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你知道小虱子有苦受吗?

 

朱伟上小学一年级时,头上长了许多虱子,每天中午放学回家,她就拿出小镜子放在锅台上,然后用密齿梳子将头上的虱子刮下来,小虱子数量非常多,还有更多的虱卵,放在镜子上,有时可将镜面盖满,而后她用自己的小指甲将它们一一压扁,指甲上沾满了血,镜面上也满是小虱子的尸体。她的奶奶则把带有虱子的衣服放入开水中烫,她说那样不仅能烫死小虱子,并且虱卵也能烫死。

虽然一般人感受不到小虱子的痛苦,然而小虱子决定有痛苦。记得汉地有这样一个公案:

唐代道宣律师持戒严谨,住终南山茅棚,当时窥基大师前去拜访。当晚律师正襟端坐,夜不倒单。窥基大师则倒头大睡,打着呼噜。早晨天亮了,律师呵责窥基大师说:“作为僧人当勤精进,你早晨不早起,夜间打呼噜,影响别人禅坐,是何道理?”窥基大师说:“我还没说你呢!昨晚有个虱子咬你,你把它抓起扔到地上,虱子摔断了两条腿,痛得嗷嗷地叫,搅得我都没睡好觉,是何道理?”道宣律师听了这话,自觉很惭愧。

试想,小虱子被摔断两条腿痛得嗷嗷叫,那么它被掐死、被烫死,其痛苦又如何呢?

藏地有位空行母云游中阴界,遇见一个中阴身,中阴身的前世是一只虱子,生活在一个牧民的头发间。一天,这只虱子突然被牧民抓住,牧民用手指捏着它不放。虱子痛苦难忍,希望能被尽快杀死,但牧民一直捏着,既不放掉,也不尽快把它杀死,过了很长时间,牧民才用两只指甲把虱子掐死。虱子中阴身委托空行母捎个口信到人间,让人们不要杀虱子,即便要杀,应尽快将虱子处死,莫把虱子捏住不放,谢谢!

诸多小生命,如蚂蚁、苍蝇、蚊子、跳蚤、虱子、蝗虫等,它们的躯体虽小,但它们毕竟是有灵性的生命,也有着苦乐的感受,我们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怎么忍心去残害它们呢?《四分律》云:“有老病比丘拾虱弃地,佛言不尔,应以器盛绵,拾着中,若虱走出,应作竹筒盛之,随其寒暑,加以腻物而将养之。”《正锋》云:“虱之啮人,固不可忍,当于春暖之时,送之草树间,令彼谋活。然冬月寒冻,送之草间即死,故佛置竹筒以安之。”佛及佛弟子不忍心随意丢弃虱子,唯恐它们冻饿而死,而用竹筒加油腻物养之。

杀害虱子也同样有难思的果报。有一位医学院的女教授,在一次倒开水时不小心烫着自己的身体,忽然她想起从前身上长虱子,经常把带虱子的衣服浸入滚烫的开水中,烫死了许多虱子。她常对人讲:“现在被开水烫着,都是因为过去用开水烫虱子,由于三宝的加持,重报轻受,并使果报提前成熟。”杀生一般要堕燃烧地狱。麦彭仁波切说:“小小火星落到身上都很难受,地狱中的火焰怎么能忍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