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在藏传佛教中的地位——法国巴黎喜马拉雅研究中心演讲

『 2015年10月7日 』

 

主持人:

非常感谢大家的到来,我先做一个简短介绍。

首先要感谢很多人的努力:法国的佛教团体组织了堪布此次的欧洲巡回演讲;法兰西公学院藏文化研究负责人杜丹女士代表学院接待我们,做了很多幕后工作;隶属于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喜马拉雅文化中心与我们通力合作;法国国立东方语言学院藏语系教授及负责人给予了大力支持;还有来自其他学院的一些帮助。在此,我对所有人表示感谢!

接下来介绍我们的来宾索达吉堪布。

堪布所在的喇荣五明佛学院位于藏东地区,成立并不久,是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于1980年创办的,最初只是一所小学院,有少量弟子,但短时间内就发展成最重要的藏传佛教学院之一,甚至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佛学院。

晋美彭措法王是宁玛巴的著名大德,大圆满传承的传授者,于2004年圆寂。他提出了反对屠杀动物的非凡倡议,至今那里很多地方仍然保持着不杀生的传统。在喇荣学习的人很多,有数千男众出家人、数千女众出家人和数千在家居士,其中除了藏族,还有汉族、蒙古族和一些外国人士。

索达吉堪布是康区炉霍人,1985年来到喇荣,现已出家三十多年。他完成了所有课程,成绩优异,是法王为汉族弟子传法的翻译,后又被法王直接任命为给汉族四众弟子授课的堪布,成为现在佛学院最主要的传法者之一。

关于堪布,还有几个方面不得不提。

他致力于将大量藏文经典翻译成汉语,传讲的课程也很多,是当今藏传佛教名副其实的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他在中国去过很多大学,现在又远涉重洋,来到西方的大学做演讲;他还前往监狱为犯人讲课,这属于他丰富多样的传法活动之一;他很关注女性在藏传佛教中的地位,这正是我们今天的演讲主题。

为什么要选择这个主题?因为在藏传佛教中,女性地位非常特殊。如果去了解藏传佛教近代史,尤其是藏东地区,近十几年佛教的发展格外迅速,出现了许多女性修行者、出家人,这些情况很值得关注。

有请堪布跟我们谈谈这个话题。

 

今天能与喜马拉雅研究中心的学者、老师以及所有工作人员一起交流、探讨,我由衷地欢喜。

大概在2013年,喜马拉雅研究中心就给我发来了邀请函,但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行。所以利用这次机会,跟大家聊一聊,并用问答的方式做些交流。

昨天在中心,我已经跟一些精通藏语的老师、博士生、学者等,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交流了有关藏文化、藏传佛教方面的话题。对话的体验非常好,这不仅是口头上说说,我的确从内心深处感到欣喜。

今天主要探讨“女性在藏传佛教中的地位”,或者说藏传佛教如何看待女性。我也会顺带介绍一些喇荣五明佛学院女众的地位、学习方式等情况。

藏传佛教是否轻视女性?

关于女性的地位、权力、利益等问题,我没有专门抽时间去研究,但从1987年开始,我就在负责佛学院汉族弟子的教学、管理工作,其中有很多出家和在家女众。对她们的特殊心态、感受和痛苦,还有其他需要关注的点,我可能会比佛学院的大部分堪布多一点经验,因为他们几十年间都在研究俱舍、因明、戒律、中观、现观等五部大论,工作重点放在闻思修、讲辩著上,和管理女众关系不大。

在我个人看来,藏传佛教乃至整个佛教中,欺辱、诋毁、轻视女性的现象,应该是没有的。只不过在别解脱戒相关的一些经典中,为了男性出家人守持清净戒律,会讲到一些女性的过患,教诫远离女性等。

这一点和其他宗教不同。比如西方的一些教会,规定女性不能担任教皇,不能主持重要的宗教活动;东方伊斯兰教的传统中,女性不能担任阿訇,虽然在中国甘肃的个别地方,也有女阿訇的报道,但大部分伊斯兰国家认为,阿訇必须由男性担任。这些情况,在藏传佛教中是没有的。

藏地是否轻视女性?

