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解宝灯论浅释

六 异境何为共所见

 

丙六(异境何为共所见)分二:一、分别破不合理之他宗;二、建立合理之自宗。

丁一、分别破不合理之他宗:

一水于各众生前,显现不同物质时,

有谓共见乃为水,见彼有境均正量。

若水少许有自性,则无正量与非量。

如是同一水在业感各不相同的六道众生各自前显现为铁水、脓等不同物质时,对此有些人认为存在一个共同所见,并说:这个共同所见境即是水,而且见到水的所有心识均是正量。这种说法是不合理的。如果水有少许能以正理成立为共同所见的自性,并且六道众生各自见到水的所有心识皆是正量,如此一来,见到脓等六道有情各自所见就不存在正量与非量的差别了,根本不可能存在迷乱的所见。

 

倘若各自有情前,现境悉皆不相同,

则如见柱瓶眼识,共同所见不容有。

假设众生各自所见的脓、水等与其他所见不同,则如见到柱子与瓶子二者的眼识无有共同所见一样,不可能存在一个共同所见境。因此,存在共同所见的此种说法是不合理的。

 

有谓共见为湿性。共同所见仅湿性,

不灭真实而存在,现多不同所见境,

一者现见另未见,水脓等基为何者?

此外空无边处众,如何会见湿性境?

另有些人说:共同的所见是湿性。这种说法也是不合理的。如果六道众生各自前有一个真实不灭的所见湿性存在,那么这样的共同湿性出现六道众生见为水、脓等多种不同的所见境并且相互之间一个见到另一个见不到的水、脓等显现除了其本身以外的现基湿性到底是什么呢?根本不可能有这样一个法。此外,无色界的空无边处只是显现虚空,怎么会有一个虚空以外的湿性呢?不可能有。

 

湿性若与水一体,则脓等物不能现,

除水等外不同体,任何湿性不可得。

观察湿性与水是一体还是异体?如果共同所见的湿性与水是一体,那么除了显现水以外,脓等所有其他相均不能显现了,因为显现为水之故,如水见为水。假使除了水等以外存在一个异体的湿性,则此湿性无论如何也得不到,因为显现为水等以外的他法之故,如未见到水。

 

各自不同所见前,共同所见不能有,

共同所见之事物,不可能现不同故。

所以,水、脓等各不相同的所见前不可能成立一个共同所见。即便是在名言中共同所见的一个法也不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不同显现。譬如柱子、瓶子等不同事物分别显现,不可能有一个共同所见。再者,就业感相同的人类众生而言,也是共同显现一水,除水之外不可能有脓等各不相同的显现。

 

观待安立所见外,若许堪为观察基,

则须成立为实相,如何观察不应理。

因此,仅是从相互观待的角度而安立水脓等不同的所见之外,如果承认有一个经得起理证观察的水或湿性等共同所见之基,那么这个法必须成立是胜义实相。如此一来才能经得起理证观察而成立。可是,无论如何观察或承许,也是不合理的。

 

若无共同所见境,则如唯识需承认,

无有外境识为境,此种观点不合理。

如同无有诸外境,能取之心实亦无。

如果根本不存在一个共同所见,则如唯识宗的观点一样,必须承认色等外境不成立,而内在心识则是由习气牵引而显现色法等所取的现境。可是从真实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不合理的。因为如同外境不成立一样,内在能取的心实际上也同样是不成立的。

 

所取能取此二者,世俗显现相同故。

于诸显现若观察,二取不应分有无,

如有现境然虚妄,心识亦不成立故。

因为能取所取二者仅仅在名言世俗谛中也是平等显现的,所以,对于任何显现,如果以胜义理证加以观察,则说二取中有能取无所取将它们分割开来都是不合理的。名言中的色法等所取境虽然显现实际却是虚妄不成立的,同样,能取的心识虽然显现,但若观察,也是虚妄不成立的。如《般若经》中说外境内心同时遮破,对法论中说境心同时存在。

 

