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水 木 格 言

贡塘丹毕准美尊者 著

 

水 格 言

 

智慧深不可测,大悲珠宝遍布,

事业浪花飞溅,顶礼如海佛陀。

犹如澄清水流,可遣有情热恼,

善说纯新甘露,能赐智者安慰。

芳香所熏净水,供水沐足水等,

所作皆成善妙,格言众人喜欢。

了知二规取舍,暂时究竟利成,

犹如善巧商主,入海获得珍宝。

小河尚不能渡,岂能游过大海?

不知高尚法规,岂能证悟法性?

正直聪颖智士,纳受他人功德,

草原清清流水,潺潺歌唱采花。

恶人游遍各地,收取种种过患,

犹如险地塌方,水引混浊淤泥。

本领最初难学,若无正知易失,

水滴积难满器,若漏顷刻殆尽。

若能负荷苦行,何事皆无困难,

步入河水之中,不为雨水所害。

恒时不断精进,循序诸事皆成,

小溪缓缓流淌,绕遍广阔大地。

要事缓慢成办,急行不能究竟,

大风缓至远方,大浪猛涌不远。

不能承担之事,他纵强求莫为,

不会游泳之人,他劝岂能入水?

净水众人供品,日月众人明灯,

圣者众人顶饰,正法众人甘露。

大船大海庄严,明月虚空庄严,

智者佛教庄严,勇将军队庄严。

品行高尚官民,共处增上善妙,

犹如大海江河,互为融入成友。

恶君恶仆二人,双方皆成衰落,

水装新罐之中,二者皆将毁灭。

众多傲慢官员,共商摧毁区域,

左右各处冒水,土房不能稳固。

君民和敌难胜,彼此分离敌胜,

马亦难越之河,多分羊亦能过。

法王纵然收税,以此救护百姓,

大云引出海水,缓降保护大地。

昏君搜刮民财,然仍饥寒交迫,

马面山饮海水,然仍恒时炽热。

纵恒恭敬恶君,然因无贿生嗔,

虽然数日烧水,离火之时冰冷。

傲慢粗暴高官,谁人愿意依止,

波涛汹涌漩涡,鱼类不会停留。

慈爱饶益士前,自然集聚众人,

如意宝之海滨,众生皆会依附。

依止大官得利,然生畏惧胜彼,

海为珍宝源泉,亦是恶龙城市。

信赖陌生之人,失毁自己之因,

佛子天鹅头领,因依新湖被擒1

轻信人言之友,偶因谗言离散,

水与牛奶相融,为天鹅喙分开。

智者辨真伪行,愚者盲目跟随,

水中惊扰之声,多数野兽逃走。

交往增减善行,成为良友恶友,

清凉虽同利害,安立药水毒水。

恶友狡诈笑容,不如疼爱怒容,

带来干旱白云,不如乌云利田。

贵贱众人皆依,本性善良智者,

途中悦意水池,众人皆喜入内。

行为粗暴慢者,无关人亦嗔之,

骄傲恒河美女,匝胡怒而吞饮2

过分欺凌弱者,将堕悲惨深渊,

鱼儿狂游水中,弹至干地必死。

恶姓稍有财富,我慢犹如王位,

狭窄山谷小溪,咆哮宛如海涛。

未见广阔国土,高官自以为是,

蜷于井水之蛙,闻说大海丧命。

劣者容易欣喜,喜时亦易发怒,

山谷短短小河,瞬间暴涨暴落。

纵然爱护劣者,不知深恩报仇,

纵洒清凉之水,岩浆更加沸腾。

虽然加害圣者,无恼忍耐安乐,

虽洒咒语沸水,亦觉极为凉爽。

饶益无耻之辈,事后忘之不理,

如人渡至河岸,大船弃之不理。

恶人一者行为,亦能毁大领域,

传说恶仙跳水,狮泉河成百溪3

遭受恶人欺者,亦不信任正士,

天鹅为水月欺,昼亦不食莲根4

恶人纵然改变,遇缘即露本面,

草率改变水渠,涨时流向原路。

正士无论盛衰,本性不会改变,

如水无论凉热,湿性岂会改变?

