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可怕的梦魇

 

一天,刘居士对我说:“学佛以后,守持不杀戒,心情比以前好了许多。学佛前常常做噩梦,寝食难安。”“做什么噩梦?”我问。他说:“有一次睡梦中不知什么东西啃食我的头骨,咬得咯吱咯吱的响,好像是老鼠,醒来时出一身冷汗。又有一次,一条大蛇盘作一堆,不知怎么了,蛇的身体被切成许多块,流着鲜红的血液,当时感到神经很紧张。还有一次梦中被许多只凶残的狼狗团团围住,那狗的眼睛放射着绿光,张着嘴,伸出红红的舌头,可怕极了,在极度恐惧时出现一只大象,大象上坐着一位瑜伽士,很威严,那些狼狗不敢靠近,这时心里稍感安稳。”

我问他以前做什么工作,他告诉我:学佛前,他在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化所进行科研工作,科研合作的项目是制备单克隆抗体(简称单抗)。制备单抗要培养细胞,细胞培养所用的小牛血清是把刚刚出生的小牛(或胎牛)杀死,取其血液,制备血清用于培养细胞。那小牛刚生下,还没有喝到一口甜蜜的母乳,它甚至还没有呼吸一下这个世界的空气,便被杀死,真是残忍。制备单抗要进行细胞融合,所用两种细胞,一种是具有很强繁殖能力的肿瘤细胞,另一种是具有分泌抗体能力的脾脏细胞,脾脏细胞则直接取自活体小白鼠。届时,小白鼠被拉断颈椎,它便失去了活动能力,科研人员用剪子和解剖刀剖开活体小鼠的腹腔,找到它的脾脏,将脾剪下,再把脾细胞分散用于细胞融合。所用小白鼠一般要事先经过免疫处理,在两三周前,将抗原物注射到它的体内,每隔一天打一次抗原,直到它血浆中产生足量的抗体为止。检验抗体要取老鼠的血液,那更是残忍,常常进行眼眶取血,用手抓住老鼠的尾巴和两只耳朵,使老鼠不能动弹,再用小镊子将老鼠的眼珠摘除,鲜红的血液便从老鼠眼眶一滴滴流出。

他说:“哎,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在造罪业。”

“你们免疫所用抗原是从哪里来的?”我问。

他回答说:“免疫所用抗原是从人脑组织中提取的,人脑组织取自死刑犯,犯人刚被枪决,我们科研人员便前去取脑髓,还热乎乎的,不知那些死刑犯会不会找我们算账?”

实验所用动物数量非常多,就一个实验室每年要用数百甚至数千只老鼠,另外还有兔子、狗等,处理动物的手段极其残忍。一般在美日等发达国家使用实验动物必须经过动物保护协会批准,有法律规定,那样对使用动物也起到一定限制作用,在中国则无人过问此事。

“在科研所工作那段时间真像是做一场噩梦。”

“是的,是一场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