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解宝灯论浅释

三 入定有无执著相

 

丙三(入定有无执著相)分四:一、何者亦不执著;二、执著无我;三、盲修瞎练与真修实证之差别;四、需要依修习断除一切执著相之理。

丁一(何者亦不执著)分二:一、略说正见与邪见;二、广说。

戊一、略说正见与邪见:

护持正见修行时,有者说何皆不执,

所谓不执一切义,分为正修与盲修。

在正行入定护持实相正见时,有者说有无等一切相均不应执著。对此,如果善加观察,就能明确地了知所谓的需要不执著而安住的意义也有正修与盲修两种。

 

正修远离四边戏,圣者智慧之面前,

现见一切不存在,故自然灭执著相。

明空无二之境界,如同目视虚空中。

其中,第一正修是指远离有无等四边之一切戏论的法界现空双运、不可言思之自然智慧,即灭尽二取的圣者入定各别自证智慧前,真实现见了空、不空、有无等任何戏论均不存在的真如本性,因此,有无等一切执著相均如水融入水般自然而然消于法界中,不复存在,此时,现见明空离戏之智慧无法以其他比喻来言说,所谓的如同目视虚空仅是片面性的比喻,如经中说:“众生言说见虚空……”

 

盲修无念和尚宗,未察直直而安住,

无有胜观之明分,如石沉海平庸住。

第二盲修是指无所忆念迷茫的和尚宗,他们说:要如理如实抉择离戏等性之实相,不加观察分别,对一切均不作意,以这种无作意的执著相茫然无念直直安住,则无有了知本体空性自性胜观光明智慧之分,如同向深不可测的海中抛石一样,无有感受,自相续并未较前变得更好,而是处于一种平庸的状态中,灭除贪嗔痴等烦恼的功德、慈悲菩提心以及诚信因果等内心中应当生起的种种道相一无所得,这显然是一种盲修。

 

譬如所谓无所有,中观现见不存在,

无色界信无所有,词同义异如天地。

例如,所谓的无所有,中观宗现见无有任何戏论的无所有与无色界众生信解无所有二者词句虽然相同,可是意义却截然不同,同理,正修与盲修胜劣也是相差悬殊,有着天壤之别。因此,应当详细分析辨别。

 

戊二、广说:

如是远离四边戏,若于四边皆不执,

除四边外无执相,故许无有执著相。

如是对境法界远离有无等四边之一切戏论的现空双运大平等,有境智慧同样对于四边何者均不执著,极细微的一切二取皆消于法界中成为无二,此时除四边以外或非为四边的其他执著相根本不可能存在,因此,承许无有任何执著相。

 

若说无有执著相,有些愚者初不执,

一切放松真可笑。众生平庸过放松,

流转三界轮回中,无需仍旧再三劝。

倘若说无有任何执著相,未能真正了达此义的有些愚者无有以教理窍诀的要点加以分析的能力,一开始便劝告他众说:无论执著何者均是不应理的,因此一切均不执著于平庸的状态中放松就可以了。这种说法实在令人忍俊不禁,极不合理。本来,从无始以来此等一切众生就是因为不寻求教理窍诀而于庸俗散漫中过度放松才接连不断地流转于三界轮回中的。如今,没有必要三番五次劝说需要放松。这种劝告实不应理。

 

假使彼等本未知,声称我等识本面,

认识胜义本面者,必须断定实空义,

所谓迷现自与他,谁人皆知何需修?

假设由于无有教理与窍诀而不了知实相本义,明明未现见实相,却口口声声地说我等已经认识了实相的本面,是证悟者。实际上,真正认识、证悟实相胜义本面者,必须依靠教、理、窍诀其中之一而从心坎深处断定内外诸法各自本体本为空性,对实空的意义深信不疑。否则,对于迷乱的显现说自法他法,包括愚笨牧童以上谁人皆能认识自性本面,对此有何必要精勤修持呢?无有必要徒劳无益地修行。

 

假使观察心形色,生处住处与去处,

尔时若因皆未见,认为已经证空性,

法理极为甚深故,此乃歧途危险大。

假设对自心的白色等颜色、四方形等形状以及初生处、中住处、后去处加以观察,因为此时未见到彼等一切,而说已经证悟了心的实相为空性。其实,抉择轮涅诸法的实相之理极为深奥,如果不以强有力的窍诀要点详细观察,则会出现危险性极大的歧途。

 

心本不是色法故,谁亦无法见色等,

仅仅未见若认为,已证空性极荒谬。

自心原本就不是有形色等的色法,因而无论智者愚者谁也无法见到形色等,如果只是由于未见到此等形色便认为已经认识或证悟了离戏实相空性,那简直太荒唐了。

 