同见以及不同见,共同所见为明分,

成立现基不能无,犹如观看戏剧等。

因此说,不堕于现空任何一方远离偏袒的明分是共同所见,也就是人见水、天人见甘露等共同所见及不同所见的基础,此明分不能不存在,就像我们不加观察分析可看见仅仅显现的演员在名言中能扮演天人等戏剧中的各种不同角色一样,这一点不能不存在。

 

除此存在明分外,他处存在不可能,

是故若无此明分,一切不现如虚空。

除了此远离现空偏堕的这一明分以外,他处不可能再成立一个共同所见之法。假设连不堕现空的此明分也不存在,则名言中的一切显现根本不会显现,全部成了一无所有如虚空一样。因此这是极不应理的。

 

内外诸缘所障故,不能如实见真义,

如依魔术之咒语,木块现为马与象,

是故共同之所见,不能固定而安立。

由于内外各种各样的迷乱因缘所障而不能如理如实地现见真正实相义,只能见到颠倒的他相。例如,依靠魔术的咒力而不见木块等物,反而看见显现马、象等。所以说,共同所见绝对不能以此法分析固定安立。

 

丁二(建立合理之自宗)分三:一、总说共同观点;二、别说大净等无二;三、以不可思议之方式结尾。

戊一(总说共同观点)分二:一、宣说现空双运等性;二、遣除正量非量不合理之争议。

己一、宣说现空双运等性:

自宗不堕现与空,本基一切均不成,

任何显现平等故,一法亦可现种种。

极具合理性的自宗观点:不偏堕于现空任何一方、现空无别等性之本基自本体,空、不空等一切戏论均不成立,此本性对于任何显现之法均是平等的,因此一个法也可以显现各种各样的法。

 

何者现空若圆融,则彼一切皆合理,

何者现空不圆融,则彼一切均非理。

任何法如果符合现空无二无别、圆融无违,不堕于一方,则与此相关的现不现、量非量共同所见等一切名言均成合理,倘若何法违背现空无二无别,则与此相关的现不现等所有名言均成不应理,因为断灭了一切名言,故极不合理。

 

己二(遣除正量非量不合理之争议)分三:一、宣说自宗建立现量比量并非无意义;二、宣说他宗所立正量不合理;三、是故建立正量。

庚一、宣说自宗建立现量比量并非无意义:

若谓如此量非量,分类亦成不应理。

任何显现不现他,是故依观现世量,

所量并非不成立,诸法自性住本体,

分类一体与异体,正量可以成立故。

如果有人说,所有的显现都是等性的,如此一来,量与非量的分类也就成了不合理的。驳斥:在未被暂时迷乱因所染的观现世量前水等任何显现只现为本身而不显现脓等他法,所以,未被迷乱因所染的观现世量之识并非不成立所量境的自相,极应成立。因为水等一切所现之法自然遣他而住于不共同的各自本体中,从其反体而言,一体、异体等分类的所量自相与正确衡量其的能量都是无欺成立的。

 

故以观待量成立,独立自主之诸法,

并非以量可成立,若成则应成实相。

因此,就所量与能量相互观待而言,所量能量的正量是成立的,相反,不观待何法而独立自主的一切法,并不能以能量所量的正量而成立。假设独自可以成立,那么将成了经得起胜义观察的实相。

 

一水执水量成立,不相观待独不成,

胜义观察不成立,饿鬼前亦不成立。

所谓的一水也是同样,以未被迷乱因所染、执著水本身的正量可以无欺成立,而并非不相观待独自成立。因为经不起胜义观察,是故以胜义正量不成立水,并且饿鬼的眼识前也不成立水的正量。

 

依靠现量与比量,确定执自之对境,

取舍彼境不欺故,正量并非无意义。

所以说,对于观待执水等本身的所量境,如果是依靠未被迷乱因所染的现量与正确推理的比量所得出来的结论,则依正量如何断定对境便如何取舍、行止,实际上也是不会欺惑的。依照真实成立的正量而断定,则无有欺惑性,因此宣说正量并非无有意义,间接也说明了反方面的非量是迷乱性的。

 