有些国家确实对女性比较歧视,比如印度,男女地位非常悬殊,这可能源于他们的风俗习惯或宗教传统。

历史上,印度有殉葬的传统,家中男主人如果死亡,妻子就要被活埋或烧死。这个习俗虽然后来被国家法令废除,但现在仍在一些地方延续,这方面的新闻比较多,去过那里的人也能了解到。印度还有男尊女卑的观念,比如医院里,产妇如果生下男孩,大家都特别欢喜;但如果是女孩,就觉得生活会很艰难,每个人都情绪低落。

这些情况,在藏地是没有的。但如果详细研究、慢慢了解,也会发现一些男女地位的差距。

比如历史上的藏族智者,大部分还是男性;相对女众寺院,男众寺院更多,人数也有差别。现在藏地的亚青寺和喇荣寺,觉姆(女性出家人)算是很多的,但这只是上世纪80年代之后才出现的情况。在此之前,个别地方的确有重男轻女的现象。

对此还有一些佐证:喇荣有个“阿雅达热经典研究团队",由一些堪姆和学者组建,成立时间不长,只有四年左右,但她们已经编辑、出版了16本书,大部分是过去女性成就者的传记,其中少数是印度的,多数是藏族的。如果编写男性成就者传记,肯定会有大量资料,但关于女性成就者,似乎除了这16本,已经找不出更多。

又如,我家乡是个小县城,名叫炉霍,其中男众寺院有23座,女众寺院只有3座。炉霍县人口超过五万,如此一对比,就知道女众寺院确实很少。而寺院相当于藏地的学校,是人们接受教育的地方,男众寺院多,意味着男性受教育的机会也比女性多,这可能是藏地智者大部分为男众的原因。

所以藏地的两性地位,不能说不平等,也不能说很平等。

这个世界越来越懂得尊重

从人类历史或宗教来看,女性在某些方面其实比男性更强,比如看到痛苦中的众生,女性会出于本能去悲悯,甚至代对方受苦。佛经中也宣说了女性慈悲、热衷于善法等功德。但在某些能力上,确实无法与男性完全等同。

从世间权益来看,女性拥有民主权利的时间普遍晚于男性。美国是1789年确定公民选举权的,第一任总统是华盛顿,但直到1920年,女性才获得选举权,中间隔了一百多年;法国女性1945年获得选举权;中国女性是1947年。

可见,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女性的自由、平等权益才越来越受到尊重和重视,东西方都是如此。

佛陀为什么要讲女性的过患?

至于女性在佛教中的地位,我作为佛教学者,也可以从学术层面做一个客观分析:

佛法共有三乘:声闻乘、菩萨乘、金刚乘。在声闻乘为主的南传或小乘佛教中,出家人为了护持戒律,会说女性是烦恼的根本、过患的来源,出家人不能接触女身,也不能注视她的容貌等。在出家戒律中,这些有严格的遮止。

小乘经论中还会宣说“女身不净”:女身由血、肉、脓、髓等36种不净物组成,不应贪执。但这是对男性出家人说的,如果对女性出家人,则会同样宣说“男身不净”的道理,说男性是一切烦恼的根本、过患的来源,对此龙树菩萨的《中观宝鬘论》中就有明确阐述。

所以,并非佛教不公正、要讲女性的过失,而是无论男身、女身,剖开外面的皮囊,里面无不是肮脏、丑陋的,任何人去详细观察,都不会心生欢喜。佛教只是讲出了这个真相。

和男性相比,女性还有一些特点,比如感性、善变。就像法国人说,女人像巴黎的天空一样,说变就变。藏族人也说,女人的心就像春天的天气。这些虽然是世间说法,但在佛教看来,女性的确有一些跟男性不同的过患,需要在修行中格外重视。

我会尽量小心说话,希望女士们不要生气。(笑)

声闻乘轻视女性?在传统和历史中澄清误解

不同地方的佛教还有各自的传统。比如南传佛教,像泰国、斯里兰卡、缅甸等很多地方,女性虽然可以出家,但没有沙弥尼或比丘尼戒的传承。又或者女性想跟寺院里的师父合影,他们会很拘束地躲开,甚至逃走;但如果在藏传或北传佛教寺院,一起照相是没关系的。对这些传统,也有必要了解。

关于比丘尼戒的传承,汉地从古至今都是有的。藏地现在没有,过去有,比如法王赤松德赞时代,有比丘、比丘尼的僧团;后译宗喀巴大师时代,有比丘尼戒的仪式、传戒小组等,这些在历史上都有记载。木雅地区的五智者之一热贝桑格的传记中,也讲到了比丘尼扎西丹顿,依靠佛法饶益了两百多位比丘尼,传讲《入行论》和戒律,同时她也是一位前行引导上师。但随着时代变迁,藏地的比丘尼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中断了。