百般观察人头上,不可能见畜生角,

若说未见彼者故,已证空性人皆证。

例如,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反反复复地观察,可是,谁也不可能看见人的头上有牦牛等牲畜的角。如果因为未见到角而认为已经证悟了人头为空性,那么谁都会很容易证悟空性,就连愚笨的牧童也无需精勤便可证悟甚深空性,从而解脱。由于具有诸如此类的过失,因此这是极不合理的邪见。

 

是故以理而分析,若见真正之实相,

彻底了达自之心,如幻本体无实有。

所以,破除心房,通过观察心的形色、生住去等的理证而分析,如果依此而真实无谬地现见了心的实相,就会彻底了悟心现而不灭如幻、本体空性无实、觉空无二无别的本性。

 

尔时如视前虚空,自心正在动念时,

亦为空性之定解,必须深深而生起。

此时,就像直视自己面前的虚空无有所见一样自心无有任何所见,空而显现动念,并且正在起心动念时,也是离戏之空性。从内心深处毫无疑义地生起这一定解。因此说,必须要证悟缘起空性或明空无二或觉空无二的本义。

 

若问所谓汝之心,一无所有如虚空?

抑或了知种种相?究竟是为何者耶?

若有人问:你所说的心是如虚空般无所有还是了知各种各样相的意识,到底是什么呢?

 

谁人悉皆必定说,刹那不住动摇心,

凡为人者均具故,即是所谓之心识。

如果认为心不是如虚空般一无所有,而是能显现种种相的明知,那么,智者与愚者都必定会说,自己有一颗刹那也不安住动摇不定明觉的心,仅是见到或了达了各自相续中存在这样一个明觉或意识,怎么能算是真正现见了自心实相觉空无别离戏的本体呢?根本没有见到。

 

有说非有非无心,即是光明之法身。

彼亦自诩已证悟,声称虽然未多闻,

了知其一解一切,如是说法真可笑!

与之不同,有的人说:如果观察明觉之心的本体,则无有形状、颜色等,因此不是有;同时又存在起心动念的明觉本体,因而也不是如虚空般的断空,这一心的本体即是实相大圆满光明法身,见到了此心就是现见了光明法身。其后自己也将此视为珍贵的修法,并为他人直指。听者也自以为是地说自己已经证悟了光明法身,进而恣意诽谤说基道果之一切法均不存在。他们自己不探求广闻经续,将多闻视为仇人般,居然说什么了知一法便可现见或通达全解脱的光明大圆满法身,这是极不应理的说法。作者对此以讽刺的语气说:这实在太可笑了!

 

非有非无大圆满,远离一切四边戏。

为什么说上述观点不合理呢?实际上,诸法实相觉空或明空无二双运光明大圆满法身因本体空性故非为有,又因是自性光明、大悲周遍的觉性或智慧,故非为无。也就是说,大圆满实相远离有无等四边之一切戏论,不可言思。

 

若详观察汝观点,既不敢说存在有,

亦不能说不存在,实则有无此二边,

抑或非有非无边,无论如何不超此。

如果对于你们所见所修的心进行详细观察分析,则一方面由于无有形色等而不敢说有,另一方面,又因为存在起心动念的明觉,也不能说无。事实上,你们所见的心,如果从明觉的本体来说是有,就形状、颜色等本体而言是无;或者从有无的方面或明觉的本体来说非无,就无有形色等的本体而言是非有,无论如何都无法超越有、无与非有、非无之四边。

 

彼心非有非无者,心中常存此念头,

彼与不可思议我,仅名不同义无别。

于是,心是一个非有非无的东西的念头总是萦绕在心里。你所修持的心本面其实与外道所承认的有无等均不可思议的大我二者只是名称不同而已,实际上所承认的本体无有任何差别。

 

通达心与心外法,均为无实基础上,

显现缘起而现故,超越是非离言思,

远离四边戏论要,无有所缘通彻性。

总之,通达自心与心以外所显现的其他法即轮涅所摄的诸法各自本体本来均是空性无实并对此生起定解的基础上,抉择轮涅广大无边的显现均于缘起不灭中自现,见到缘起空性或明空无别或明空双运的实相即超离有无是非等的思维与一切言说远离四边之一切戏论的甚深要点,从而便可名正言顺地说现见无有任何有无等执著相的所缘觉空无别的通彻赤裸本性。由于所见的境界中无有任何执著相,因而才能真正称为不执一切之正见。

 

汝者所谓离是非,如同靶子住心前。

然而,你们所修持的心之本面如前远离是非二边的说法如同自己之前放着靶子一样的所缘物体,不舍而执著,一边有执著相,一边又说不执一切,这纯属邪见。

 

丁二(执著无我)分二:一、总说初学者次第修行之理;二、别说闻思见派修行之理。

戊一(总说初学者次第修行之理)分三:一、需要真实了知二无我执著相之理;二、尔后当断除无我执著之理;三、宣说正行远离一切执著相。

己一、需要真实了知二无我执著相之理:

