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佛教与西方社会彼此需要  \ 

你不会死亡的五种理由

你不会死亡的五种理由

Five Reasons You Won’t Die

作者:罗伯特·兰萨

Robert Lanza

 

 

 

 

我们只是一群细胞的组合,当身体衰朽,就会死亡,故事也到此结束。一直以来,我们都这样被教导。我曾写过一本教材,解释细胞如何构建人体内所有组织和器官。但是,一系列科学实验表明,我们对死亡的坚信,建立在一个错误的前提之下——世界是独立于我们这个至高的观察者而存在。

 

以下是生命不会终止,你不会死亡的五种理由:

理由一,你不是一个客观物体,而是一种特殊的存在。根据生物中心论的观点,若没有意识,任何事物都不可能存在。记住,你不可能透过头盖骨去看外面的世界。空间和时间并非客观物体,而是我们的头脑将所有事物编织为一体的工具。

 

尤金·维格纳,这位1963年诺贝尔物理奖的获得者说:“不管我们未来的概念以何种方式发展,有一点将依然引人注目:对外部世界的研究导致的结论是——意识所含摄的内容是终极的实在。”

 

想一想不确定性原理——量子力学中最有名、最重要的原理之一。实验证实,它已经嵌进实在的脉络之中,但是,只有从生物中心论的视角出发,才能看清它的意义。假如这个世界真的是由跳跃的微粒构成,那么,我们应该能测量这些微粒的所有性质,但我们却束手无策。对一个微粒而言,你决定如何测量它,有何重要呢?让我们回顾一下双缝实验:一个亚原子或者一束光从具有两条狭缝(或两个洞)的屏障上穿过,如果有人对此作了“观察”,那么,亚原子或光束就会表现得像粒子,并且在置于屏障之后的接收屏上产生“看似坚实”的撞击(撞击的位置对着屏障上的单独一条缝隙),就像一颗微型子弹。从逻辑上说,它只能从两条狭缝(或两个洞)之中的某一个穿过。但是,如果科学家不去观察微粒运行的轨迹,那么,它会显示为“波”的行为,也就是说,可以同时从两个洞穿过。为什么我们的观察可以改变发生的事件?答案是:“实在”是这样一个过程,它需要我们的意识参于其中。

 

双缝实验是量子效应的一个例子(通常认为,这种效应只能在微观范围内发生)。但是,以巴基球和碳酸氢钾晶体为对象的实验显示:“行为依赖于观察者”,而这一特性,可以延伸到普通世界的人类。事实上,研究人员近期揭示(《自然》2009),一对离子可以被诱入到纠缠态,以至于即使它们相距甚远,其物理特性仍会被“绑定”在一起,仿若它们之间没有时空间隔。这是为什么?因为空间和时间不是硬邦邦、冷冰冰的客体,它们仅仅是我们头脑的工具。

 

死亡在一个没有时空(译注:“timeless, spaceless”,通常译为“永恒、无限”)的世界中并不存在。在他的老朋友去世之后,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说:“现在,贝索又比我先行一步,离开了这个奇怪的世界,但这并不意味着什么。像我们这样的人……明白过去、现在、未来的区别,只不过是一种顽固、持续的幻觉。”事实上,你的心灵超越时空。

 

理由二,能量守恒是一条基本科学原理。热力学第一定律说,能量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消灭,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尽管我们的身体会毁灭,但是那个“我”的感觉只是大脑中二十瓦特的能量“云”,而这一能量并不会因为你的死亡而消失。几年前,科学家们展示他们可以逆向改变过去发生的事情。粒子在通过一个装置的分岔处时,必须“决定”自己如何行动。接下来,实验者可以拨动一个开关。结果显示,观察者在此刻的选择决定了粒子于之前时刻在分岔处的行为。

 

将这二十瓦特能量想象成仅仅是运转一个投影仪的能量,在实验中,无论你将开关拨到“开”或“关”的位置,作为投影“动因”的仍是同一个电源。就像在双缝实验中,你的观察令物理实在发生了“坍缩”(译注:“collapse”,这个词在本文中可通俗地理解为:在未对某一体系进行测量之前,体系存在着多种“可能状态”,其中每一种都有各自发生的概率;对体系进行的测量,使体系某个特定的“可能状态”成为或“坍缩为”“现实存在”)。死亡时,这一能量并不会消散于环境之中——如老牌机械主义世界观所认同的观点,不存在一个独立于你的“实在”。正如爱因斯坦受人尊敬的同事约翰·惠勒所说:“没有一种现象是真实的现象——除非它被观察到。”每个人都创造着自己的“现实领域”——我们携带着时间和空间,如同乌龟背着它的壳。因此,不可能有一个绝对、自性存在的基底,使得能量能消散于其中。

 

理由三,尽管我们通常会拒绝平行宇宙的观点,并认为这是虚构的。但是,对于此类观点确实存在着不止一点点的科学依据。量子物理学中非常著名的一条原理就是,我们对“观察结果”不可能做出绝对性的预言;事实是,在我们手头的是“一大堆”皆具可能的“观察结果”——各有各的概率。对此,一种主流解释就是“多重世界”理论。这一理论认为,每种观察结果都有相应的不同宇宙(“multiverse”,即“多重宇宙”),存在着数量无穷多的宇宙(也包括我们的宇宙),他们一起构成了整个“物理实在”。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都会在某个宇宙中上演。在这种情况之下,不会有真正意义的死亡。所有可能的宇宙同时存在,不管它们之中的某一个发生了什么——如同上文提到的在实验中切换开关的例子,你是事件的动因,是你经历(即“观察”)了它。

 

理由四,你会通过你的孩子、朋友以及所有与你生命相连的人继续活着,不仅是作为他们的一部分,而且是通过你的每一个行为 “坍缩”而成的历史继续存在。理论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和伦纳德·蒙洛迪诺说过:“根据量子物理学,过去和未来一样不确定,它只是作为一系列可能性事件各自的发生概率而存在”。

 

在生物物理系统中,有更多的超出想象的不确定性。在我们的实际观察之前,“实在”不能被完全确定(例如“薛定谔之猫”的实验)。这儿存在着在你人生中所确定的整个历史。当你与他人接触时,你不断地“坍缩”着越来越多的“实在”(即界定了你的意识、时空事件)。当你去世时,你的存在会被像一个幽灵般的木偶操纵者,在你所知道的所有宇宙中延续。

 

理由五,如今,你碰巧幸运地活在无限的顶端,这并不偶然。尽管这种机会的可能性只有亿万分之一,但大概也并非是“撞到”的好运,而是注定的必然。虽然你终将从这一个“实在”中退场,你——作为一个观察者,将永远不停地“坍缩”出纷繁的“当下”。

 

你的意识将永远处于当下——平衡于无限的过去和不确定的未来之间;他沿着时间的边缘,时停时歇地游走于众多“实在”之间,经历新的冒险、结识新朋、重逢旧友。

文章来源:

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five-reasons-you-wont-die/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胜 

一校:央金措、Baron Lee、圆言、圆阳  

终审:圆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