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规教言论浅释

六、种种遗憾

 

有些遗憾上文已有所涉及,还要再罗列的话,恐怕最大的遗憾则是:许多文学巨匠们还是没能真正深入经藏,更没能身体力行,将闻思修结合起来。这样,佛法在很大程度上就变为了一种学术研究。而理论之所以有力量,就在于它能变为人们改造自身、社会的物质力量。

很多文人或惊叹于佛经文辞的奇谲,或惊讶于禅宗的直指人心,或流连于文字上的般若空性,或醉心于佛法对极乐世界的昭示,也有人试图从中找到心灵的避风港;也有人拿它当一种风雅的点缀……可就是少有人按佛陀的揭示次第真修实炼,来一番出生入死的修行体验。这样,他们只能将闻、思、修合一的学佛系列,或戒、定、慧三学统一的修行门径割裂开来,成为文字上的舞蹈者。

想对所有的文学家、科学家说一句劝告的话:重要的不是从佛法中借鉴什么东西好填充自己的人生基石、理论支架、社会理想;最切实也最究竟的做法,是在佛法的指导下看透自己以及宇宙真相,并以之而改造自他、圆满人生。我们上文所列举的几位作家,他们自身的种种遭遇,有些甚至是很悲惨的遭遇,都在向我们表明——文学不是目的,文学家如果沉陷于其中的话,他就很难通过文学而直抵生存的本质与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