自他依靠此实执,周而复始入有海,

遣除此等之对治,即是无我执著相。

轮回中的一切众生从无始以来,最初就耽著我,进而执著我所,正是依靠这种我执、我所执而接连不断地步入三界轮回苦海中的,而能够断除此等实执的对治即是如实通达无我实相的合理执著相。

 

未知无有之道理,仅信无有无利益,

如同对于花色绳,迷乱执著其为蛇,

观想无蛇无有利,若知无理断蛇执。

也就是说,必须通过真实可靠之理证的途径了达无我的道理,如果未了知此理,仅仅是对无我有个信解,这种信解对遣除我执无有任何利益。譬如,由于黄昏等外缘而将花色的绳子误认为是蛇,以致惊惶不已,对此,只是心里想:无有真正的蛇。这种念头对消除恐惧起不到任何作用,然而,依靠灯光等外缘如理观察,结果发现真正的蛇根本不存在,只不过是一条花色的绳子而已。这么一来,才能彻底解脱对蛇的畏惧。

 

是故分析而了达,不应停留观察上,

无始实执久串习,务必再三修无我。

因此,以确凿可信的理证如理加以分析,首先必须通达无我的实相。之后,决不能认为仅仅观察就足够了,或者说不能只是停留在观察的水平上,因为从无始以来自他的分别实执长久串习,根深蒂固,难以遣除。所以,反反复复地修持真实对治法——合理的无我执著极为重要。

 

照见本义诸大德,极其郑重而宣说,

必须通过修无我,方可根除我执见。

诸多如实现见了实相本义的大德们再三郑重其事地说:只有如实通达并修习无我实相才能彻底地铲除轮回的根本——我见。因此,无我的合理执著至关重要,必须尽力修持。

 

此乃一切初学者,无有错谬之入门,

口说最初即断此,乃是散布魔密语。

通达无我的执著是初学者或渐次根基的修行人最初趋入解脱正道毫无歧途的入门。相反,最初就一定要断除无我执著的说法纯粹是魔王波旬为了迷惑欲求解脱的修行人而散布的欺人之谈,渐次根基的初学者甚至听也不能听,更不必说郑重其事地实行了。是故,对此应当谨慎提防。

 

己二、尔后当断除无我执著之理:

无我执相所引发,实空胜解已生起,

尔时无有执著相,非为究竟实相故,

修离三十二增益,远离戏论大空性。

对于由诸法无我的合理执著而引发轮涅诸法本来各自本体即是空性的道理生起谁人也无法夺去的殊胜定解时,遣他的无遮单空分别影像也并非是诸法真正的究竟实相。因此,执著无我的极细微执著也要断除。也就是说,必须抉择、修持远离三十二增益之一切戏论现空双运离戏平等的大空性。

 

彻底了悟实空后,空性显现缘起性,

现空何者皆不执,如同火中炼纯金,

于此必能起诚信,否则极为甚深要,

印藏诸大成就者,长久精勤所证义,

奇哉愚者于瞬间,说是证悟起怀疑。

如此对于诸法本来无生、本体实空的道理生起了决定性的殊胜定解,进而生起空性中缘起显现不灭而自现的定解,便会对空性缘起无别或双运确信无疑。最终不偏执现空任何一方,如同在火中经过千锤百炼而提出的纯金一般,对离戏大平等的本义完全可以生起坚定的信心。否则,对于非常甚深现空无别离戏平等的实相要点,印度、藏地的诸位大成就者们旷日弥久极为精进才得以证悟,可是令人感到不胜神奇的是,当今有些愚者对此奥义竟然说不需勤作在顷刻之间便已如实证悟了。对此,不能不令人产生“这到底是否真实”的怀疑,实在令人难以相信。

 

己三、宣说正行远离一切执著相:

正行现有诸轮涅,超离有无之本义,

有无何者皆不成,偏袒执著有戏论。

是故以理分析时,未见成立何生执?

正行究竟实相的见解:轮涅所摄的一切法本来远离有无等二法的一切戏论之本义,有无等任何戏论均不成立,分别执著偏袒一方的显现都成了有戏论。因此,从实相法界的角度,以究竟观察的理证分析、抉择轮涅之诸法时,有无等任何二法之边戏无法成立,怎么能生起执著一切的戏论呢?实在无有是处。此乃远离一切执著相的正修。

 

戊二、别说闻思见派修行之理:

然离四边戏之理,观察而引定解生,

自然光明之智慧,胜观之现如明灯。

轮涅之诸法本来远离一切戏论,本不应有产生执边的机会,然而,除了个别有缘者以外,每一个人都无勤证悟这一点可以说是相当困难的。因此,若想如理通达并修持远离有无等四边之一切戏论的道理,则必须以实相的理证分析有无等四边,进而对现空双运离戏等性生起殊胜的定解。由此一来,必将如明灯般生起现见本来自然实相光明的胜观智慧光明境界。

