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木 格 言

 

菩提心根稳固,二资树枝茂盛,

三身硕果累累,顶礼佛陀妙树。

证悟本性之师,具有极多窍诀,

茂密森林之中,树木无有尽头。

若依如意妙树,降下所需之雨,

若依诸善知识,任运自成善聚。

不敬上师之人,纵通百论无义,

水中枯树百年,不会生出绿叶。

于心善良信士,一偈亦会有利,

新鲜树木苗芽,一滴雨水亦长。

荆棘以及毒树,无用而遍大地,

无暇恶趣众生,如地微尘无数。

白色旃檀妙树,世间绝无仅有,

具足暇满人身,百般难得仅此。

若未修持佛法,则与旁生无别,

芒果若不享用,与黑巴豆相同。

色泽叶花果等,一树亦常变化,

生老病死之戏,刹那刹那改变。

长期相连树叶,一次脱落不返,

长久亲密挚友,终有一日永别。

以锯锯割树木,木工迅速疲惫,

数劫成办此事,狱卒无有疲倦。

乃至恶业未尽,一直感受痛苦,

毒种存在之间,生毒叶乃规律。

何人皈依三宝,无有有寂衰败,

依靠大树之人,猛兽不能危害。

依于树根烂者,乃是愚者之相,

自沉轮回中神,皈依彼者真迷!

毒与药之苗芽,结果毫无错乱,

善与不善之业,不会生出他果。

无始所积之业,百劫不会毁灭,

拉达树果干枯,千年遇湿生长。

小籽尼枸卢树7,枝繁覆盖闻距,

虽施一口食团,亦得轮王之果。

芜杂三有轮回,毫无有义实质,

潮湿芭蕉树木,从头至尾无实。

纵是百年古树,有朝一日必倒,

趋至三有顶者,复堕难忍恶趣。

若熏甘蔗甜汁,能除德达苦味,

精勤修习道谛,能断苦根集谛。

柱梁椽木细枝,聚成悦意房室,

具足殊胜三学,形成解脱宫殿。

赞达种成其种,无始无终而生,

流转无边轮回,有谁未成父母?

百数牛马所负,一大马车可擎,

声闻无法承担,重任佛子肩负。

余树果实享尽,如意树果无尽,

余善享果即灭,菩提心善反增。

果实累累树下,众人自然集聚,

慷慨博施正士,满足众生愿望。

增上生决定胜,根本唯是戒律,

枝叶繁茂之根,即是唯一树茎。

身上扎入刺时,拳打可笑之处,

嗔恨作害怨敌,毁坏自己而已。

因时若常精进,果时生诸功德,

根若不离湿润,成熟顶上叶果。

树干被风摇动,果实则会落地,

为沉掉散所动,将失等持境界。

清净禅定中生,神通等诸功德,

树干若未毁坏,花蕊花穗优美。

沙场挥舞木剑,敌方极为欢喜,

表面相似见解,欲断有根稀奇。

清凉白色旃檀,能遣身体热恼,

具有大悲之见,根除百种三毒。

树木所生昆虫,能够食尽彼树,

贪欲所生智慧,能除贪欲罪业。

灰树为湿所浸,变成绿宝之色,

若以光明修炼,平庸现为净尊。

枝繁叶茂树荫,带给众人凉爽,

功德圆满佛陀,成为众生怙主。

如是木格言中,宣说正法道品,

今说世间法规,应当洗耳恭听。

法王以其威望,慑服一切敌方,

旃檀所出芳香,引来成群蜜蜂。

昏君欺压百姓,终将无法统治,

纵以棒打豆堆,豆亦不粘棒上。

臣民若未恭敬,岂能称为大王?

柱梁若未支撑,王宫从何而出?

贤明君主恩德,使得国富民强,

依靠参天大树,藤端触及蓝天。

若依荆棘树丛,则生刺身痛苦,

依止恶劣之人,屡屡唯生痛苦。

民众幸福安乐,即是君主威风,

枝繁叶茂景象,即是树根庄严。

眷属衰败之君,自富惭愧之因,

树干无论多壮,无枝叶如裸体。

朽树下住之人,昼夜心不安稳,

昏庸尊主眷属,恒受恐怖心苦。

恶官部下逃走,明君虽遣亦聚,

逃出荆棘蜜蜂,芒果树驱亦聚。

新君纵然仁慈,后收难负之税,

树虽能挡雨水,尔后滴水不止。

树之凉荫平等;日月之光平等;

云之雨水平等;国王法律平等。

君主虽善眷恶,彼前亦难依止,

毒蛇所缠旃檀,谁会依于其前。

佛说内外熟生,芒果分为四种,

根据内心行为,人分贤劣多种。

具诸功德智者,无有慢心调柔,

负有累累硕果,妙树垂头而住。

无有功德之人,趾高气扬傲慢,

无有果实之树,直立乃为规律。

若无俱生功德,外装有何利益,

无有枝叶枯树,戴上冠冕岂妙?

