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 利 道 歌 天 鼓 妙 音

事师法五十颂

拔毗天大阿阇黎 造颂

汤芗铭居士 译

 

顶礼妙音菩萨!

得具贵胜金刚萨埵上位因,

上师莲足如实恭敬为作礼。

清净续说依止彼,今总集说其敬听。

已能获得胜灌顶,如是金刚轨范师,

十方所住诸如来,三时现前为作礼。

以最胜信日三时,献花中围而合掌,

头顶接足为作礼,开演上师当敬事。

师或在家新出家,为避世间讥毁故,

以持禁戒心作礼,面前所置正法等。

若献座位若起立,作事业等诸敬事,

有禁戒者普应作,唯离拜及非妙业。

上师及与其弟子,同等失坏于誓句,

勤勇轨范及弟子,最初应互相观察。

具慧弟子不应从,无有悲愍而忿毒,

贡高贪著不守护,自矜而伐为上师。

坚牢调伏具足慧,具忍正直无谄曲,

了知咒与续加行,具足悲愍解诸论。

毕竟晓了十真性,善巧绘造中围业,

了知宣说咒加行,其心专一根调伏。

于彼同等怙主想,既为弟子若轻毁,

即名轻毁一切佛,是故恒常当得苦。

若有轻毁轨范师,便由疫气伤害病,

鬼魅炽燃或诸毒,增上愚痴而命终。

王法火难或毒蛇,水或空行或盗贼,

鬼魅邪引所杀害,从此堕入那落迦。

普于一切轨范师,何时不应恼触心,

若由愚痴而现行,那落迦中受煎逼。

诸所示现极可怖,若无间等那落迦,

一切轻毁轨范者,正说应住于彼处。

是故一切勤勇者,于其金刚轨范师,

大慧自善不矜伐,何时不应起轻毁。

诸有恭敬供上师,随顺师故而奉施,

从此炽燃等侵害,当来亦令不出生。

于自誓句轨范师,以非可施妻与子,

及以自命常承事,况复变动诸财物。

是故无数俱胝劫,极难获得大觉位,

若有具足勤精进,亦于现生能赐予。

恒常守护自誓句,恒常供养诸如来,

亦恒奉献其上师,此与一切佛同等。

欲得无尽真实者,以其少分堪悦意,

变成至极殊胜者,若彼若此献上师,

若能于此恒施供,即是恒施一切佛,

此施名为福资粮,资粮令得胜悉地。

是故弟子应具足,悲舍戒忍诸功德,

轨范师与金刚持,不应观为有别异。

可畏等同坏塔罪,不应践踏上师影,

况复更所不应踏,若鞋若垫若乘等。

大觉慧者以欢心,精勤听受上师命,

若如理事无力能,其所不能婉言谢。

依师当得诸悉地,若增上生若安乐,

是故一切精勤者,不应违越上师命。

上师诸物如自命,上师所爱亦如师,

上师眷属如亲属,依于等住恒思维。

止憩床座或前行,或作束缚其顶髻,

置足于垫手置腰,上师面前皆不应。

上师安住或起立,不应偃卧或端坐,

恒常于彼诸事业,善巧兴作令圆满。

除遣口唾液沫等,伸展其足于坐垫,

往来经行或争论,上师面前皆不应,

摩擦支体或舞跃,歌咏伎乐皆不应。

加行众多杂言论,能闻近处不应作。

鞠躬从座而起立,当大恭敬而端坐,

黑夜渡水道可怖,得教令已能前行。

轨范所能现见前,具慧不应旋扭身,

不应以背倚柱等,不应牵曳其指节。

或濯其足或浴身,拂拭及与抚摩等,

皆应先行为作礼,礼已后当随所喜。

若当称说上师名,名后随行面前文。

为令所余起恭敬,故先称说胜敬词。

若于上师请教令,即应说云如命行,

双手合掌勿散乱,当善听受上师教。

发笑及与唾痰等,当善以手遮其口,

作所命事究竟已,当以柔顺语启白。

师前调顺面端坐,善护所著衣等相,

以膝着地而合掌,为求闻等三启白。

于作敬事一切行,其心应离于我慢,

惭羞怖畏善防护,住于初适嫁女相,

一切轻佻等所作,开演师前应远离,

所余类此诸所行,自内观察应遣除。

善住中围及护摩,摄收弟子及讲说,

其处若与师同住,未得许可不应作。

若开眼等随所得,一切皆当献上师,

师与所献取受已,有所余者随所喜。

上师弟子非弟子,弟子亦非上师前,

随行所有诸敬事,及作礼等当屏退。

随于轨范有所献,或轨范师有所赐,

具慧于彼应鞠躬,以其二手而持取。

能以正念无忘失,于自遍行皆精进,

同法违越自所行,以欢喜心相劝阻。

有病恭敬师事业,亦未得师赐许可,

于诸遮制虽现行,具善心故不成罪。

此中多说何所用,令师欢悦所应作,

令师不悦皆远离,于彼于此当精进。

悉地随顺轨范师,大金刚持所亲说。

既晓了已以诸事,一切为令上师悦。

意乐清净诸弟子,已正皈依于三宝,

随顺上师而转者,便应施与令记诵。

此乃施与咒乘等,令得成为正法器,

一十有四根本堕,正所应诵及受持。

如是弟子随师转,生无余利无过患,

集此我积无边善,愿诸有情速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