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蓝天白云

 

我的童年、少年、青年时代,完全在世界屋脊上的蓝天白云下度过,湛蓝的虚空与自在隐现的白云是我今生最难忘怀的景象。这次在汉地住了一个多月,噪乱的城市与工业文明所染成的灰蒙蒙天空,使人颇不习惯。到泰国后,环境有所改变,尤其在泰南的一座山上时,那儿郁郁葱葱的寂静森林与花香鸟语,使我感到十分亲切。而抬头看天空时,也是空湛万里,我当下忆起了无垢光尊者的法语:“明空犹如无云天,无有妄念离偏堕。”恍惚清澄之际,虚空中出现了一朵白云,而我的耳边仿佛响起了歌声:“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作为凡夫,相续中不时会生起种种分别念,然而身为出家人,戒律上是不容许唱歌跳舞的,尤其是对泰国人来说,他们无法接受密宗的金刚歌舞等甚深之行为,更何况说一般的世间歌曲呢!

身边的德拉根江喇嘛显出了十分悦意的神情,悄悄地对我说:“你看蓝天白云,好像是藏地的亲人来迎接我们一样!”离开故乡久了,一见到这么碧蓝的明空,也难免有见到亲人的感觉。

是啊,泰国虽然也有佛国的蓝天白云,但雪域净土的清澄碧空,比这儿更湛蓝,白云比这儿更洁白。这里虽然是佛法兴盛全民信教的佛国,但显密双融的教法,唯有在藏地才圆满具足啊!很想尽快地回去,但是接下来还有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的人在等着,明日下午四时就要离开泰国,不知今生还有没有机会重游泰国,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西藏雪域,安享密显佛法之甘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