学时倘若放逸,欲成智者无望,

树花遭受霜灾,成熟果实无望。

不具智慧技能,位高惭愧之因,

木材所制狮子,表面威风无义。

如若不具芳香,称为旃檀是假,

不符正士规范,自诩正士无义。

劣者纵登王位,亦随卑鄙行为,

芭蕉树虽上长,树叶始终下垂。

沉香纵剁百瓣,不舍天然芬芳,

正士如何衰败,不舍善良本性。

柏树叶值酥油,芳香更加扑鼻,

圣者遭受损害,优点更加显露。

圣者虽居静处,美名天人传扬,

南方山中所生,旃檀香味风送。

弯树纵然抻直,遇湿又变弯曲,

秉性劣者虽改,遇缘原形毕露。

无有主见劣者,虽具功德无利,

花根若有毒性,花美谁肯享用?

旃檀柏树二柱,撑椽能力相同,

具有毅力贫富,办事之时相同。

受用地位虽同,做事方知人力,

粗细相同之树,抛水方知头尾。

智者处于异乡,受到众人恭敬,

林中所生树木,他地起木作用。

棉絮为风吹送,落入洼地之中,

愚者到处漂泊,最终衰败沦落。

过患极易沾染,功德并非如是,

树中火焰易盛,水中之火难燃。

二下劣者相处,终令自他遭殃,

燧木相互摩擦,最终焚毁二者。

纵是圆满之树,久存水中腐根,

具足功德正士,亦为恶友所毁。

如二果树嫁接,生出第三种果,

二位智者相处,产生前无妙智。

依止树木凉荫,牦牛拔出树根,

依止恶劣眷仆,失毁所作善根。

树木顶戴之鸟,飞时洒下鸟屎,

若依恶劣之友,终留劣迹而去。

如何饶益恶人,无有报恩指望,

木材恒时燃火,最终焚为灰尘。

具慧能力一人,成办众人所需,

竹制一根弓弦,能作千箭之事。

若不具足受用,种姓虽高无用,

凉荫需要时无,顶高有何利益?

无有根本福德,积累无法除贫,

树干离开湿润,树枝浇水何用?

欲以利息增财,多数资本成空,

砍树移植他处,多数成为枯树。

如同高高悬崖,其上所生芒果,

于己于他无利,丰厚财物无用。

欲求增长受用,施部分为窍诀,

欲令妙树枝繁,修剪顶端为佳。

劣者积累不得,具福者施亦富,

湿地砍树亦生,种于干地岂生?

路旁树之果实,遭受孩童石打,

恶劣主人财物,多为怨敌享用。

福德浅薄之人,得财之时丧命,

竹子顶端结果,乃是衰亡兆头。

为味砍断甘蔗,为皮杀害狐狸,

为财残害同伴,为民反抗君主。

树木初需画线,锯后无法改变,

事先需要考虑,事后懊悔愚相。

偶因幸运成事,智者谁会傲慢,

树叶萎缩而卧,外道说树具心。

树叶纷落路旁,受到众人践踏,

无义闲言多者,遭到众人轻视。

劣人做事虽小,表功之声灌耳,

湿柴燃火极弱,黑烟弥漫房室。

树为蛇缠一次,以后见时生畏,

一次偷盗妄言,于彼恒生怀疑。

荆棘虽锐若刺,山岩则毁尖端,

大德以妒谤他,只会降低自己。

非处过于柔顺,浊世受众人欺,

皆称棉花柔软,众人岂不做垫?

树木笔直虽佳,鞍木弯树最妙,

秉性正直虽好,佛言时尔含蓄。

放无箭镞之箭,成请怨敌之使,

若无胜敌之力,英雄称号无义。

过分慈爱亲友,多成憎恨之因,

过享甘蔗甜味,导致呃逆呕吐。

斧头为树怨敌,然其柄端树制,

怨敌虽为祸源,多数本为亲友。

伐树方法若错,则将落于自身,

过分危害怨敌,多成丧命之因。

干树不能扳折,若触湿润堪能,

仇敌若不驯服,善巧方便可调。

日月不启乐树8,美女触根即绽,

不懂善说劣者,有以呵斥调伏。

媳妇喜爱美宅,游客喜欢乐园,

穷人羡慕僧人,慢者向往在家。

生于林中猴子,果尽前往他处,

衰时可爱之子,亦会逃往他乡。

茂密森林之中,鸟类自在盘旋,

何处具足快乐,未招人亦聚集。

精心保护树果,枝叶自然生出,

精勤行持正法,世间福德亦成。

如是二规取舍,唯以树之特点,

诠释之此言词,前无智者喜宴。

喉间乳海之中,妙音天鹅起舞,

彼之口中飞溅,滚滚善说浪花。

今此论典依据,美名遍及汉藏,

萨迦智者所造,萨迦格言而著。

有时此论好似,义之门锁一卡,

喻之钥匙一尺,然依根基而著。

欲知二规取舍,勿观喻之手指,

且观义之明月,则见稀有兔影。

此造尼枸卢树,种子成熟善枝,

繁多铺盖十方,以此愿利众生。

 

此枝繁叶茂之木格言二规乃珍巴滚秋丹毕准美以所见所闻为缘而于前往擦干漫河途中随忆而撰。

 

译于成都华西医大

二○○一年十一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