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源宝藏  \ 
A

圣境的巡礼

 

印度,在佛教徒心目中有着深刻的意义。它是佛教的发源地,是释迦牟尼佛在人间示现十二相成道的圣境,自然也就成了虔诚佛子云集之处。每一位佛弟子都十分渴望能朝礼这一神圣国度,去寻觅佛陀在世时的气息。

从达拉姆萨拉返回,在印度南方大乘朗朝高级佛学院,法王如意宝为宁玛派教主贝诺法王及其眷属数千余众,授予“四心滴”等甚深灌顶,并用两个多月时间传讲了《定解宝灯论》为主的殊胜法要。他窍诀性的讲法入木三分,博得了所有闻受者的一致好评。整个佛学院上至法王、大活佛、大堪布等知名大德,下至普通僧人,无不被他深邃广博的智慧、无与伦比的口才所折服。在此,法王荣获了佛教界公认的最高荣誉学位——精通显密教藏的佛教博士证书。

后又应邀来到格鲁派的色拉寺,在辉煌的大殿中为格鲁派的大格西等千余僧众,传授了宁玛无上教法。随后,噶举派、萨迦派等印度兴盛的各宗派赫赫有名的大德、寺院住持,纷纷迎请法王传讲窍诀。本来,在印度,各宗派相互之间略有分歧,法王的到来,在他们之间架起了通畅的桥梁,使所有宗派彼此宛如水乳交融般和睦。印度的人们异口同声称赞法王是西藏佛法的顶梁之柱。

尤其是身居异国的藏族同胞们,听到法王从故土来到印度,百感交集,急不可待地前来拜见。他们就像流落他乡的孩子见到了慈爱的母亲一样,悲喜交加之情实难以表达。

除了应邀在名闻海内外的大寺院中讲经说法、恩赐灌顶之外,法王还依次参观了世界闻名的奇景、博物馆、古寺等,之后又一一朝拜著名圣地。

首先朝拜了中观创始人龙树菩萨的弘法圣地——吉祥山。然后朝拜了莲花湖。根据《莲花生大士传记》中所载:莲师在萨霍国时,国王将其置于火中焚烧。他大显神变将熊熊火焰变成了湖泊,自己逍遥自在地坐在水中莲花上。从此人们便称之为莲花湖。如今朝礼的人们也是如潮涌至。本来莲花根是扎在水底的,法王来到岸边时,莲根居然奇迹般地浮到水面,漂漂荡荡地游到他的跟前。周围的游人吃惊非小。在湖畔,法王以金刚歌的形式作了莲师祈祷文,尔后,又朝礼了附近几个颇具加持力的山洞。

朝世尊转密法《时轮金刚》的圣地——印度南方的米积塔时,为弟子信众赐“时轮金刚”灌顶,并撰著了《时轮金刚摄义文》,发愿在此结缘的众生一同往生香巴拉国土。

接着,又朝礼了印度最著名的四大圣地:释迦牟尼佛的降生地、成道地、转法轮地、涅槃地。《诤辩经》中说:

 

倘若朝此四圣地,五无间罪亦净除。

先来到释迦牟尼佛现前菩提的圣地——金刚座,在这里举行了普贤法会。此处有一尊被称为“说话度母”的佛像,据说昔日阿底峡尊者朝金刚座时,这尊佛像歪着头微笑对他说:“要想迅速到达佛地,修持菩提心是最快的途径。”因而得名。法王见到此佛像时,立即取下挂在耳朵上的一串红珊瑚念珠,供养在“说话度母”的颈项上。奇妙的是,三年后这串念珠又回到了他的室内。此外还在此地作了一首愿词。

在世尊为五比丘初转法轮的圣地——鹿野苑,法王为鹿野苑高级佛学院为主的信众,赐“文殊智慧勇识”灌顶。并迎合非佛教人士、学者们的心理,以佛法与现代科学相结合的方式为他们作了开示,使在场的非佛教徒大有茅塞顿开之感。

来到世尊转无相法轮的灵鹫山,法王在山下带着幽默的神情说:“六世达赖喇嘛来到此处时,见到此山堆满了经书,我现在所看见的一切都是光明,真正现前了佛经中所说‘佛陀无涅槃,佛法无隐没’的境界。你们去山顶,我就不去了。”

朝拜世尊六年苦行的尼连河时,法王为众多信徒讲述了苦行的功德。

来到昔日牧羊女供养世尊醍醐的地方,正当法王宣说供养的功德,一只可爱的小猴子手捧鲜花蹦蹦跳跳来到他的面前供上,法王欣然接在手中,为它念经回向。

在佛陀示现涅槃的圣地,法王又感慨万分地说:“为了使人们对轮回生起厌离心,深深体会到无常的道理,遍知佛陀住世八十一年、说法四十九载后,色身在此趋入法界。因此,我们对任何法都不要执为常有。”

最后到了世尊诞生之地——蓝毗尼花园。这座花园位于横亘喜马拉雅山和楚里亚山之间的卢尼河畔。朝礼此地时,想到大慈大悲的佛陀为度化浊世众生降临人间,一出生便口诵“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不禁热泪盈眶,心生敬仰,合掌祈祷称诵世尊圣号。

对一般人来说,去圣地是带着欣赏、参观的心态前往,到了之后也仅仅是游览观光、拍照留念而已。法王一行朝拜圣地,却着重于祈祷、顶礼、转绕、发心、发愿等。可见,大成就者无论讲经说法还是巡礼圣地,都与平凡人大有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