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法宝鬘论讲记

山法宝鬘论讲记

札嘎仁波切 著

索达吉堪布 译讲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大恩传承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所谓的“山法”,在藏传佛教中用得比较多,意即在寂静处修行的教言。本论在藏传佛教一般称为《札嘎山法》,也即以札嘎活佛的名字来称呼,实际它的真正名称应该是《山法宝鬘论》。

为什么称为《山法宝鬘论》呢?作为一个住山修行人,根本不需要任何珍宝装饰,而这部殊胜论典才堪称为一位真正修行人的顶严装饰,本论结文中说:“世间法之好武器,价值连城此山法,称赞其为宝鬘论,此串珍珠献行者,愿能欢喜而接纳。”这是札嘎仁波切为我们住山修行人精心制作的一串“珍贵念珠”,希望大家一定要将它牢牢抓在手中,让它成为自己最无上的庄严!

一般学习一部论典之前,首先了解作者非常重要,札嘎活佛的著作不是很多,他的弟子有没有为他写传记也不太清楚,我根据法王如意宝和其他仁波切所讲的有关事迹,对札嘎仁波切大概作了一个传记,你们可以看一下。

札嘎仁波切虽然属于格鲁派,但是他个人对无垢光尊者非常有信心,而且经常传讲《七宝藏》等论典。在藏传佛教,一般来说宗派与宗派之间的排斥不是很大,以前法王如意宝去五台山,格鲁派的很多修行人迎请上师,他们对宁玛派的信心也是非常大。前段时间,学院开极乐法会的时候,他们那里也在开法会,一位格西说:“法王如意宝现在在色达那边开法会,你们有能力的人去那边开法会,我们没有能力的人在这里念观音心咒,发愿往生极乐世界,都是一样的。”作为宁玛巴的修行人,也应该学习格鲁派的教言,尤其在有关依止上师方面,格鲁派、噶当派确实是非常值得人们学习的。

因此,希望大家一定要认真地看一下札嘎仁波切的传记,他老人家一生当中念了十五遍《大藏经》,普通人念一遍可能也是非常困难。人活在世间都是非常短暂的,但有些人利用这个短暂的时间做了非常多有意义的事情,但有些人连几万遍的心咒可能也完不成,这方面大家应该多作比较。

札嘎活佛曾经针对麦彭仁波切著的《澄清宝珠论》写过一篇辩论书,麦彭仁波切对此作了一部《日光论》作为回复,使札嘎活佛非常敬佩,并且再次向麦彭仁波切请教疑难,可惜的是,这时麦彭仁波切已经示现圆寂。你们有些人不要因为札嘎仁波切与麦彭仁波切辩论而怀恨在心,实际高僧大德之间的辩论都是有很多密意的,前段时间有个女众说:“益西彭措堪布的书里有对格鲁派的否定,我很生气,所以暂时没有听课。”后来我只对她说了一句话:“你很笨!”真是这样的,其实益西彭措堪布在后面讲到了宗喀巴大师如此宣讲的种种密意,但是她只见到前面一句话就全盘作了否定,这样非常不好。因此你们不要认为:札嘎活佛是麦彭仁波切的敌人,他的《札嘎山法》也没有必要听。不要这样想,许多高僧大德依靠教理的辩论相当于表演一样,具有令弟子遣除怀疑等种种目的,后学者应该从诸如此类的辩论中遣除自他相续中的怀疑与增益,这样对自己的修法会有很大帮助。

这部山法宝鬘论是居于静处的所有修行者最为需要的殊胜教言。

凡是居于寂静地方的所有修行人,不需要区分自己是何种宗派,此处所宣讲的“山法”对你而言都是最为殊胜的教言。

 

顶礼上师圣者观世音菩萨!

人们通称札嘎仁波切为圣者观世音菩萨,对此菩提金刚也作过授记。

作者首先顶礼观世音菩萨。宗喀巴大师、麦彭仁波切经常顶礼文殊菩萨,一般来说,很多上师都是显现哪一位菩萨,就会经常顶礼这位菩萨,有这样的传统。

 

身之每一毛孔圆满无数佛刹土,

随众根基胜劣现示百万之化身,

尔后刹那亦不懈怠精勤利有情,

敬礼大悲至尊观音祈求慈摄受。

此处是祈祷观世音菩萨摄受自己的祈请文。

依靠《华严经》以及其他诸多教证可以了知,观世音菩萨早已获得佛果,只是在众生面前示现菩萨形象度化众生而已。观世音菩萨的每一个毛孔可以圆满示现无数刹土;随众生根基的不同,于种种刹土中显示种种不同身相度化众生;一刹那也不懈怠地利益无量有情,作者在这里恭敬顶礼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希望能够得到慈悲摄受。

大家也应该对观世音菩萨虔诚顶礼,并且祈祷:以闻思如是殊胜论典之功德,希望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摄受我,但愿相续中早日对众生生起大悲心。观世音菩萨、札嘎仁波切具有不可思议的功德和利益,如果诚心祈祷,他们肯定会慈悲摄受我们的。

