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什么  \ 

生命永恒

生命永恒

Life Is Forever

作者:罗伯特•兰萨

By Robert Lanza

动画片里,有这样的场景:兔八哥吞食了各种爆炸药物,甚至还被巨石压成了一张扁片,但过后它仍然能够活过来。

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兔八哥,其他生命也照样是不可摧毁的。已有的实验为此观点提供了证据。根据生命中心论的观点,在一个永恒、无限的世界中,意识,是永不熄灭的。

量子物理的“多世界”(many-worlds)观点认为:存在无穷多个宇宙(多重宇宙,“multiverse”),任何可发生的事件都会出现在某一个宇宙中。在这种情境下,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因为所有的宇宙同时并存,不管某个宇宙中发生了什么。虽然“我是谁?”这个念头仅仅是大脑中20瓦能量之流的运转,可是,这股能量也不会在死亡时消失。就像科学中最为确凿可靠的公理之一:“能量永远不灭”——它既不能被创造,也不会被摧毁。

科学家们认为,他们可以解释生命从哪里开始,在何处结束,而通常不认可《星际迷航》中多重宇宙的真实存在,只把它当作科学幻想。但是,《星际迷航》的内容,远非一点点具有流行风格的科学道理而已。实际上,根据生命中心论的看法,时空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坚固实体,而我们的意识,才是将所有的事物连在一起的工具。在身体死亡时,时空并不像台球那样采取随机组合的方式,而是基于永恒生命的架构。

想象一下,生命伊始的岁月流逝,现在就像垒椅子一样,一天一天叠放成一摞,然后,你自己坐在最顶端。如果说,你现在只是凑巧出现在这一点上,只是很偶然地高高坐在了“无限”的边缘。对这种解释,你是否会觉得“太神了”?如果从科学的角度看,这是一个极其罕见的意外事件,是亿兆分之一的机遇。从数学角度看,它就是一个趋于无限大的量的最顶端——你的意识尽头,其概率为零。

存在,也可以比喻成一张录制好的唱片。你之所以能听到的某一首特定的歌曲,取决于唱针所指的位置,这就是所谓的“当下”,而在此之前和之后的乐曲,就是“过去”和“未来”。同样的道理,每一个时刻都永无休止地持续着。如同唱片上所有的歌,其实它们都存在着,尽管我们只能一曲接一曲地去聆听和体味。

自然界各种法则所达到的平衡,恰好使得生命可以存在。因为,研究表明,宇宙中有超过200个以上的参数,其取值之精确,让人根本无法相信,这仅仅是一种随机性的结果。这些基础参数(比如重力参数)的值,都看上去像是经过缜密的选择,具有极高的精确度。只有这样取值,生命才能够存在。其中任何一个参数,哪怕只有一点点细微的改变,我们的存在都将成为一件全然不可能的事。诺贝尔奖得主、物理学家斯蒂芬•韦恩伯格赞同以下观点:这种唯有经过微细的调制才能达到的精妙和谐,“远远地超出了仅仅将它们作为一种‘偶然’去接受的想象。”

再想一想,那些使得我们“恰巧存在于此”的一个又一个的事件,大约有数以万亿计的这类事件。例如,造成恐龙灭绝的流星——如果当初它的轨道稍微偏离,那么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我们想要求每一个事件严格又准确地发生——其概率小得难以想象,难道这仅仅是依赖运气吗?“生存于此”不是偶然事件。也许生命中心论的观点是对的——“过去”只不过是观察者的时空逻辑。

如果像斯蒂芬•霍金以及其他一些学者认为的那样,现在决定过去。那么,事件的发展,只能按照唯一的途径进行,已经过去的就不能再改变。实际上,最近《科学》杂志发表的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实验表明,我们只要触动一下按钮,就可以逆向地改变过去已经发生过的事。

那一年,当我买下我的房子时,它已经破旧不堪了。我的朋友丹尼斯帮我做整修,他是家里九个孩子中的一个,在“安居工程”住房中长大,并成为了一名消防员。他曾遇到一辆汽车穿过冰面落入了池塘,他潜入水中,从这辆淹没的汽车中解救了一名男子。

几年前,当他要砍断一棵大树的枝杈时,我说:“我们应该享受快乐,我可不想在急救室待一宿。”我们都笑了。但几秒钟后,那根巨大的树枝晃动了起来,像捣棒般猛烈地击中了他的头部。“丹尼斯!”我朝着向空中跌落的他大喊。但回应我的,是他的身体撞击地面所发出的恐怖声响。

当时,我最好的朋友就像一个挂在树枝上的破布偶:没有心跳、没有呼吸……他被空运到医院,当监视仪警报响起时,丹尼斯的生命正在消失,一个护士给重症监护室打电话请求支援:“我们有很多生命救护航班在途中,但这里无法救治他。”我们面临的问题是,重症室里没有足够的人手,给病人更换床单。

丹尼斯躺在角落里,徘徊于生死边缘。当我告诉他的家人,医生不知道他是否能挺得过去,他13岁的儿子开始抽泣。一切都显得那么超现实,就像我姐姐离世的时候……我想到了那20瓦的能量,也想到了显示单个粒子同时从两个孔穿过去的实验。我知道,丹尼斯既是活的,也是死的,他存在于时间之外。

而当你失去了心爱的人,你不会认为,这是一个快乐的结局。但是请想一想:你和我,乃至整个人类,可能已经像尼安德特人那样,被灭绝过上百次了。不管是触动那个科学实验中的按钮,还是从树上跌落下来的,正是那20瓦特的能量,是它——在体验着多重宇宙中的结果。而依据定义,你不可能体验到非存在(你会永远地活着,就在当下,在时间的顶端)。

当兔八哥被炸得无影无踪,有那么一会儿,你以为他死了。但是演出一直在继续。同样,依据生命中心论,在浩瀚无垠的时空中,意识永不熄灭。这就是为什么尽管有那么多的偶然,你依然存在于此。简言之:你可能时不时地被压成一张扁片,但生命永不消失。

去年丹尼斯的儿子在橄榄球比赛中触地得分,丹尼斯和其他父母一样为之欣喜若狂……

记住,那只傻乎乎的小兔子从未死去。

 

文章来源:

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life-is-forever/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扎西彭措

一校:圆慧

二校:央金措、Baron Lee、圆因﹑圆莉

终审:zhangcx﹑圆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