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斯坦福大学问答

『2014年11月20日』

 

(一)问:我认为藏传佛教是一种高层次的精神追求,似乎在精英阶层或者有一定财富和地位的人群中更加普遍。您又是如何广泛地面向大众弘扬佛法的呢?

答:佛经中经常说,佛法就像水,不论贫富贵贱,人人都可以饮用,所以,只要方法得当,人人都可以学习佛法。

我自身来讲,会将《入菩萨行论》等论典作为基础教材,引发出人心良善的一面,开发他们本具的智慧。同时,不管是面对汉族人、藏族人还是西方人,也不管听课的是两三个人还是成千上万人,我都会尽力为大家传讲佛法。

依靠这种方法,当然有些人能听懂,有些人听不懂,诚如佛典中所说:“如天虽降雨,种坏不发芽,诸佛虽出世,无缘不获善。”如果种子已毁坏,即使降下雨水也无济于事,同样,倘若对佛法没有信心,哪怕是佛陀亲自现身宣讲佛法,你也听不进去,就像老师有时候不论怎么教导学生,学生依然不听话一样。

 

(二)问:我们应该如何面对亲人离世?

答:佛陀曾说:“聚际必散,生际必死。”有聚必有散,有生必有死,这充分体现了无常的本性。若能明白无常的道理,平时经常思维、修行,那不管是夫妻之间的聚散,还是亲友之间的别离,我们都可以承受。

 

(三)问:汉地的人们是否也有机会系统学习五部大论?

答:在喇荣五明佛学院,就有用汉语传讲的五部大论课程(戒律、因明、俱舍、中观、现观),汉族的学僧被分成很多班级,男众班级由汉族堪布负责,女众班级由汉族堪姆负责,有些班级甚至由两三位堪布或堪姆一起负责。

不但是五部大论,包括密续,喇荣也有用汉语传授的堪布和堪姆。

同时,在汉地很多城市中,我们也为在家居士开设了五部大论,甚至密续的课程。

 

(四)问:在每天忙碌的生活当中,在家人应该如何深入学习佛法,提升智慧呢?

答:在家人可以先学《入菩萨行论》。在藏地,这部论典无人不晓,汉地的修行人也对这部论典很熟悉,不知道美国这边是不是也如此。

此外,全知麦彭仁波切说:“由此精进与稳重,信心聚一了因明。”要想对佛法生起定解,就要学习因明,如《释量论》。在《入菩萨行论》的基础上,再学习因明,乃至中观、密法等,效果会非常好。

 

(五)问:美国的佛教徒通常只强调冥想和正念的修持,很少全面关注整个教法体系,在您看来,这种现象是好还是坏?

答:这个时代,不管佛教徒还是非佛教徒,都忙得不可开交,但很少有人忙于有意义的事情,大多数人的一生都是在无意义的琐事中度过了。比如,很多人喜欢玩手机,或者沉迷于影视剧,很少有人能完整地看一本书。其实世界上有很多有价值的书,如果一生能阅读上百本,人生会非常有意义,但他们经常以没有时间为借口,在我看来,他们可能忙着睡懒觉、散乱而没时间。

在这样忙碌的生活中,人们的压力、烦恼也会越来越大,而修持寂止可以让内心住于平静、专注一缘,暂时压制住这些烦恼。但如果没有胜观智慧的摄持,很难获得更高的成就,更不可能获得圆满正等觉的究竟果位。

不管怎么说,修寂止能为我们带来暂时的平静,产生一些轻安的觉受,让身体健康,内心安乐,这对于高压状态下的人非常好。人们能寻求心灵的宁静,有精神上的追求,也是非常有价值的。

 

(六)问:在小乘佛教、日本佛教以及汉传佛教当中,为什么那么多汉族人选择藏传佛教?藏传佛教在哪些方面最吸引汉族人?

答:藏地的寺院就像大学一样,有很好的闻思修传统,可以满足很多人学习佛法的需要。此外,藏传佛教有一种现代人所谓的“能量”,用佛教的语言来讲就是“加持”,这种加持是通过修行让自心发生改变,获得前所未有的利益。

去年有个美国人跟我说:“藏地可能是受到了佛法的加持,因为从藏地来的上师们,不管能力大小,都会力所能及地通过讲法、诵咒来利益他人。”当然,现在也有一些假上师,但这是个人的问题,不是佛教本身的问题。在藏地,如果是真正具足法相的上师,唯一的事业就是精进地利益众生。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藏传佛教中涵盖了显宗、密宗的教义,内容非常全面,因此,不论是南传佛教、日本佛教还是汉传佛教,其精髓都可以在藏传佛教中找到。而且,藏传佛教中还有印度不共的玛哈瑜伽、阿努瑜伽等甚深密法。所以,很多人都喜欢修学藏传佛教,而且不像赶时髦一样只有三分钟热度,因为与真理相符,就容易长久住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