下面是对宗喀巴大师的顶礼句。

 

宛若螺山之身体,披黄袈裟着法衣,

莲经宝剑庄严者,顶礼法王宗喀巴。

颂词中将身体用洁白的海螺比喻,有些论典中用金山作为比喻。如同洁白海螺的身体,以袈裟的五彩云霞覆盖着,手中持执经函与宝剑,具有无比庄严之法相的圣者法王宗喀巴,作者在这里恭敬顶礼。

我们也在这里恭敬顶礼宗喀巴大师,希望他能够慈悲加持。从宗派上来讲,我们虽然属于宁玛派,但根据诸多高僧大德的教证来看,宗喀巴大师、莲花生大师与阿底峡尊者都是无二无别的,因此,应该在宗喀巴大师前恭敬顶礼。

 

依大悲索紧系诸有情,依靠智慧无碍知三世,

依靠威力摧毁众生惑,恩师罗丹秋佩前顶礼。

“罗丹秋佩”是札嘎仁波切的上师。

在具有无比恩德的上师罗丹秋佩前,作者在此以诚挚的信心恭敬顶礼:我的上师具有佛所具足的一切功德——智慧、大悲和威力,他以大慈大悲的绳索牵系一切有情众生,以甚深广大的智慧无碍了知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一切所知,以其无与伦比的威力,可以摧毁无量无边众生无以计数的烦恼。

作为上师确实需要一种威力,否则在弘法利生过程中的力量还是很脆弱的,就像法王如意宝,虽然学院非常的寒冷,但依靠他老人家的大悲绳索将我们紧紧地系缚在这里,每一个人都不愿意离开。我也不时在想:处于末法时代的此刻,多数众生喜欢造作恶业,不欢喜善业,但上师依靠他的名声与威力,使许多众生来到这里修学佛法,遣除他们相续中的疑惑,上师的威力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三界无余诸有情,遭受难忍苦刃逼,

救离折磨唯一法,即修殊胜菩提心。

三界轮回的所有众生都在遭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能够断除此种痛苦折磨的方法,唯是修持殊胜菩提心。

 

彼之根本稳固出离心,彼依舍弃今生圆满事,

如是抛弃今世实修法,当以窍诀方式而赐予。

这里讲到一个因果规律,菩提心对于一个修行人来讲非常重要,菩提心的根本就是无伪的出离心,而想要生起真实出离心必须舍弃今生的一切名声、地位、财产等圆满琐事,然而抛弃今世的实修法,必须依靠窍诀的方式才能够获得,作者即在这里赐予如是殊胜的窍诀,请大家认真谛听!

 

莫想此为我造而轻视,莫以边执嫉妒魔扰心,

莫想无有必要而舍弃,视为利益后世胜教言。

作者劝请大家说:虽然我个人的修持并不好,但也不要因为这是我造的论典就加以轻视,也不要以边执嫉妒心——“我是汉传佛教的”、“我是其他教派的”来扰乱自己的心,更不要以为这是普通的一个山法,根本不需要修持,而应该将它视为利益后世最殊胜的教言百般重视,精进行持。

在本论结文中讲到:“实修佛法之心语,为令居静处行者,心生欢喜而奉献,活佛假名札嘎我,无修行然通道歌,一心喜爱寂静山,身体远离诸愦闹,语说静处之功德,所修之法念无常。”札嘎仁波切特别喜欢寂静的地方,特别喜欢唱寂静地方的歌,他的身语意经常在寂静地方修持,我们也应该通过这部《山法》,修学他老人家的行为,身语意都在寂静的地方精进地修持。

现在很多人都认为:我是修密法的,这样的《山法》是针对下等根基者来讲的,我没有必要听。确实如此,很多人都希求高法、大法,自己也认为在这些所谓的高法上有某种程度的境界,但是就如下文即将讲到的:首先确实求得了一些高法,然而连简单的基础法都没有作修持,这样所谓的高法也不会长久、究竟的。因此大家不要自认为是依靠寂静地方的瑜伽士,对于这样一个普通的《山法》根本没有必要重视。不要这样想,这部《山法》实际是利益后世最好的一个教言,在今生当中也是对自己帮助最大的一个教言。

在此,为依赖于我修持妙法的诸位弟子开示一些平时应当付诸于实际行动中的道理。

札嘎仁波切说:为了依赖于自己修法的几百个弟子,才撰著了这部《山法》。

实际上,不仅仅是为利益他的几百个弟子,也是为了利益我们这些后学者,札嘎仁波切才撰著了这样一部《山法》。确实如此,这部《山法》当中的很多话好像都是在说我们一样,指出了我们的很多毛病、缺点以及修行上容易出现的歧途障碍,因此,对于这部论典大家一定要从头到尾认真地学习。

对于这部《山法》,很多年以前就非常想讲,但可能传讲的因缘不具足,无论如何也没有成功,但今年依靠种种因缘已经将这种心愿付诸实施,那么这部法究竟如何殊胜我在这里也不必过多宣说,相信你们在见到它的内容之后便会一目了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