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性大圆满支分决定三戒论释

甲三(末义)分四:一、作者生起大悲心之理;二、造论之必要;三、造论方式与回向;四、造论之结文。

乙一、作者生起大悲心之理:

今多未修胡言者,自智尘许未证悟,

杜撰仪轨满愚心,思此感伤泪盈盈。

如是前辈的成就者高僧大德们在所化众生前已现示前往其他刹土,如今他们珍贵善妙的论典仅有书函存留于世。真正能以弘法利生的清净意乐而不违教理讲经说法等方式传教的宗轨也已奄奄欲灭。在五浊猖獗的当今时代,许多未以闻思贤妙论典修炼过自心却自以为是的寻思者信口开河诽谤他人,扰乱佛教,对自己本有的智慧丝毫也未证悟,却对守护三戒漠然轻视,为数不少自命不凡的冒牌成就者自相续显然已被魔加持,或者被脱离胜观的平凡住心如阳焰水般的觉受假象所迷惑。对那些与任何经续均不相符自我杜撰的仪轨或者经续的仪轨略知一二,便洋洋自得的这些人不仅无有生圆次第等亲身体验的要诀,而且就连各自所护学处的界限也是一窍不通,只是依靠精通仪轨的词句、明白一点用法,便用金银珠宝将坛城与佛像佛塔装饰得精美庄严,以贪图名闻利养的恶劣发心为他众灌顶等表面利众。此时此刻,根本不了解佛教如意宝本是教法与证悟的道理所有愚昧无知之徒竟然心满意足地随学他们,看到这种自欺欺人的场面,作者不禁深感痛心,对浊世众生的悲悯之情也油然而生,不由自主地泪水盈眶。

 

乙二、造论之必要:

显密诸道为众生,完整无误道佛说,

雪域彼等执一方,虽欲圆融成名相。

随所化补特伽罗各自根基不同所说的一切显密道均是为了无量众生调伏相续获得三菩提而宣说的。这一切修法可以如此归纳,别解脱作为基础,菩萨乘为框架,密宗窍诀为成形的建筑,所有补特伽罗成佛完整无缺、毫无错谬的此道可囊括佛陀演说的一切法门,可以说三戒密意博大精深。在此雪域,有些人对显密论典只是片面性获得信解便各执己见,如同瞎牛吃草一般,真正将诸法融会贯通而受持的人可谓寥寥无几。那些想将显密修法合而为一,归纳为三戒的人看起来也是分开行持三戒,只是口头上说起来美妙动听,实际上根本不懂得开遮界限一般与特殊一切均不违教理来讲解,仅仅是停留在字面上成了形象而已,作者鉴于以上原因,认为很有必要造此论典。

 

乙三、造论方式与回向:

依成就者之善说,聚精会神撰著故,

思无罪垢以此善,愿众速得普贤果。

此论是依据那些以经续之义而抉择的成就者们之善说中开示的意义,未杂有偏袒之心以及自己的臆造而是凭自己的智慧专心致志详细观察分析、不违教理窍诀、全神贯注而撰写的,因而自以为无有未证邪证凭空捏造等罪业的垢染,这是作者以高昂的语调,为使人感到值得可信而未作忏悔。以造此论所得的殊胜善根,愿遍满虚空界的一切众生无勤快速获得一切如来身智无离无合本性普贤王果位。

 

乙四、造论之结文:

此自性大圆满支分决定三戒论是雪山环绕的藏地南方出生具有出离心的阿里班智达班玛旺嘉撰著,愿于十方三时成为广弘无上大圆满法之因。

正如囤弥桑布札所说:“文字之中出名称,名称之中出词句,以句可说一切义。”文字组合成名称,名称组成词句,词句组成偈颂,因此依靠词句而形成了有五品内容的这部论典。此论的作者是雪山环抱的藏地南方地区阿里罗哦塘出生具有殊胜智慧、以远离有寂二边的出离心寻求无上菩提的意乐引发,具有利他善巧方便、精通五明的阿里班智达班玛旺格嘉波多吉札巴嘉村吉祥贤依据佛经注疏而撰写。欲求解脱的诸修行人理当恭敬顶戴。《宝性论》中云:“何者一心为佛教,无有散乱专注说,与得解脱道相同,当如仙人(佛陀)教顶戴。”如是造论的所有善根愿于三时所摄的一切世间界中成为总的显密、尤其是诸乘之顶自性大圆满阿底约嘎教法以讲修方式弘扬光大之因,如是发愿可谓是所有回向中最为殊胜的,因佛经中说一切发愿均摄于回向受持妙法之中。《普贤行愿品》中亦云:“愿持诸佛微妙法,光显一切菩提行,究竟清净普贤道,尽未来劫常修习。”

 

当今佛教光微存,此时当离毁人身,

恶友以及散乱事,以闻思修诸法理,

勤修解脱之妙道。因无俱生之智慧,

所说诸过具法眼,诸圣者前诚忏悔,

若有些许之善说,愿成佛法久住因。

此三戒论释是经三藏法师丹巴哦色酿波诚挚劝请,盛情难却,梵语为革讷(云丹嘉措)口述,请求者做记录。芒嘎朗!吉祥!

 

二○○三年六月十六日

译毕于色达喇荣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