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源宝藏  \ 
A

六祖惠能大师

 

惠能是唐朝岭南新州人,祖籍范阳。父亲卢行瑫,曾为朝廷官吏,才华横溢、清廉正直,母亲李氏心地善良、纯洁贤淑,夫妻二人过着美好的生活。唐武德三年被贬到岭南。一日夜晚,母亲梦庭前百花竞放、白鹤双飞、异香满室,醒后便有身孕,于是清净澡体,诚心斋戒。怀孕六年后,一个万籁寂静的夜晚,光扬顿门心法的伟人伴着毫光腾空、香气芬馥、瑞相纷呈而诞生。

黎明时分(有说降生几天),两位奇异僧人来拜访,说:“昨晚出生的这个孩子,与佛法有甚深的缘分,我们特来为他取名惠能。”父亲很诧异地问:“二位师父从什么地方来?为什么给孩子取名惠能呢?”僧人微笑着说:“此名的意义深妙,‘惠’持佛法施与众生,‘能’做佛陀广大的事业。”说完告辞而去,消失在朝霞中。惠能大师出生后不食母乳,天人每日夜晚用清淳甘露喂养大师。

由往昔的悲愿与宿缘不同,有些高僧大德在温馨幸福中成长,有些高僧大德却在苦难坎坷中长大。惠能3岁时父亲因病早逝,遗下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卖柴维持生计,过着十分贫苦艰难的日子。

24岁那年,有一日惠能担柴送到顾客的店中准备回去,看见一位客人在店内诵经,他合掌静静地听着,不由生起信心,领会了经义,对心的本性有所了悟。

待客人诵经完毕问:“请问您诵的是什么经?”客人说:“《金刚经》。”他迫不及待地又问:“您从哪里得到的?为何持诵此经?”客人笑着回答:“黄梅县东禅寺的五祖弘忍大师,为众弟子传授《金刚经》。我是从那里得来的,五祖常劝告僧俗只要精进持诵《金刚经》,便能够见到自性,直下了悟成佛。”

听到五祖的宏名,惠能周身汗毛悉竖、激动不已,心中暗自思忖:无论如何,我一定要依止他老人家。因宿世因缘成熟,有一位客人非常赞赏他的向道之心,送给他十两银子,将慈母生活妥善安排好。惠能忍痛拜别了慈母,怀着强烈的信心和希望,踏上通往黄梅东禅寺之路。经长途跋涉的艰苦,三十余天后终于到了黄梅。

惠能来到五祖法座前顶礼,五祖问:“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到我这里想求得什么?”大师答:“我从岭南来,不希求其他,只求作佛。”五祖说:“岭南人很野蛮,你这个獦獠,我没有办法调服,你又怎么能作佛?”惠能言:“人虽有南北之分,佛性岂有南北之别?獦獠身与和尚身不相同,可是佛性有何差别?”

五祖一听知道他不是泛泛之徒,为防意外,故将明珠暗藏说:“你跟大众一起去做事情吧。”惠能说:“弟子自心常生智慧,念念不离自性,这就是福田,您让我做什么?”五祖命人将他带到磨坊,做起似与所求不相干之事,劈柴舂米等。

有一日,五祖来到惠能面前说:“我想你是禅门心法的根器,唯恐有恶人伤害你,所以不和你说话,你知道吗?”惠能说:“弟子知晓师父心意,为不让其他人知道,也不能到您那里。”他日日辛苦劳作,没有一点疲厌之心,叫他劈柴就劈柴,叫他舂米就舂米,不折不扣作了八个多月的苦工。

五祖要选拔继承人,传授衣钵作为第六代祖师,一日告诉大众各自作偈呈给他看。神秀大师为求印证,半夜时分,独自手提灯笼,来到五祖禅房的南廊前,挥笔在墙壁上作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五祖让大众读诵此偈,依照此偈去修行,即可见到本性,此偈立时传遍了全寺。

惠能知到这个偈颂还没有见到本性,一时耐不住,让一小沙弥把他领到南廊偈前,对旁边的人说:“我不识字,请你读一遍。”江州官吏张日用便高声读诵,大师听完后说:“我有一首偈颂请你帮我写上去。”张日用讥讽道:“像你这样的人还会作偈?”惠能严肃地说:“想学大乘无上法要,不能轻视初学者。往往低劣的人有最高的智慧,而那些高尚之人有时也会埋没智慧,轻慢人是有无量无边的罪业。”张日用不由暗自称奇,非常恭敬地依大师所言而写下偈颂:“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大众对这首偈无不惊讶,赞叹他不久会成为肉身菩萨。五祖得知此事后,唯恐他受害,用鞋底擦掉偈颂,故意宣称此偈还没有见性,大家信以为真便不以为然地散去。

五祖决定传法,独自来到磨房,看到惠能腰上系着一块大石头在舂米,心里非常疼爱,高声地说:“求道之人,为法而不顾惜身命就应该这样。”接着又问:“米熟了吗?”“早就熟了,只是还没有筛选。”这时五祖用锡杖敲石碓三下,背手离去。老和尚这一番机锋隐语,智慧敏锐的惠能立即明白其密意,在深夜三点钟由后门进入五祖的禅房。五祖用袈裟围遮好窗户,开始为他传授《金刚经》,讲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他大彻大悟,禀告五祖:“我真没有想到,自性本来是清净,不生不灭,一切功德自然具足,也没有改变和动摇,而从自性中能生出万法。”五祖知道惠能已经证悟现见本性了说:“若不认识本心,学法是没有益处。若能认识自心,见到自己心的本性,是大丈夫、天人师、佛。”传授以心印心的顿门教法后,将衣钵交付给他说:“你现在就是第六代祖师,要善自护念,广度一切有情,弘扬顿教法门,使法脉相承不断。”

六祖惠能大师经历百难曲折之后,弘扬佛法。凡是大德的著作称为“论”,由于人们非常崇拜敬重他,便将大师的著作称“经”,即在汉地广泛流传的《六祖坛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