庚二、宣说他宗所立正量不合理:

譬如所谓于一水,观待人见而安立,

观待天人而安立,甘露执为所见基。

例如,所谓的一水也仅仅是观待未被迷乱因所染人类所见的正量而言,正量成立的水安立为所见。如果观待天人,则必须将正量成立的甘露执为所见,而其他的水、脓不能当作所见。

 

水见为脓水甘露,此时三者非聚合,

彼三何者均非量,则除彼外见他法,

依据正量不能立,所见三者皆成无。

否则,如果任何正量均不成立,那么诸如一碗水,饿鬼见为脓、人见为水、天人见为甘露时此三者不能共存于一种物质上,假设此三者中任何一者均不是以正理成立的所见,那么除了这三者以外见到一个所谓的他法,依正量不可能成立。这么一来,所见根本就不存在了,结果见到的脓等三者也成了无有。

 

人见此水若非水,他法成水不应理,

是故共称所谓水,永远成为无有也。

如此观点所建立,正量亦成不合理。

人见到的水如果不是水,则除了此水以外其他的物质见为水,这种说法显然是不合理的,如此一来,所谓的水根本不可能存在。此种观点所安立的名言绝对是不应理的,当然,非量的道理也是不应理的,结果一切取舍、行止均成了徒劳无益。

 

庚三(是故建立正量)分三:一、安立暂时二正量;二、建立究竟一正量;三、是故建立不共大清净观点。

辛一(安立暂时二正量)分二:一、不清净观现世名言量;二、依净见之名言量。

壬一、不清净观现世名言量:

是故未被迷乱因,所染污之根对境,

需要安立为正量,如水阳焰见为水。

因此,未被内外暂时迷乱因所染的根境前所显现的法从暂时观现世量而言应当建立为正量或自相。譬如,从根识来说,如水见为水一样未被暂时迷乱因染污的根识是正量,如阳焰见为水一样被迷乱因所染的迷乱根识是非量。应当了知此二者的对境在名言中有水具自相、阳焰无自相的差别。

 

暂时饿鬼因业障,清净水亦见为脓,

除障方见真水故,观待人见为正量,

依靠他缘转变故,暂时安立水为量。

所以,从暂时来看,饿鬼因往昔的恶劣业障而将人们所见的清净水也见为脓,待到远离或净除以往的恶业障碍时方会像人一样见到真正的水。因此,从观待而言,暂时人类所见的水为正量,而其他众生,如饿鬼因恶劣的业障之缘转变而见为脓,所以这是暂时从见水者的角度建立水为正量的。水与甘露等也同样可依此类推。

 

壬二、依净见之名言量:

究竟理证而观察,彼等皆为习气现,

因水亦可现见为,清净刹土佛母身,

故而人类所见者,不能决定是正量。

由于一切不清净法均可转依为清净,是故若依赖于如实现见究竟名言实相的净见量理证而观察,则不清净的观现世量显现的水、脓等这一切也都是随迷乱的习气而显现的。相反,断除了习气迷乱显现的诸位圣者对于人所见到的水也见为清净的佛刹以及玛玛格佛母的身相。因此,不观待他法不可能唯一将人类所见的水完全安立为正量。

 

是故障碍之外缘,愈来愈加清净后,

观待下面所见言,当许上上为正量。

因此,以往的恶业迷乱习气之障碍等一切不清净的外缘越来越清净,观待下下所见而承认上上所见为正量这一点以名言观察的理证可成立而无妨害,所以是真实合理的。

 

辛二、建立究竟一正量:

究竟法性之真如,独一无二唯一性,

能见正量亦唯一,第二正量不可有。

究竟实相法界真如即是独一无二的无别或双运二谛,由此如实现见真如的正量也是唯一性的究竟无二智慧,而不可能存在第二个究竟正量。

 

