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天普大学问答

『2014年11月15日』

(一)问:我是天普大学三年级的法学博士,来自青海玉树。我觉得出家人和对佛法感兴趣的人更容易通过相应的教法而认识心性,那对于没有任何佛教基础的人而言,我们该如何了解佛法,并最终认识心性呢?

答: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要先感谢天普大学的师生学习藏语,并致力于藏传佛教的研究。我在世界各地都会遇到一些藏族人,今天也不例外。对藏族人来说,不论生活在哪个国家,都会坚持闻思修佛法,通过佛法让自己远离痛苦,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别人。

向没有佛教基础的人讲佛法,要采取恰当的方法,并考虑当地的法律法规。佛教追求真理、慈悲,除此之外别无其他,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一味地把佛法当作宗教来推广,因为这会让人们的内心产生防范和恐惧。

事实上,如果去掉宗教的外壳,佛法就是人类基本的道德教育,尤其是慈悲心、利他心的教育,这值得学者们关注,更值得在学校里推广。藏族同胞们也请继续努力,一方面保护我们的文化和宗教,另一方面要尽力地去利他。

(二)问:贪欲与痛苦是什么关系?它们是一体的吗?

答:贪欲,指千方百计想要得到自己所贪对境的一种心态,也就是心对所贪的对境非常耽著。如果不了解贪欲的本体,我们就会不停地感受痛苦,而一旦认清它,我们就会发现,原来贪欲就是智慧,正如经中说的那样“烦恼即菩提”,这时便不会再感受痛苦。

(三)问:如何才能找到自己的佛法老师?

答:要想找到一位真正的佛法老师,一开始需要仔细观察,之后要认真依止、依教奉行。

为什么一开始要仔细观察呢?即便是在大学选择导师,同学们也会仔细观察,希望找到一位学问好,同时又关心学生的导师,而不会选择那些只看重自己利益的人。寻找佛法的老师也一样,因为学佛的目标是解脱,因此应该寻找内心有智慧、有功德的人作为佛法的老师。

(四)问:当我情绪不好的时候,我可能会对别人产生嗔恨,从而造恶业。我知道因果真实不虚,但您刚才又讲到“万法皆空”,这是否说明,不真实的情绪创造了真实的因果?

答:不真实的法不会产生真实的法,恰恰因为万法是空性的,所以因果在本体上也不成立。虽然以嗔心等烦恼造下的不善业会让我们感受痛苦,但从胜义的角度来讲,嗔心也好,痛苦也罢,一切都不是真实成立的,但在名言当中,如幻的嗔心的确会产生如幻的痛苦。

(五)问:我总会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但事后又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我怎样才能摆脱这种情况呢?

答:对做错的事情产生后悔心是很好的,但改变一个坏习惯,往往需要很长时间的反省,逐渐才会有变化。听说有些美国电影也会讨论如何改变恶习,不妨看一下。

(六)问:空性是否为认识心的本性提供了可能,还是说空性就是心的本性?

答:月称菩萨在《入中论》中阐述了内空、外空、内外空……总计有十六空性、二十空性等内容,宣说了“万法皆空”的道理。我在天普大学的老师办公室里也看到了这部论典的英文版,如果你对空性感兴趣的话,可以学习一下。

(七)问:作为一名老师,有时需要换一种方式与学生沟通,比如,经常鼓励和表扬学生们,否则他们记不住知识点。那您在寺庙里是否也会用一些不同的方式来教授佛法呢?

答:我经常在讲课时穿插一些玩笑,不过开玩笑没有多大意义,只会给大家带来一些暂时的愉悦。

其实,传讲佛法的方式很多,但不论是哪一种方式,很难随顺所有的人,正如寂天菩萨所说:“有情种种心,佛亦难尽悦,何况劣如我,故应舍此虑。”众生意乐不同,就连佛陀也没有办法满足所有人,同样的道理,老师在教学的过程中,也很难让所有的学生都满意。能让大部分学生满意就已经很好了。

(八)问:请问“观心”到底怎么观?

答:观心就是用自己的心去观察自己的心。虽然一个人不会有两个心识,但是从观察的角度来讲的话,自心可以观察自心。

比如,当我们产生贪嗔痴烦恼时,依靠反观内心的方式,就能认识心性。证悟的成就者可以安住在这样的境界中,但对尚未认识心性的人而言,分别妄念炽盛,很容易放逸。

总而言之,依靠安住修、观察修,不断串习,你逐渐就会知道如何观心。

(九)问:对于没有系统学习过佛法的人而言,能否在一粥一饭、一行一动中禅修?

答:我想这是可以的。不论是佛教研究者,还是修行者,首先都需要系统学习,然后再实修,这非常重要。

有些人说,佛教讲空性、智慧,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只是用一些笼统的概念来阐述佛法的见解,这是很片面的认识。所以,大家不管是修行还是学习,都需要多看一些书,不要想着走捷径。当然,如果你不信仰佛教,那就另当别论了。

天普大学有很多老师,已经研究佛法二三十年,对此我特别随喜,只有这样长期坚持研究、学习,才能真正了解佛理。今天我所讲的这些内容,比如一些教证等,都来自于我多年的学习,用的时候就像从保险柜中取出收藏多年的宝贝一样,所以,长期系统的学习非常重要。

(十)问:有一些世间人,想要实现自我价值的同时,也能帮助他人,您是否有计划写书,指导他们实践佛法呢?

答:我写的书可能没有加持力,但我翻译过一些具有加持力的佛经以及历代大德们写的论典。此外,我还可以向大家推荐一些有价值的书。

寂天菩萨的《入菩萨行论》、藏地无著菩萨所写的注释《善说海》以及华智仁波切的《大圆满前行》等,都是非常宝贵的书籍。我在耶鲁大学了解到,那里有很多老师和同学,虽然不是佛教徒,但也在学习这几本书,这是非常好的现象。此外,作为学者,大家还应该重视《中观庄严论》和《中观庄严论释》,其中《中观庄严论》是静命论师所造的论典,他对雪域藏地的恩德非常大,而《中观庄严论释》是麦彭仁波切造的注释。以上几部论典都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修行所依。听说密法方面的《光明藏论》已经有了英文版,如果大家有机会得到灌顶和窍诀的话,也可以学习这部密续。

佛教注重智慧,更注重加持融入于心,希望大家能够学习这几部佛典,让加持融入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