教化不驯之人,强制则易调服,

清洗衣服污垢,洁剂胜过净水。

众生内在功过,以外行为推知,

以飞水鸥知水,以烟可知有火。

易睹他人功过,难见自之品行,

湖现空中星月,不见自之深度。

恶心狡诈行为,似顺终究失败,

河水蜿蜒流淌,逐渐趋向下方。

绝种相生恶子,福尽相现恶心,

毁己相显敏锐,泉干相多浊物。

愚者百般辛苦,名誉智者受用,

山上生长莲花,名声被水获得。

不具教证功德,自我吹捧欺众,

犹如不降甘霖,导致干旱雷声。

浊世天生智者,学时钝于凡夫,

天然温泉本热,烧开迟于冷水。

佛教油子说法,性情恶于劣种,

犹如冬季水气,冷于蒙蒙迷雾。

圣士纵然穷困,不做违法之事,

燕子即便口渴,不饮落地之水。

欲勤行持善法,相违邪命养活,

欲求生长鲜花,岂能浇灌热水?

大士暂受挫折,更加兴旺发达,

冬天冻结之湖,春季逐渐荡漾。

心力懦弱之人,虽获圆满亦减,

小小满池断水,便会迅速干涸。

穷人欲饰嘴馋,未学欲成智者,

不会游泳渡海,皆为自找苦吃。

心求地位威望,不能超越福德,

小湖超自范围,则会溢出流淌。

一切重大之事,事先即当筹划,

提前若不筑坝,水涨难以改变。

于无义事冒险,毁自并非勇士,

如见水影跳入,狮子一命呜呼。

若欲调伏怨敌,当以柔和护持,

且看水鸥隐行,擒捉鱼等动物。

嗔恨他方富足,唯损己之福德,

跳入湍急河中,自亡于他无害。

若欲胜伏怨敌,当勤学习本领,

越过大江之法,干地制造大船。

自之福德未失,仅敌不能击败,

泉眼本身未干,压土无法阻挡。

高低兴衰富穷,皆是往昔业感,

传说搅拌大海,形成山王各洲。

智者多数贫穷,愚人财产富裕,

混浊污水之中,蝌蚪蛙虫极多。

百人有一勇士,千人有一智者,

无恼河中水金,珠宝源于大海。

不具智慧之人,得财不知享用,

犬渴不知饮水,而至河边舔水。

无利自他之财,如同无有财产,

无水辽阔大地,谓之荒漠皆弃。

欲想增上受用,须知少许布施,

井水若舀则增,放置混浊干涸。

愚者财富圆满,不离痛苦之因,

金山之中海洋,恒为黑暗所蔽。

具财需积福德,失福则易衰落,

妙树枝虽繁茂,离水则会干枯。

智者福力善心,相辅相成为因,

海水以及雨水,轮流增长成伴。

言语无论多寡,做事方知此人,

河流无论宽窄,渡过方知深浅。

智者开创轨道,随之而行则易,

骏马越过之地,犬亦随后而去。

智者一视同仁,愚者偏堕贪嗔,

瓶满容易携带,半瓶经常摇晃。

所想全盘托出,众人称之愚者,

小溪哗哗流淌,孩童亦能渡过。

言少含笑知要,众人悉皆畏之,

默默荡漾江河,深度难以估计。

犹如水上绘画,恶心当下舍弃,

一切善意誓言,当如石刻之画。

心善所做俗事,亦皆趋入正法,

依于水车之水,亦可到达山顶。

诚信因果三宝,一切所愿皆成,

天王若降雨水,庄稼必定丰收。

漂于梵天发中,恒河天女终出5

为净二障垢染,趋入正法圣道。

如七水中最胜,源头始于雪山6

无有迷误正法,必须出自佛教。

毫无错谬修法,即是深广窍诀,

世间恒河美女,乃遍入天之妻。

恶浊兴世之际,文殊现师利众,

四吠陀落海中,遍入现鱼捞出。

已遇如是圣教,谁入相似之道?

天界恒河之畔,谁人挖掘盐井?

愚者被人共称,深法欺入歧途,

阳焰误认为水,野兽无义受苦。

踏入正法圣道,首先依止上师,

欲入大海之初,寻找善巧商主。

世出世间善妙,根本即是上师,

赡洲草木叶果,无恼河龙恩德。

无慢寂静调柔,堪为真正法器,

水不住于高冈,汇集低洼地带。

诸法纵难知全,少知亦得大利,

江河虽难全饮,少饮亦能解渴。

多闻若未实修,则于自心无益,

百年住于水中,石性干燥而存。

如熟游泳次第,恒偶不持他物,

佛说闻思修行,亦有如是三种。

已获人舟此时,当依闻思修帆,

越过三有大海,此后难得此船。

六趣生处无量,具八闲暇极难,

无数河水流淌,具八功德寥寥。

自从出生时起,死主不停逼近,

江河刹那刹那,不住流向大海。

正被无常魔擒,岂能悠闲自在?

