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良心上的谴责

 

在我讲法时,星云和尚总是坐在我的法座旁。他人很老实,话不多,勤奋好学,来自内蒙古的一个农民家庭。有一次课间我问他:“你这一生,感觉最内疚的事是什么?”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长这么大感觉最不好受的就是我们家杀的那头猪,现在想起来仍觉得很对不起它。”“那是怎么一会事儿,你能详细说一下吗?”他用沉重的语气说:

作为农民,家家户户都养鸡养猪,也有养羊、养牛及养鱼的,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些动物的命运也越来越悲惨。其实不仅是这些无辜的生命遭到残杀,现在社会上杀人放火的事件也屡见不鲜,这种视生命为儿戏的不良道德蔓延下去,以后的人类社会将变成什么样子?

记得1985年冬天的一个早晨,父亲请了几个亲戚邻居来帮忙,说是要杀猪,得知这个消息我心里很难受,便跑去看那头猪,只见猪卧在一堆柴火旁边,我就给它挠痒,它干脆伸展身体,显得很舒服的样子。这时母亲拿一块饭团来到它跟前说:“实在不忍心,也没有办法。”她一边说一边把饭团递到猪嘴边,“唉,盼你早点儿转生。”我听到这些话,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儿。母亲毕竟亲手喂了一年多了,以这种残酷的方式让它永远离开我们,她内心很伤感。

吃过早饭后,把杀猪的用具准备好了,几个人悄悄来到猪的背面,一人猛扑上去抓住猪耳朵,其余的人则抓猪腿,他们共同用力将猪按倒。猪惊恐得大声嚎叫,拼命挣扎。不知世人是否知道,猪也有生命,它也怕死,也知道痛苦,也需要安乐。我清楚地记得,每当母亲从外面劳动回来,猪、鸡、狗等都欢喜地跟在她后面,好像它们自己的母亲来了一样。它们虽去邻居家游玩,但肚子饿了知道往自家跑,它们与人不同之处在于不会讲人话。几个大人使劲地按住猪,用一根木棍横塞进猪嘴里,木棍上系有很结实的细绳,细绳在猪嘴上缠绕几圈系好,于是猪叫不出声来。屠夫卷起袖子,左手扳住猪嘴,右手拿刀,左膝抵住猪脖子,并告诉大家:“抓好了!”于是后面的人用力抓紧猪腿。屠夫在猪脖子上看准部位用力将刀刺进去,此时猪后蹄用劲蹬,头向后一仰一仰地挣扎,鲜血顺着刀柄往外涌出,如拧开了水龙头一般。猪的嗓子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十分钟过后,大家一边抽着烟,一边站在旁边看,就这样,这个生命痛苦地离开了人间。

不知读者有何感想?我们作为会说话的人,有谁能愿意接受被宰杀的痛苦?平时我们生病,对于一个小小的针头都很畏惧,而屠夫则把一尺多长、一寸多宽的杀猪刀刺入那些旁生的身体。像这样杀害那些不会言语只会感受痛苦的旁生,一般人都认为是应该的,其实这是很不合道理的。因为它们没有对我们作什么损害,如果觉得应该的话,那么当年日本军人屠杀三十万南京平民是否也是应该的?如果世上的众生以强凌弱,弱肉强食,天下哪里会有和平的日子!

人们喂养畜生,其目的是为了吃它们的血肉,这种发心是很不应理的。清代著名史学家赵翼有诗曰:“只道主人恩意厚,谁知要汝肉登盘!”对养畜生杀食其肉的这类人的心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明代高僧紫柏有首诗《间接的自喂》,诗曰:“终来汝作猪,还须偿猪油,此理果弗谬,劝汝养猪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