实相双运唯一谛,正量自然之智慧,

唯一所断即无明,仅觉未觉之差别。

所以说,究竟实相即是净等双运唯一真谛,如理如实彻见此实相的正量也就是遍知佛陀的唯一自然智慧,别无其他。而障碍现见实相的一切所断也超不出或离不开唯一的无明愚痴。是故,前译宁玛派的诸大续部、窍诀中均宣说佛陀与众生仅是觉悟与未觉悟的差别,这是极为深奥的究竟了义精华道理。

 

辛三、是故建立不共大清净观点:

故以量理而建立,诸现自性净天尊,

唯有前译派自宗,全知荣索班智达,

犹如狮吼之善说,他宗对于此观点,

无有如理说法故,如何承许均矛盾。

由此可见,依靠净见的名言量而建立一切显现本来自性即是清净刹土与天尊这一观点的唯一是前译甚深金刚乘自宗。以如实现见并详细明示这一点的全知荣索玛哈班智达所著的《显现立为天尊》等如惊天动地的狮子吼声般的善说为主,全知龙钦绕降等前译派大德关于世俗法建立为大清净的所有教理窍诀均是与众不同、无与伦比、首屈一指的。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如理宣说世俗立为大清净观点的说法了。因而对于建立大清净这一道理,其他宗派无论如何承认看起来都是矛盾重重,由此可知,他们并未如实通达续部的甚深意义。

 

戊二(别说大净等无二)分三:一、宣说共同所见不能偏于现空一方;二、宣说双运净等真谛无别;三、成立大净等之理与诚信之功德。

己一、宣说共同所见不能偏于现空一方:

于彼共同所见境,现空单独不合理,

倘若所见仅空性,则成无论何有情,

虚空均见为瓶子,瓶如虚空不显现。

远离显现仅空性,若成所见何不见?

应成诸法恒有无,所说过同无因派。

共同所见为现空各自单独一方是不合理的。接下来广说其原因:假设所谓的共同所见仅是一无所有的单空,那么无论是人等任何众生对于一无所有的虚空均应见为有作用的瓶子等,并且瓶子等有功用的一切法也需要成为如虚空般无所有而不显现。因此,离开显现仅是无所有的空性如果能成为共同所见,那为什么所显现的水等不见为石女儿或空中花等,应当现见。这么一来,则有如同一切诸法于一时空中存在一样于一切时空中均应恒时存在或者如一时空中不存在一切时空中均应不存在的过失。对于无因派所说的所有过失你们宗派也不可避免。

 

正在空时无显现,现空二者相违故,

倘若存在不空法,则违单空立现基。

此外,正处于一无所有的空性无实法时水等显现的有实法也就不存在了。为什么呢?因为显现与空性此二者是互为矛盾的关系。假设说存在一个本体不空的显现为共同所见,就会与你们自己所说的单空安立为共同所见或现基的语言相违。因此绝对不合理。

 

若问如此汝上文,何说现空不相违?

此立见境名言量,彼前有无相违故,

一法二谛不相违,乃为智慧之境故。

如果有人问,那么这样一来,你们上文中所建立的自宗为什么说空性与缘起显现二者互不矛盾,是双运无别的关系呢?此处是就安立有二取的观现世义名言量而言的,当然从这一角度来说,一法的有无是相违的,由于是不共存相违,所以不可能同时是二者。然而,上文中所说的一法之上现空二谛如火与其热性一样互不相违,因为是圣者无有二取的智慧之境。故而善加区分此二者至关重要。

 

若与空性相脱离,现许不能作现基,

此现如何而显现?谓此不偏之显现,

无法想象之缘故,并非成立为现基,

能知正量未见时,说有仅是立宗已。

离开空性仅仅是偏袒的显现也不合理,假设脱离了自本体空,则不空的显现许(明分)不能作为共同所见的现基。如果有一个不空的共同现基,那么观察它到底是水、脓、甘露等当中的哪一个呢?结果只能说是如此显现的,实际上不偏于何方的这一显现谁也无法想象,完全超离了言思的境界,因此是极不合理的。是故,共同现基并不能成立所谓不空的显现许。为什么呢?因为任何能了知的正量也未曾现见,在这种情况下说有这样的现基毫无理由仅仅是立宗罢了,何时何地绝不成立。

 

所现如若偏一方,除此他法不能现,

乃是不空显现故,成堪胜义理观察。

此外其他的过失:如果水脓等任何显现不空而偏堕于显现一方,那么除了水等这一显现外脓等一切他相均不能显现,因为此显现法是不空成实的显现,所以此显现也将经得起胜义理证的观察。有诸如此类的过失。

 

无论水脓甘露等,三者为何均相违,

倘若彼水乃为脓,则如何能现见水?

