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农家人的自白

 

我终于告别了那段迷茫、癫狂、残酷的生涯,走向了觉悟人生的光明之路。

在那癫狂的岁月里,我不知作了多少令人发指、毛骨悚然的杀生恶业,真是不堪回首。

我生长在农村,农家人善良、纯朴、勤劳,与大自然的许多生灵相依为伴,过着惬意舒适的生活,宛如梦幻中的世外桃源。我记得,平日从不见有杀害生灵之事。逢年过节,农家人迫不得已才杀家禽之类,以款待亲友。随着岁月的变迁,我中学毕业后,仅隔十年,社会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鸡鸣狗盗之徒已司空见惯。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现在若不来两手杀鸡打狗的绝技,那简直让人瞧不起,被人嘲笑为跟不上形势的落伍者。我作为刚步入社会的青年,为了跟上形势,自然也就同流合污了。再说,年轻人都喜欢逞强好胜,哪有不想做英雄的呢?比起童年,我实在变得太快了,不知不觉中就丧失了纯真与善良,学会了不少偷鸡摸狗的勾当。到后来,用猎枪已经有点不够“劲”,要亲自活抓,巧妙杀死那才算“能”。一次,我毫不费力地就抓了一只约一公斤的小鸭子,不需任何刀具,只是将右手中指从胸部的最薄处捅进胸腔,摸准心脏,用指甲将心脏的根部使劲一顶,那无辜的幼小生命,将脚蹬了几下,一阵抽搐就死了。我得意地笑了一下,手上鲜红的热血往羽毛上一擦,毫不在意地将它往地上一丢,两手一拍,算是完事了,而后操起农具继续干活,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以前,农家人杀鸡鸭之类的家禽,还是有诸多讲究的,至少要念一些祈祷和忏悔词,然后再宰之,纯朴的善心还是有的。现在的人就太麻木不仁了。有一次,我们几个年轻小伙子抓了一只大白鹅,其抓法也是很残忍,装着悠闲的样子靠近它,然后趁其不备伸手抓住它的脖子,鹅还未来得及叫上一声,就已被逮住了。回家后只用一刀,就使它身首分家了。我看都不看,刀一甩就去喝茶。至于用毒药、猎枪来杀生及高压电、罗网捕鱼等等,杀法简直太多了。新时代农家人饿狼般的眼光已投向了那些曾令人见而避之的飞禽走兽等,甚至以前人见了就恶心作呕的鼠、蛆、飞蛾、苍蝇等,今日也在劫难逃。

可怜的生灵啊!如今上哪里再找回那昔日的安宁呢?往昔的大德都是慈悲地对待众生,雪域著名的瑜伽母、断法的祖师玛吉拉准曾云:“我看见濒死的众生时,便生起了猛烈的大悲心,何况说食其肉?”而如今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人心衰微,一反常态的人们将那些毫无反抗能力的无辜生灵,采取的是全方位的大屠杀并大啖其肉。往昔那“鸟语花香”的历史已不复存在,“文明”的人类赐给它们的是胆战心惊、魂飞魄散的厄运。

时世变迁无常,一切善恶都是由心所造。人可以由善良转变成残酷,当然也可以由残酷转化为慈悲。只要我们能觉悟到这一点,痛改前非,迷途知返,唤醒我们本有的仁慈,还给苍生一个祥和宁静的家园,那美好的世界不就回到我们的身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