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四处沉思

 

宾馆——在曼谷期间,接待者非常热情,安排我住在一家五星级的宾馆里。在这样的环境中,凡夫人自然会觉得舒适与惬意。有天早上,阳光透过窗帘照进了金碧辉煌的房间,我走到窗边,打开帘布眺望曼谷的晨景。绿荫点缀着的街道上,很多身着黄袈裟的出家人在托钵缓行,次第乞食——这副景象映入眼帘时,我顿时觉得脸上一阵发热: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出家弟子,理应像他们那样赤脚乞食,过清净如法的生活,而我呢?真是惭愧……世间欲乐享受,绝非出家人所应求,释迦太子当年舍弃皇宫,为弟子们示范着三衣一钵、四处乞食的清净生活,这是我们每一个弟子都应效仿的。我默默地合掌,祈祷三宝:愿自己生生世世“不贪名利敬,去除烦恼棘,恒时心清净,安享现法乐”!

街头——漫步曼谷的街头,觉得很奇妙,因为在眼前,一会儿是穿金戴银的在家人,急匆匆的似蚂蚁一样,为生活而奔波劳累;一会儿是威仪严整的比丘,自在而安详地踱步。在灯红酒绿的街头,我如是观察着这些人的步伐,也思维着他们的人生,很想问问身边那些忙碌的世人:你想过没有,自己在做什么?你的人生旅程是如此艰辛,充满着挑战、挣扎、漫漫无际的痛苦,而身边那些寂静的比丘,他们的生活那么自在、安祥、法喜充满,难道你看不到?难道如水流逝的岁月,没有让你感觉到人生的无常;难道痛哭与汗水,没有使你感到人世的苦难;难道你不曾想过,即使生活样样美满,然而没有佛法修证,在死亡之时又会有什么意义呢?……在繁华的都市中,观赏着那迷乱心识现起的世间万象,人们都在为这些噩梦困惑,多么希望他们都有缘进入正法之门,步出迷惑的人生。

公园——有一天下午,天气特别热,同行者给我找了一把很大的扇子,到公园中的树林里去息凉。在树荫下,随手翻开一本题为《喜乐与空无》的书,嘉杰仁波切的一段话便显在眼前:“在背后推动我们造恶业的力量如巨石滚落一般,无法抵挡;在背后推动我们造善业的力量,却如赶驴子上山一般困难。”确实是如此啊,无始漂泊于轮回的众生,他们造恶业的力量,如同周围的炎热,而造善业的力量如同我用扇子制造的凉爽,力量相差太大了。很多人虽然对三宝有信心,但造善法并不是很圆满,而往往在不经意中,却会造下严重恶业;每个想做佛教徒的人,很希望自己能名副其实,自己所作所为对众生能有利益,然而在巨石滚落般的恶习推动下,有谁能顺顺当当轻易地修行成就呢?赤道上空的烈日,似乎要将大地上的一切都燃烧,小小的树荫无法让人感到凉爽。我抬头仰望热浪蒙蒙的天空,多希望那片吉祥的白云,迅速地扩大,让人们享受那难得的清凉!

海边——从小我就向往着大海,幻想着自己能到海边看海。到了泰国,也就自然去滨海地区,到海滩上观赏风景。

亚洲各个地区的人们大概都像中国人一样,很喜欢悠闲的生活。海滩上到处都有无所事事的人,在三三两两地散步,享受着海风的清凉;傍晚,沙滩上燃起了野炊的篝火,回荡着年轻人的歌声与笑声。

海边最忙碌的,可能是那些晒得黑黑的小孩,他们总在专心地玩耍,顶着烈日兴高采烈地堆沙屋、挖沙洞;沙屋、沙洞的倾蹋引发着稚童们的叹息,有的甚至还伤心地哭泣。见到这种场面,我自然回想起《入行论》中的偈句:“沙屋倾颓时,愚童哀极泣。”寂天菩萨当年可能亲眼见到了孩童在海边的这些游戏吧!我笑了起来,很想告诉他们:“噢,不要哭,这些都是虚幻的游戏,不是真的……”可他们听不懂我的藏语,最近在泰国学的少数泰语也用不上,又担心他们说:“你们修行人的名闻利养受到损害时,不也是这样吗?”只好站在一旁,看他们依然按照所想象的游戏规则,吵吵嚷嚷着……

海边偶尔也可遇到在沙滩上踱步沉思的僧人,这碧蓝无际、水天一色的大海,也许使他们的心,同样清明而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