住于鲸鱼口中,永无安乐之时。

勤作无有完结,俗事应当强断,
水波此起彼伏,无有寻得之时。

智高力大之人,亦终被死束缚,

河中浪花舞女,冬季入冰怀抱。

三门行持不善,后世必堕恶趣,

山顶流下之水,入于深渊宕荡。

千百万年之中,焚煮亦不灭亡,

煤山流下之水,数劫之间沸腾。

救护大畏依处,唯有无欺三宝,

被水冲走之人,救者唯有船桨。

三宝加持无量,若无信心岂护?

海水广大无边,燕子无法解渴。

勿依未脱轮回,一切世间天尊,

落水二人相握,二者皆将沉没。

若依三宝守戒,取舍业果重要,

纵然依止商主,不坐大船岂渡?

佛说器情苦乐,无疑昔业所生,

一碗水于四众,所见情景不同。

积累微小善恶,终将蔓布相续,

水滴逐渐积聚,亦可形成大海。

表面暂时善法,多为意乐所染,

极为甘甜恒河,融入大海亦苦。

为愚痴暗蒙蔽,业索束缚众人,

为贪爱河冲击,落入难忍生海。

贪欲犹如盐水,如何享受不足,

当如冻湖天鹅,于世生起厌离。

充满业惑龙王,痛苦轮回海中,

驾驭三宝大船,趋向解脱宝洲。

尤其立誓之戒,未被堕罪所染,

海不与尸共存,恒护正知正念。

不应舍弃老母,有情仅求自利,

岛上抛弃亲友,非是商主品行。

海中漂动无实,犹如水月众生,

生起三种悲心,奠定大乘基础。

菩提心摄之善,成为菩提之因,

赡果落无恼海,成为纯金赡洲。

佛子无边万行,摄于六度之中,

犹如百条江河,汇于一桥之下。

佛子一切财物,不求果报胜施,

雨水护诸植物,其无希求回报。

清净戒律能除,一切堕罪之过,

澄清树果粉末,能净河水混浊。

嗔心能焚善资,安忍摧毁嗔敌,

能焚一切火舌,灭之方法为水。

不舍恒敬精进,无有不成之事,

且看水滴恒流,穿破坚硬磐石。

离沉掉过等持,明现一切功德,

如琉璃镜湖泊,明现一切影像。

诸法观为空性,遣除轮回之苦,

阿嘎天人吐出,诸河变成甘露。

龙树广大智海,摧毁有实辩才,

深不见底大海,孩童见之畏惧。

证悟甚深真如,首先当知所破,

赴往大海取宝,先知险要之处。

假立蕴等聚合,执其为我谬误,

大河似本翻腾,实集诸多小溪。

以理观察假立,本体皆不成立,

江河引入百渠,无有丝毫水滴。

佛说所有教法,摄于缘起性空,

地上一切河水,无余流入大海。

已调自心佛子,以四摄护所化,

曾入大海商主,带领他人获宝。

因乘之道虽远,密宗方便速至,

旱路难行之船,入于大海速行。

金刚持尊所说,密宗不可思议,

且看念诵咒语,亦招恒河美女。

双运龙王住处,金刚乘之大海,

安全津梁台阶,四种灌顶宝梯。

二种成就基础,守护无垢誓言,

根本湖泊若干,浪花从何而生。

证悟真如咒师,虽享欲妙无贪,

鱼儿畅游水底,然不会被水淹。

贪等烦恼过患,转为道用则毁,

水进耳中水遣,烧苦以火熄灭。

生次粗细瑜伽,修炼生死中阴,

犹如恒河净水,能洗恶毒垢染。

四喜俱生大乐,圆满四空智慧,

四条大河流淌,盛燃马面山火。

若修细微风心,成就如幻本尊,

如清水中水泡,净虚空中云朵。

草尖每滴露水,皆可显现月影,

此论每一喻中,能诠轮涅诸法。

世间高尚行为,乃至显密之道,

皆以一喻诠释,此乃善说幻海。

受用轮之海中,住有妙音天鹅,

口中所出善说,浪花荡漾不息。

我之智海中生,美丽格言新月,

遣世愚暗恼热,获得清凉感受,

以此善愿三界,披上白光妙衣,

众生同心行善,圆满佛法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