倘若非脓乃是水,为何现见脓等法?

若言饿鬼前现水,成许无有脓显现。

此外,水、脓、甘露等共同现基无论是水等三者中的哪一种都是矛盾的。假设所现之水的现基成立为脓,又怎么能现见水呢?犹如共同业感众生前火不能现为水一样。如若水的现基不是脓而是水,那么水只能见为水又为什么会显现脓等其他物质呢?根本不应当显现,如同水不能显现火等其他物质一样。如果说饿鬼的所见也是水的话,那就不得不承认饿鬼无有脓的显现。由于这一过失无法避免,因此是不应理的。

 

因除自前显现外,无有另外所见基,

若有则成异体故,一物非他如柱瓶。

总而言之,因为六道众生除了各自所见的水等不共显现以外,根本不会有另外任何一个现基,假设有,则任何显现与其现基就成了异体,所以是不合理的,如柱子、瓶子相互之间一个物体不是另一个物体。因此,应当知道任何显现除其本身外不存在另外一个异体的现基。

 

己二(宣说双运净等真谛无别)分三:一、宣说实相现空双运之基;二、实相现相不同之各种道;三、证悟此理与否功过之果。

庚一(宣说实相现空双运之基)分三:一、胜义中说为大平等;二、世俗中建立大清净;三、宣说究竟法界智慧真谛无二双运。

辛一、胜义中说为大平等:

是故现空相圆融,抑或实空显现许,

无偏双运一味中,诸法本来平等故,

于平等性大圆满,成立之义已抉择。

因此说,诸法本来现空无偏双运或者说与自本体根本无实成立的空性法界无离无合的明分,它不偏堕于任何一方而是无偏现空双运离戏一味大平等性,于此等性中轮涅诸法本来即是平等存在,如此等性自然智慧光明大圆满本来成立之义未被寻思分别所扰乱而已经凭据甚深了义经续的教理作了抉择,尔后于无有破立的实相中入定即是等性大圆满,也可以说是智慧度或离戏大中观。

 

辛二、世俗中建立大清净:

修此道时依净见,诚信不净现自解,

现有清净之法身,通达金刚之教义。

即指幻化网续云:五蕴如幻无偏现,

彼为清净天尊相,于此密意得诚信。

如理如实修持上述的大圆满法理的道位时,首先依靠净见量的理证途径,对内外一切不清净法均自解脱为本来清净的智慧、现有即是清净的法身这一点深信不疑,真实通达无欺金刚经续的密意。也就是说,对于《无二幻化网续》中所说的五蕴现而无自性、不偏于一方如幻的显现本来即是清净刹土与天尊相这一甚深密意生起坚信不移的真实定解。

 

如此尽除脓执时,了知迷乱修习彼,

从而现见彼为水,相续清净大菩萨,

见水一尘无量刹,见水玛玛格佛母。

如是一切饿鬼众生将清净水见为脓的恶业障碍变得清净而断除了脓的显现与脓的执著之时,方会将水见为水,如此一来,就会认识到脓的显现与脓的执著实际上是颠倒迷乱的显现。同时也了知因实相现相不同而见到的不清净现相是迷乱性的,并且如实修习此理。对于所显现的清净水,业障较为清净的大菩萨们将水的每一微尘都见为无数清净的佛刹,而且也现量见到水为玛玛格佛母,并可与之双运而成为生起空乐智慧的助缘。

 