 

根除与彼相违背,四边愚痴之黑暗,

即是此一对治故,何时修当生定解。

要彻底铲除与胜观完全相违的有无等四边执著的重重愚痴黑暗的对治正是这一胜观智慧。因此,无论任何时候修持,都不能离开此定解,换句话说,必须要生起胜观智慧的殊胜定解。

 

同时破除四边戏,即是离意本法界,

然而薄地凡夫者,顿时现见困难故,

轮番破除四边戏,即是闻思之见派。

可是对于同一时间遮破四边之一切戏论,超离心识的法性本来法界觉空无别不可言思的智慧,作为具有一切束缚的异地凡夫人想要顿然间如实见到谈何容易?因此,所有初学者应当循序渐进、轮番交替而破除四边之一切戏论,通过闻思的方式而抉择实相正见并加以修持,这完全是一种正规修行之见派。

 

于此愈来愈修习,定解愈来愈明显,

灭尽颠倒之增益,智慧增如上弦月。

通过越来越深入的修行,对于一切均不成立、离边现空双运离戏等性的实相正见的甚深定解就会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增上,由此便能逐渐灭尽有无等颠倒的四种或八种或三十二种增益,结果证悟实相的智慧宛如上弦月一般日渐增上,断证的功德也将与日俱增,不断广大。

 

不执一切恶见者,不成任何之实法,

定解岂能生起耶?是故无法断障碍。

相反,有些愚者由于既未如实通达实相的见解也未生定解,只是持什么也不执著的单空见,诽谤因果与二种资粮等正法,对于如此的邪见,再如何修持,又怎么能对内外一切实法本来不成立、现空无别离戏等性的实相生起善妙的定解呢?不可能生起。因为无有定解,生起胜观智慧也就无有是处。这么一来,就无法断除有无等颠倒增益的一切障碍,结果也就不会生起丝毫的断证功德。

 

丁三、盲修瞎练与真修实证之差别:

正修盲修之差别,断证增进而了知,

犹如由从烟子相,可以推出存在火。

智者真实了达正见的实修与愚者颠倒分别的盲修这二者有着本质的差别。可以通过断证功德的增上、长进的情形与身语的迹象而无误地了知。譬如,由烟子这一真正的征象,可以毫不错谬地推知隐蔽的火存在。

 

因为盲修与瞎练,非为断证功德因,

反是生起功德障,故如汉茶过滤器,

灭尽教证增烦恼,尤其不信业因果。

如何通过断证来推知正修、盲修呢?具有颠倒妄念的盲目修行者修持平庸杂念,根本不是生起断证功德之因。非但不是因,反而是生起断证功德最大的障碍。因此,就像汉茶过滤器漏去精华、剩下糟粕一样,教法、证法的功德灭尽,贪嗔等烦恼大增,更为严重的是,不诚信无欺的善恶因果,从而不警惕善恶因果,如此必将减灭善法、增长烦恼。

 

若具正见之明目,前所未有证相增,

现见空性功德力,于业因果缘起法,

无欺惑性生诚信,一切烦恼渐微薄。

与之相反,如果是一位具有真修实证的正见明目的智者,则自相续中前所未有的闻思等教法的功德与觉受等证悟的功德必将生起、增上。尤其是,由现见甚深空性的功德而来,定会对空性中缘起不灭而生的无欺善恶因果缘起之理生起坚定不移、牢不可破的诚信。由于对因果细致入微地进行取舍并具有空性大悲藏,因而慈悲菩提心也就油然而生,如此一来,二资的善法必将蒸蒸日上,贪嗔等烦恼随之也会日渐减灭,这是证悟空性的真实验相。

 

丁四、需要依修习断除一切执著相之理:

观察引生定解中,一缘安住之等持,

未见殊胜见之义,见义不堕于一方,

虽无任何执著相,然如哑巴品糖味,

恒修瑜伽士境界,并非唯由观察生。

如是依据甚深的教证光明,以正确的理证加以分析,从而对于现空双运离戏等性的实相遣除怀疑的黑暗,生起殊胜的定解。在此定解的基础上,心不外散于一缘入定的等持中,未见任何法,即是殊胜的见到。由于所见的意义不偏堕于现空等任何一方,心中也就无有现空等任何执著。然而,此时就好像哑巴品尝糖果的味道虽然说不出来但自己却一清二楚、深信不疑一样,对于现空离戏等性未见即是殊胜之现见的意义深深诚信并反复修持的瑜伽士所生起的境界并非是唯以理证观察就能生起的,也就是说,只有通过直接修持法性实相才能证悟,因此应当精勤实修。

 

对于实相义中而入定,

是否需要执著争议大,

彼等亦有正修与盲修,

辨别即是无垢最胜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