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佛教与西方社会彼此需要  \ 

你只活一世?

你只活一世?

Do You Only Live Once?

 

作者:罗伯特·兰萨

Robert Lanza

 

 

 

我们以为自己死后即化归尘土,因此赶着把每件事儿都塞进人生,以免太迟。如果你我的生命只是一锤子买卖,那我们更有可能“上紧发条”般地纵情声色。但实验表明,这样的观点,也许错了。

 

量子物理学的结论证实,我们无法对“观测结果”做出绝对性的预言;事实上,在我们手头的是“一大堆”皆具可能的“观测结果”,而它们各有各的概率。在各路主流解释中,“多世界”版本忝居其一,它宣称,存在着数量无穷的宇宙(多重宇宙)。每一件“可能发生”的事情,都会在某个宇宙中“上演”。传统力学对于生命的认识——“我们只是一堆原子”,在这样的背景下黯然失势。

 

生物中心论拓展了这一概念。它认为,生命繁花似锦,如同一场奇幻探险,超越了我们日常的线性思维。尽管我们的身体,注定会有生有灭,但“我”的感受,不过是大脑运作的“能量”,而且这个“能量”并未随着死亡归于寂灭。一条最牢靠的科学原理即是:能量永远不灭,它既不会横空出世,也不会烟消云散。在我们死亡时,我们身处的,并非一个随机的“弹球阵列”,而是一个无法逃脱的“生命基底”。生命,有一个非线性的维度,它像一朵永不凋零的花,折返身姿,再次绽放在多元宇宙之中。

 

一系列里程碑式的实验表明:一位观察者的举动,会影响过去已经发生的事件。其中一项实验(科学315,966,2007)证实,轻轻地拨动一下开关,能够追溯性地改变开关被触动之前已经产生的结果。身为观察者,无论你如何抉择,都将亲身品尝由此酿成的果酒——那些“宇宙们”。这一寓意,因我脑海中的姐姐——“泡泡”,而显得尤为清晰。在我最早的童年记忆中,总是和她在一起,呆在她“过家家”的“诊所”里。“你有一点点不舒服,”她说,并递给我一杯沙子,“这是药。喝了就会舒服些。”我照着做了。但就在我开始喝的时候,“泡泡”却喊道:“别!”惊恐得好像是她自己吞下了沙子。

 

“泡泡”和我的感情很深。因为年长于我,她总是觉得保护我是她的天职。我还记得,自己拿着棒球小手套和午餐盒,站在校车停靠站,这时一个大我几岁的邻居小男孩突然将我推倒在地。就在我坐在地上,疼劲儿还没缓过来时,“泡泡”已从街上冲过来。“你敢再碰一下我弟弟,”她说,“我就揍扁你的脸!”

 

很难相信,是我而不是她,一路走下来,真的当上了医生。虽然她如此聪明,但是在十年级时,她却辍学,并走上一条服食药物的毁灭之路。她受到的家暴少有收敛:挨打,逃跑,然后再度被惩罚。我还记得,她躲在门廊下,周身弥漫着恐惧,眼泪顺着脸颊肆意奔淌。在搬离那处住所之后,我听说她怀孕了。所有亲戚都拒绝参加她的婚礼,而我牵过她的手,说:“没关系!”。“小泡泡”的诞生是段快乐的时光,是这片生命沙漠中的一块绿洲。“泡泡”是那么开心,当我坐在她身边时,她问我——她的弟弟,是否可以做她孩子的教父。

 

但所有这些,不过是惊鸿一瞥,就像独自伫立在沥青路边的小小野花。她的心智一点一点开始恶化。虽然,那阵子在她那儿我见过不少药物,但是当看着她的孩子被带走的那一刻,我依然悲伤难抑。在我心里,对她深深的忆痕就是彻入骨髓的无望,唯有借助于药品她才能控制自己、得以镇静。那天,当我走出医院时,对她的记忆和泪水混合在了一起……

 

“泡泡”依然是个美丽的女人,有一次我们在公园里找到了她——模样极其凄惨,头发披散着垂在脸上,衣服也被撕开;对此,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过了一段日子,她怀孕了,我只能理解为,又有人欺负了她。我记得,她抱着孩子,尴尬地看着我。宝宝有张萌萌的脸,但我觉得,长得和身边的所有人都不像。

 

不久之后,我的姐姐,一个曾经骄傲的女人,甚至失去了对自己居处的记忆。

 

“泡泡”的这个故事,有几千个不同的版本,被许多家庭诉说,这是拖缀着点点滴滴快乐瞬间的悲剧。但是,人生体验的剧目林林总总,甚至如我姐姐那样,从来都不是偶然,故事也从未结束。不如说,它好似交响曲中的一段旋律,而这首曲子是如此的浩瀚无垠,亘古长存,乃至人类的耳朵根本无法欣赏其整个音域。

 

“每当一件事,在我们看来是如此可笑、荒唐或者邪恶时,”斯宾诺莎说,“那都是因为,我们对它只有片面的了解。”

 

生命有一种力量,穿透任何个体的历史或宇宙。我姐姐的故事,只是某个更为深刻剧目中的一个片段。我知道,在这个剧目里,蕴含着更多快乐的福祉——当姐姐的生命,在“多宇宙”的空间中尽情铺陈时。正如在科学实验中,不管是否拨动开关,还是做出其它选择,她都将体验雪片般纷呈的诸多结局和随之而生的“宇宙们”。我唯一的心愿是,如果她真的当了医生,她开的药,比很久以前在她“过家家”的“诊所”里所开的,要更容易下咽。

 

文章来源: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do-you-only-live-once/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胜

一校:曹颖

二校: 圆阳

终审:圆德、圆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