究竟断除二障地,彻见双运大等性。

是故称为净见量,断除一切障碍故。

诸法无谬之实相,唯佛现见无有他。

连细微的二障习气也已彻底断除、最为清净究竟的佛地时,真正照见净等双运一味大等性,即由于实相与现相已完全一致而恒时现见无有盈亏大清净的实相。最为清净的佛陀的净见量无余断除了一切二障及其习气,因而只有佛陀才如实照见了诸法正确无误的究竟实相,除此之外无有丝毫其他所见 (在佛的如所有智前)。

 

执彼即是究竟量,此等本住净法身,

至高无上之立宗,具理慧眼者前成。

于彼稀奇日乘前,劣根者如鸱鸮盲。

因此,唯有佛的净见量才能作为究竟的正量,所谓的内外此等一切不清净的显现本来即住于极为清净的法身智慧中,即是至高无上的立宗,这一点在具有甚深教理、殊胜慧眼者前才能成立,而并非是其他寻思者的行境。在这样与众不同、诸乘之顶如光芒万丈之日轮般的甚深胜乘前,那些根性低劣无有甚深教理慧眼者就像鸱鸮一样大多数对奥义盲而不见,所以不会证悟上述的大圆满实相。

 

辛三、宣说究竟法界智慧真谛无二双运:

究竟等性之法界,不能片面而建立,

说是唯现天尊相,然而自性本清净,

法界现分智慧身,无离无合之缘故,

现分本为净天尊,实相分析亦无害。

因断二障之现空,双运法界即真如。

对于不现任何他法、最为究竟无二等性法界,虽然不能片面或完全建立说是唯一显现天尊相,但实际上,由于所有不清净的显现自解脱的自性本来极为清净法界大本净与自性光明的现分智慧法身二者原本即是双运无离无合的,是故,对于所有现分本来清净为智慧天尊这一点以实相分析的理证也不能妨害,因为彻底断除了一切二障及其习气的现空双运之法界智慧无二无别即是究竟的真如性。

 

庚二、实相现相不同之各种道:

除此之外如何证,并非究竟之意义,

二障尚未断尽前,实相现相不一致。

除了佛陀的净见量以外,无论是怎样的证悟境界也不是法界智慧无二的究竟真实义,因为他们的二障及其习气还没有彻底断尽,实相与现相并未完全达到一致。

 

暂时道位之显现,如净眼翳之毛发,

有境垢染愈清净,现见对境亦愈净,

有境清净另一方,无有不净之境故。

因此说,暂时瑜伽行者修道中的显现就像眼翳患者随着眼翳逐渐清净毛发的显现也会变得越来越清净一样,有境的障垢越来越清净,现见对境也就会随之变得越来越清净,因为有境垢染已经清净,除此之外不可能存在另一个不清净的对境。所以,应当了知境与有境的清净是无二无别的。

 

一位补特伽罗者,成佛之时他众前,

不会不现不净法,自现障碍所遮障。

若问:如此一位补特伽罗在一切不清净的迷乱显现均得以清净后成佛之际,他众也应当不显现不清净之法吗?除了佛陀以外的他众不会不现不清净之法,由于各自不清净显现的障碍遮障各自之自性故,必然会显现、见到不清净之法。

 

是故一切境有境,自性本来即清净,

然为客尘所障故,应当精勤净垢染。

因此,真正实相中,一切境与有境自性本来未曾被障碍所染,是极为清净的,然而迷乱自现的客尘之垢却遮障了自性,就像胆病患者不能见到海螺的真实面目一样,因此应当千方百计精勤净除垢染。

 

一切所净之垢染,本体皆为清净性,

此外无有不净故,自性光明平等性。

所有要净除的客尘本来各自本体都是清净的。除此之外根本不成立不清净的所净垢染,因此应当认识到诸法本来即安住于自性清净的光明等性中。

 

庚三、证悟此理与否功过之果:

如是种种之现相,未证之时各执著,

凡愚于何生贪心,愚痴成为束缚因。

如是在尚未证悟现相中存在的外境、身体等各不相同的境与有境均为自性大平等性时,会分别执著外境身体等各种各样相,一切异生凡夫内心对任何法所产生的贪执都是由于将自现迷执为他现而导致的愚痴无知,依此如同蚕作茧自缚一般成了自我束缚之因。

