否揭开宇宙的奥秘?

生物学能否揭开宇宙的奥秘?

Will Biology Solve the Universe?

罗伯特•兰萨接受数位连线记者Aaron Rowe访问

From Wired.com by Aaron Rowe

多年来,科学家们一直试图寻找一套通用的万有理论,史蒂芬•霍金曾预言,这种理论在未来的20年内将被发现。另一种新的理论则认为,生物学将会成为解开宇宙最深层奥秘的关键,而不是诸如量子力学等物理学。

细胞前沿科技公司(Advanced Cell Technology)科研发展部副总裁罗伯特•兰萨博士认为:“宇宙的答案就在生物学,就那么简单。”他在周四出版的《美国学者》季刊春季卷内,详细阐释了这个理论。

兰萨说,只有当科学家们以“生命中心论”的方法,从根本上重新思考他们对时空观念的观点,方能建立一套统一的理论。这篇文章基本上从生物学和哲学的角度回应了霍金的《时间简史》。这里,对如何诠释宇宙大爆炸、时空的存在及其他一些理论提出了质疑,他的这些见解如同其他的很多理论一样,可能会让一些物理学家感觉不快。

不过,兰萨对于各种争议早已习以为常。这位“Wired杂志”2005年Rave Award奖项得主,在从事细胞前沿科技的干细胞和克隆研究工作时,已经习惯了各种回应,他也为最近的研究可能会引起的科学论争做好了准备。

兰萨在文章中说:“一直以来,有关宇宙最迫切和最根本的问题都是由物理学家们在进行探究,他们试图以大统一理论解释万物的起源。虽然这些理论令人兴奋,绚丽夺目,但对于知识的核心奥秘而言,不是本末倒置,便是避重就轻。这种世界运行规律的理论只是确立了某种主客观的观察模式而已。”

兰萨在文章中多处提到,宇宙学家正在做的工作多处已经被创世论者所挪用。他写道:“在宇宙学中,科学家们发现宇宙拥有一系列为我们量身而造的特质,包括从原子到星球的一切构成事物。但事实上,由于缺乏科学解释,这些事实都被挪用来替神创论作辩护。”

兰萨认为时间并不是我们习惯上所理解的线性现象,确切来说,对于时间的认知,只是我们用作理解周遭世界的一种工具。这种理解对于一般人而言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它却妨碍了我们对物理学作更深入的探究。

在数位连线(Wired News)的访谈中,兰萨对他自喻为终身事业的理论,做了更详细的解释。

数位连线主持人:您把自己这套关于宇宙的理论称为“生物中心论”,确切地说,是什么意思?

兰萨:这套新理论颠覆了传统的世界观,它认为生命创造了宇宙,而非宇宙创造了生命。

数位连线主持人:我想很多物理学家会对你的文章感到相当不快,您认为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兰萨:人们对这一切是不会感到高兴的,因为这套新理论会使他们(某些科学家)一生的工作失去意义,我自己也肯定会受到猛烈抨击。我们现有的科学理论结构和框架并不正确,我们需要一套内在一致的理论。若不对时空进行生物学角度的思考,我们是无法达到这个目标的。这需要重构科学体系,以使生物学高于物理学。

数位连线主持人:这是不是意味着您认为大型的物理学和天文学项目不该获得资助?

兰萨:不,他们必须获得资助。我并不是说所有事情都应当改变,我的意思是:如果把宇宙看成是一个完整的拼图游戏,那么我们现在缺少了其中一块,这就是生物学。就是这么简单!我们必须把生物学所勾画的时空,与物理学所理解的观点互相整合。

数位连线主持人:您为什么认为我们对时空的认识有如此根深蒂固的误解?

兰萨:我们的思维模式造成了这种误解。甚至连爱因斯坦也回避有关时空的问题,他只是简单地把时空定义为我们以钟表和量杆所测量的东西。然而,重点不在测量本身,而在“我们”的认知。

数位连线主持人:您是否希望有人在读完你的文章后,会认为您的意思是,他们可以坐在山顶打坐冥想,以心的力量来改变周遭世界?

兰萨:我并不是说从屋顶上跳下不会受伤。无论我们想做什么,都不能违背时空的基本规律。

数位连线主持人:在您的文章中,您断言时空是不存在的,这是什么意思?

兰萨:时空是极不寻常的东西。我们不能把这些东西放在果酱罐子里带回实验室去分析。时空是来自动物感官的概念,它们并不是某种物体或事物——时空仅仅是一种感官概念。

有数以千计的文章和书籍试图结束已经主导西方文化数百年的机械论世界观。其中一些论著虽然暗示时空或许并不存在,但我的文章则首次描绘了这样的一个宇宙——一个时空并不能独立于人和动物而实有存在的宇宙。

数位连线主持人:您似乎并不同意世界是创造出来的观点?

兰萨:当前的世界观存有严重的问题。我们对目前的信仰感到自豪,但我们(科学家们)却又说,我们对宇宙大爆炸是怎么发生的一无所知。

数位连线主持人:您能否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要质疑这些在自然科学课程中已被普遍接受为真理的事物?

兰萨:这套理论首次脱离复杂的数学演算,解释了一个具有争议性的新实验,并在上个月的《科学》杂志发表。这个里程碑式的实验证明了一个当下的选择,可以实实在在地影响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

科学家们认为观察者会对他们的理论构成干扰,并一直加以排斥。但真实实验显示,物质本身的特性是由观察者所决定的。如果你注视一个粒子,这个粒子可以穿过一个孔,但如果你不注视它,它实际上可以同时穿过多于一个孔。科学却无法对这些现象进行解释。

文章来源:

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will-biology-solve-the-universe-2/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Linda        一校:圆优

    二校:央金措﹑圆莉﹑圆善     终审:铭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