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源宝藏  \ 
A

免受囹圄之难

 

整个雪域凄风苦雨,不见天日,为业力所牵身不由己的那一伙人,气焰嚣张,对佛教徒的迫害更是日甚一日。在燃郭地方一次场面十分激烈的大会上,那些执事人员用烧得通红的烙铁印在佛教徒的身上,皮肉发出吱吱的声音。有些人被烫得惨叫不止,疼得死去活来;有些人的头被按在熊熊烈火中;有些人被迫手持屠刀宰杀牦牛;有些人被和疯狗捆在一起……种种惨状无法描述,真成了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如果有人身着红黄僧衣,一被他们知晓,立即逮捕入狱,更何况穿着袈裟了。可即便如此,法王的袈裟也一直藏在外衣里面。

有一个品行极其恶劣之徒,专横跋扈,无恶不作,人们对他恨之入骨。一天他不怀好意地来到法王面前,朝法王的身上不住打量,突然发现了里面的袈裟。他欣喜若狂,暗自得意:这下可以飞黄腾达了。他迫不及待地跑到上级领导面前,添枝加叶地汇报了此事。上级立刻召开紧急会议,准备追查。会上,这人坐在那里不可一世,万万没想到,他以前做的不可告人的勾当不慎败露,弄巧成拙,自己锒铛入狱。

另有一位官员对法王一直不满,总想找茬陷害法王。一日,他来到洛若寺,阴阳怪气地对法王说:“晋美彭措,你还是很有本事呀,居然没受一点皮肉之苦。但不要得意得太早,今天你必须清清楚楚地说‘佛教是迷信,我舍弃三宝’,不然,就给你点颜色看看。”法王不卑不亢正色地说:“想让我说这句话,比登天还难。佛教完全是正信,我不可能舍弃三宝。”他暴跳如雷:“好啊,你竟敢明目张胆地口出此言,我看你是不要命了。”法王平静地说:“即使命不要,我也绝不舍弃三宝。”他气得脸红脖子粗,用手指着法王声嘶力竭地吼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死到临头,还执迷不悟。走着瞧!三天后,看你是在监狱里,还是安稳地坐在这儿。”说完怒气冲冲地走了。

返回色达的途中,他酒瘾大发,坐下来一杯接一杯地喝,烂醉如泥还停不下来,最后由于饮酒过量,口吐鲜血,一命呜呼。因恶心迫害圣者,也许他在三天内真正在地狱里受苦了。

又一次,有人发现法王家藏有佛经,并在秘密修持佛法,便向上级报告。有关人员听到此事,马上挑选精兵强将前去逮捕法王。他们自以为这次稳操胜券,来到觉意拉卡地方法王的住处,只见帐篷迁走的痕迹,四处搜寻也未见人影,只好失望而回。后来得知法王从未离开过那里,他们大为吃惊,再不敢轻举妄动找他的麻烦,言行也略有收敛。色达县当年了解此事的有些老干部如今谈起,仍觉得颇为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