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僧伽学位制度

 

泰国佛教界对僧人的学问方面非常重视,全国有千余所佛学院,开设着不同层次的课程,僧人可以学习从世间基础文化到高深的佛学知识。因此出家人之中有不少学识渊博的知识阶层人物,而在家的学佛者之中,具有高等学历者也不乏其人,如泰王的小公主就是一位很有名的学者,经常受邀到各大学讲解佛法。泰国佛学院的学制一般为四年,学僧毕业后要到寺庙中实习一年,然后才可以再进入佛学院攻读学士学位,时间为两年,取得学士学位之后,可以攻读三年学制的硕士学位。硕士生毕业后,也可以再进一步到印度或欧洲国家的大学里,研究宗教哲学,攻读博士学位。由于有完整的学位制度,泰国各地讲经说法的法师之中,大都是博士、硕士或学士,这使社会各个阶层人物,始终保持着对佛教的崇信。

在曼谷期间,曼谷佛教大学的校长请我给硕士班的学生讲藏传佛教历史和修法,盛情难却,我只好答应。硕士班有47位学员,他们首先表演了盲人摸大象的笑剧,表示对我的欢迎与他们的谦虚,然后才正式上课。我以精简方式讲述了藏传佛教的源流与其教法的几个不共特点,从表情上看,他们很专注,听完了也比较满意。硕士生们大多数都在二三十岁左右,充满着年轻人的活力。参观其他班级时,也有不少老年人在闻思,其中有一位已发白面皱,看模样已不下六十岁,使我不由得想起拉萨三大寺中那些白发苍苍的老格西。一辈子之中能够始终钻研佛学,作为人哪儿还有比这更幸福的命运呢?

讲完课后,硕士生们提了不少问题,从中可以看出他们对《俱舍论》等小乘教法的闻思非常深广,对藏传佛教的信心也不错。在与我讨论“寂灭”的意义时,他们对不同层次的解释,似乎都可以接受。最后有一位硕士问:“藏传佛教中允许僧人还俗吗?”我很直率地作了回答:“按照一切有部的律藏,是不开许随便还俗的,可现在是末法时代,有不少出家人还俗,但也有不少人护戒如眼。”不知什么原因,好几个学员听后,放声笑了起来,也许是触动了他们的同感,也许是我说得太坦率了。

看到泰国僧人的学位制度,我常与北传与藏传佛教相比较。藏传佛教中,格鲁派的学位制度比较完整,有几个层次的格西考试制度,宁玛巴中也有堪布的学位制度,而北传佛教在这方面,似乎一直没有建立。针对现代社会环境来说,我想如果能建立统一而完整的佛教学位制度,对培养僧才,弘扬继承佛法,都将产生积极的意义。虽然是一个平常的僧人,但我很希望各地的高僧大德们能够联合起来,为佛教的前途而建立适应时代的佛学教育机制与学位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