 

若证一切皆平等,此境界中得坚地,

三时无时本来界,自然智慧之佛果。

假设说了悟并修习各种现相均是大平等的自现自性,则将于轮涅诸法均是双运平等一味的本性中获得究竟之果位坚地,因为远离了三时的执著而于第四时等性中或三时无时光明本来广大界中证得不由因缘所生遍知自然智慧的佛果即智慧法身。

 

己三、成立大净等之理与诚信之功德:

承许诸法大净等,此一法理实成立,

现空何者皆不成,合理一切则可现,

除此之外假立法,非理一切均不现。

如是对此所承认的诸法本来即安住于大净等中真实成立的甚深法理完全通达,所谓的显现空性何者也不成,因为诸法均是以各自本体而空的缘故,空、不空、轮涅等一切均成合理,如此一来,清净、不清净等轮涅的缘起显现不灭,一切均可显现。除此之外,如果是自本体不空的常法或者无有显现的单空等,则无论如何假立离戏等法实际上空与不空等均是不合理的,轮涅无边的显现不灭此等缘起法也不能显现,并且永远不会存在。如此与缘起性空无二的一切善说均成相违。

 

于此理得诚信门,即是缘起性空道,

若于现空生定解,则于无有盈与亏,

净等坛城性之中,世间空与不空等,

不可思议之法性,内心定生深法忍。

内心对于所建立的真谛无别大净等这一甚深法理获得坚定不移的诚信的唯一门即是缘起性空无违双运这唯一的殊胜正道。因此,若对此现空无二双运的道理生起远离一切怀疑黑暗的定解并加以修习,则对于诸法本来大净等性于无盈无亏的佛陀坛城中自解脱并且三有轮回空与不空、清净与不清净等法性净等大双运、凡夫之心不可思议的意义心里定会生起甚深殊胜的法忍。

 

见一尘中尘数刹,刹那亦能现数劫,

依实空幻之定解,趋至如来行境中。

尔时,在一极细微尘的范围内也能见到尘数的能依佛陀与所依佛刹,于时际刹那间也能现见无数劫等,依靠一切显现之法本来即是实空、现而无自性如梦的定解,而真实趋入佛陀不可思议的甚深行境中。

 

戊三、以不可思议之方式结尾:

故于无偏之自现,远离一切诸偏堕,

不可思议基法界,法性何者均不成,

显现空性双运等,仅是宗派术语义,

纵经百年勤思维,若无宿修成熟因,

具大智慧极精进,然却不能通达也。

所以,如果以往自相续中对此深义未曾修习或者说无有以前修习之因,那么现今即使智慧广大、精进修习也是上等的人,对于诠释诸法本来住于现空净等真实无别双运中之义的密宗甚深术语,诸如:自现不偏堕一方的无偏或远离一切偏堕、不可思议法界之基、空不空等一切戏论均不成立之法性、如火与其热性般的现空无二双运等等,纵然是在百年之中精勤反复思索,可是并不能如实通达,当然也就无法了达真实的密意,正如月称菩萨在《入中论》中所说:“多闻亦难解……”

 

是故一切诸宗派,最终究竟深奥义,

正法善说之百川,汇此大海真稀奇!

因此,显密所有的甚深宗派所抉择并抵达的究竟密意数百妙法的甚深善说河流精华终将流入现空双运净等真谛无别的大海中,这实在是太奇妙了。

 

其余现相皆不定,具迁变性而显现,

究竟双运之智慧,彻见真义无迁变。

如是究竟实相现相完全一致,除此之外的清净、不清净一切现相均是暂时的,所以不固定一种并具无常变化欺惑而显现。而如实究竟现前断除所有障碍之实相的净等真谛无二双运的智慧则是无有迁变的,因照见无欺无二无为法之义的自然智慧实相现相完全一致,故无有迁变。

 

奇哉此外如何而假立,

所立之宗不能现前果,

无偏双运一切皆合理,

了知此一一切均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