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耶鲁大学问答

『2014年11月12日』

 

(一)问:虽然禅修可以随时随地进行,但一般情况下,嘈杂的环境会干扰我们禅修。那我们该如何身处其中,却不被其扰呢?我们每天又该保持多长时间的禅修呢?

答:观察自心是禅修的核心,因此,在日常生活中,不论我们在做什么、身处什么样的环境,都可以通过观察自己当下的所思、所为来禅修。如果平时可以保持这样的观察,逐渐就会有一些不同的感受。

一天之中,早中晚都可以禅修,每天最好可以安排三座到六座。如果做不到的话,也尽量保持每日禅修的习惯。

禅修并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在藏地,仅寂止就需要三年三个月零三天的闭关修持,才会慢慢生起一点禅定的境界。

 

(二)问:阿底峡尊者在有关修心的教言中说“心无有来源”,也就是说,我们闻不到、摸不到这颗心,但是却能感觉到它。那心的本体究竟是什么?

答:在不加观察的情况下,心是存在的,但如果用智慧抉择就会发现,心是不可得的。《般若经》中云:“心无有心,心之自性为光明。”在世俗当中,所见所闻都存在,但胜义当中,心没有生灭的安立,其本体是空性的。

只有依上师的窍诀修行,才能认识心的本性,因此,学习很重要。

 

(三)问:我是哥伦比亚大学的一名学生,从7岁就开始信佛,但心里一直有个困扰:我们如何才能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不会因为困难而感到受挫?

答:对利他心十分强的人而言,困难并不会成为利他的障碍,这就好比一个商人,为了做成一笔大生意,其过程中的辛劳也不会成为他的阻碍一样。所以,对于佛教徒来讲,重要的是让自己的利他心越来越猛烈,当利他心强烈到一定程度时,即便受到诽谤,心里也不会觉得受挫。相反,如果利他心不够强烈,小小的困难也很难克服。

 

(四)问:我是一名大学生,平时课程很多,您能否给一些建议,帮助我平衡学业与佛法之间的关系?

答:对在校学生而言,学业相当重要,如果在校期间能兼顾修行,那就更好了。早起一点,晚睡一点,每天还是可以挤出一些时间的,这主要在于你心的力量。如果具足精进,修行和学业都不会耽误,也不会相互冲突。

 

(五)问:我来自哥伦比亚大学。众所周知,基督教是西方国家的主流宗教,在这个大环境下,我们该如何引导西方人趋入佛法呢?

答:法王如意宝说过:“我们佛学院不偏堕任何宗派。”我个人认为,虽然我自己是佛教徒,但也可以学习其他宗教或某一科学领域的知识,各宗教之间并非绝对的冲突、对立,而是可以共存的,因为它们的目标都是利益人类。

无论你信仰什么宗教,可以在秉持自己信仰的同时,抱有一颗清净心来学习其他宗教的知识。在当今社会,保护人类的优良传统、利益人类,已经成为每个人不可推卸的责任。

 

(六)问:在佛教中,我们皈依佛、法、僧三宝,同时在藏传佛教中,还特别强调了上师的重要性,但当我们见到僧人行为不如法,或者听到别人在谈论上师的过失时,该怎么做?

答:人们诽谤也好,赞扬也罢,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利益他人,并且有助于自心。

当然,自己的行为如理如法非常重要,随便议论别人、指指点点,不是智者的行为。

 

(七)问:我们该如何理解后悔?

答:后悔,是对自己往昔罪业所生起的一种绝不再犯的决心,这就好比你发现自己刚吃的食物有毒,对身体有极大的危害,于是下决心再也不会吃一样。佛经中说,后悔有助于清净往昔的罪业。

 

(八)问:我从耶鲁大学毕业不久,像我这样初涉职场的人,很难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工作,很容易在工作中迷失自己,您能否对此给出一些建议?

答:不论是哪里的大学生,毕业之后都担心找工作,不过在我看来,美国毕业生的处境稍微好一些。

很多年轻人,一毕业就想要高薪的工作,其实一开始的目标不能定太高,要从低处开始努力,慢慢地,就会找到自己的方向。很多成功人士,也曾面临种种困难,后来经过努力、积累,一步步做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