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弗吉尼亚大学问答

『2014年11月17日』

 

(一)问:您刚才谈到了闻思修,尤其强调深入闻思,但这似乎只有出家人或者寺院常住才能做到,对于我们这些每天都需要工作的在家人,该如何闻思修呢?

答:喇荣五明佛学院有系统闻思修五部大论的教学体系,不但适合出家人,也很适合在家人。如今,世界各地也有很多学佛团体,针对在家人设立了闻思修的教学体系,让在家人可以在各自的城市里,利用网络次第闻思《入菩萨行论》《普贤上师言教》《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观庄严论》《量理宝藏论》等论典。所以,在家居士也可以次第地闻思修行。

 

(二)问:我们用禅修帮助学生缓解学业压力,但弗吉尼亚大学是一所公立大学,禅修不能涉及宗教内容,如前世今生等。这种禅修能否真正帮助到学生呢?

答:不管是在中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还是新加坡,把佛法融入于大学的教育中,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困难。

我认为,大学里的老师和同学们,不应该把学修佛法只限定在学校里,毕竟学校的教育目的主要是传授世间文化技能。其实,现在有很多佛教中心,利用网络传授佛法,大家可以利用这些便利,依止具德的善知识,从而在日常生活中也能闻思修,并逐渐领悟佛法。

此外,如果学校里不方便直接传授佛法,也可以换一种方式,比如以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为题,举办论文比赛,就像宗教系的学生们对某部经论、某位大德做专题研究一样,这种方式也很好。

 

(三)问:如今美国有很多女性佛教修持者和导师,可能比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都多,但我们对这方面的历史了解得不多。请您谈一谈,女性在您的传承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答:在喇荣五明佛学院,觉姆的人数要比喇嘛多。而且,我们佛学院的院长——门措空行母,就是一位女性上师,她会在重大的法会上,为包括堪布、堪姆在内的全体僧众灌顶和传法。

汉僧中也有类似的情况:汉族堪姆的人数比汉族堪布多。虽然历史上的情况有些不同,但按照现状看,女性佛教徒的数量比较多,而且在我们各地的学佛中心里,大约70%的负责人都是女性。

 

(四)问:每个人生来平等,但是却又带着各自不同的业力,那每个人需要经历的痛苦是否相同?对于业力深重的人来说,痛苦是否会有不一样的意义?

答:世界上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但前世所造的业并不相同,以至于有些人在今生财富圆满、相貌庄严、具足各方面福报,也有些人不论怎样努力,结果往往不尽如人意。虽然很多人都认为,努力一定有回报,但事实上,仅靠今生的勤奋还不够。

以佛教的观点看,今生的痛苦与安乐,依赖于今生的勤奋与前世的业缘,这也是佛教中所说的因缘。佛经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业力的作用非常大,这在《俱舍论》中有详细的叙述。

 

(五)问:藏传佛教中讲的大乘发心,对今生和后世都有利益,而且能自利利他,但它是否与强调舍弃世间、一心修行的出离心相违呢?

答:宗喀巴大师说:“心善地道亦贤善,心恶地道亦恶劣,一切依赖于自心,故应精勤修善心。”智悲光尊者也说:“不随善恶相大小,只随善恶意差别。”发心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判断一件事情的善恶,并不根据事情的外相,而是取决于内在的发心。所以,大乘发心非常重要,虽然它无法保证我们立刻获得幸福,但无疑是获得今生来世安乐的主因。

那么,大乘发心会不会与出离心相违呢?在我看来,如果一个人有很好的出离心,以此为基础而生起大乘发心,行为也如理如法的话,二者是不相违的。像历史上的很多高僧大德和圣贤,具有无伪的出离心,同时也具足无私奉献的大乘发心,以此不仅成办了广大的利他事业,也获得了极大的自利成就。藏地就有很多这样的人,有在家人,也有出家人。

当然,如果你想像米拉日巴尊者那样,一心专注修行,的确要舍弃世间。但作为一个普通修行人,如理行持善法,不一定要完全舍弃今生。事实上,有很多具足出离心的上师,都是以大乘发心善巧地引导众生,利益他们的今生来世,这从他们的传记当中也可以了解。

 

(六)问:听说现在有大批藏区牧民迁到城市居住,让孩子学习汉语,结果藏语开始衰退,甚至出现了藏人不懂藏文的现象。您对此有什么看法?您对若干年后的藏语与藏文化,又有什么样的希望?

答:很难说将来藏语和藏文化会变成什么样。现在东西方都在推广英语和汉语,除此之外的很多语言、文字都在流失。无论如何,保存这些正在流失的语言是我们的责任。但同时,懂得其他语言也很好,否则,像我这样不会说英语的人,有时候真的不好意思出国。所以,懂得其他语言非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不能忘记自己的母语。

我昨天遇到很多会说藏语的西方人,这让我十分惊喜。弗吉尼亚大学以及很多其他美国高校的学者们,藏语和藏文都学得非常好,这值得我们深思。而作为藏族人,只懂简单的藏语和藏文是不够的,还应该熟练到一定的程度。

 

(七)问:禅修在藏族人的生活中起到很大作用,在西方也非常受欢迎,虽然我个人也很想学习禅修,但对此还不是非常了解。我前几天看到一幅唐卡,上面画了大象等动物,表示禅修中调伏自心的九种方法,希望堪布对这九种方法作一个介绍。

答:你所提到的唐卡称为“调象图”,它以大象、驯象师、猴子等比喻,形象地表示了次第调心的九个阶段:内住、续住、安住、近住、调顺、寂静、最极寂静、专注一趣、等持。

这幅图所表达的意思是:在没有经过任何训练时,我们的心就像狂象一样,一刹那也不能安住;而经过一些训练之后,如狂象一般的心可以逐渐安住。在驯服狂象的过程中,狂象逐渐从黑色变成白色,最终,驯象师骑上大象,表示心已被调伏。这时,我们的心可以像须弥山王一般安住,如如不动,任运自如,行住坐卧之中都非常自在,这就是真正的寂止。

修持寂止,可以让身心放松下来。在这个过程中,毗卢七法的坐式非常重要。冈波巴尊者曾问米拉日巴尊者:“为什么我无法入定?”尊者说:“因为你的身体没有如理安住。”

现在有些年轻人认为,禅修时身体不需要什么姿势,躺着也可以。但事实上,佛陀就是以毗卢七法的坐姿而示现成佛的。佛教中还说:“身直则脉直,脉直则心直。”所以,毗卢七法的坐姿非常重要。

 

(八)问:禅修在国外非常受欢迎,请问堪布是否有弘扬藏传佛教禅修的计划?

答:我问过美国的一些大学老师:“你们在禅修课里,是如何教大家坐禅的?”他们说:“就这么坐着,什么都不想。”这是泰国的正念禅修,只需要观察心的生灭变化,让烦躁的内心得到暂时的平静。其实,藏传佛教中还有很多甚深的禅修窍诀,你们在美国可以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