不管怎样,在小乘佛教中,对女性是平等看待的,因为不管男性女性,所有的法都可以听、所有的戒都可以受。

从菩萨乘到金刚乘,法越高,女性的地位越高

菩萨乘中同样如此:对男性、女性以及任何众生,都希望他们具足快乐、远离痛苦,获得暂时的利益和究竟的安乐。每个修行人都以这样的目的在饶益众生,没有不平等的情况。

至于金刚密乘,汉地的唐密或事续流传不广,主要法脉在藏地。而藏密虽然是从印度传入的,但与世俗传统不同,不仅没有男尊女卑,甚至在殊胜的方便道修法中,对女性特别赞叹。

比如密乘常说的“三根本”:加持的根本是上师,悉地的根本是本尊,事业的根本是空行,有些还会讲到护法神,但对所有密乘行人来说,这三者是最为重要的,必须念修他们的咒语。其中空行、本尊当中都有女性,像度母、金刚亥母、作明佛母、妙音佛母等,依靠她们可以成办各种事业。

再比如,具有一定境界的修行者,在没有自相烦恼的前提下,依靠女性业手印可以迅速成就。怙主龙树菩萨说:“一切虚幻中,女幻最为胜。”意思是说,修行中有圣物、咒语等很多助缘,虽然同等虚幻、无有自性,但其中的女性业手印尤为殊胜。当然这是针对利根者的修法。

以上内容都比较专业,如果你们平时没有关注、研究,可能会觉得难懂。但既然很多学者想要了解藏传佛教中女性的地位,对这些方面就不得不提及。

甚深修行道:恩扎布德的王妃们

佛教的显宗经论中,多数会讲到如何依出家身份修行,而出家就要断除对女色等妙欲的贪著;但在金刚密乘,尤其是无上瑜伽中,对贪嗔等烦恼、女色等妙欲都不用断除,依靠殊胜的方便道,认识它的本性就能直接成就,这样的教言、案例有很多。

比如古代的邬金国王恩扎布德有很多王妃,他听说要获得佛果必须舍弃女人而出家,于是说:“我想要一个能和众妃享受五妙欲而获得佛果的方便法。”并且唱到:“瞻部花园极惬意,宁可我成为狐狸,释迦佛位永不欲,愿具妙欲共解脱。”意思是世上的花园多么令人愉悦,我宁可变成狐狸,也不希求释迦牟尼佛的果位,愿能不舍妙欲而解脱。后来,释迦牟尼佛为他灌顶,国王和所有王妃都依密法而成就。这个公案记载于可靠的佛教历史中,由此也可以了知密法的殊胜性和女性在其中的作用。

此外,金刚密乘中还讲到:“观待总别智慧母,明暗满足谤十四。”女性是智慧的自性,如果诋毁女性,会犯密乘根本戒的第十四条。这也是女性在藏传佛教中特别受重视的原因。

和男性僧侣的平等地位:女格西与堪姆

如果对这些不好理解,也可以从地位上分析。比如法国法律明确规定了男女同工同酬,但现实中,同一个工作的女性薪酬仍然低于男性,这其中的原因,各位可能都明白。

而在藏传佛教中,也有一些象征地位的职位。比如“格西”,历史上是否有女格西,对此还存在争议,但现在某些寺院的确有女格西考试,将来也有培养女格西的计划。

又比如“堪姆”,在藏传佛教中相当于女博士,是比较高层次的佛教学者。历史上就有堪姆,但数量不多。在喇荣五明佛学院,第一批堪姆由法王如意宝在1988年选定,包括院长至尊门措、帕卓、热西等6位空行母。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当时也没有什么证书。第二批堪姆在1992年2月选定,总共十几位,其中有两位汉地比丘尼。从这次开始颁发了堪姆学位和证书。

今天的喇荣大概有五十多位堪姆,负责班级授课和日常管理。男众那边也同样,由堪布们负责班级授课和管理。这方面是平等的,没有什么差别。

藏文化中位于最高层的就是佛教,佛教中位于最高层的就是讲法和灌顶,这些都是金刚上师的事业,而金刚上师中同样也有女性。

可见,藏地的男女地位也不是完全不平等。

比男女平等更重要的,是心态的平等

在我看来,每个人的能力、见识、智慧和方便等,都有很大差别,这些并不属于性别的不平等。

在藏传佛教乃至整个佛教中,无论男女,都可以根据各自的界性、根基、意乐,选择相应的修法,也都有获得成就的机会。如果认真思维其中意义,对藏地的女性地位,应该会得出符合事实的结论。

我不会因为自己是佛教徒,就对自宗的教义、学说拼命吹捧,对本来没有的功德大肆赞叹,对本来存在的过失尽力隐藏,这种自赞毁他,是没有意义的。

今天交流的目的也在于此,希望除了探讨性别的平等,还能建立一种心态的平等:无论对宗教、科学还是其他文化,都能客观公正地去观察、衡量。这才是智慧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