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监狱中的“动物”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由于经济与文化的不平衡,出现多元化的复杂形态,人们的思想意识也更加复杂化。对应于人的贪、嗔、痴三毒烦恼,在社会上有许多陷阱,诸如:赌博、诈骗、色情、吸毒、钱权交易及黑社会,这些陷阱非常可怕,只要你沾上边儿,就很容易滑进去,一旦滑进去,别想再出来。这些陷阱使人堕落乃至杀人,因此社会犯罪率逐年升高。

董伟民是一个死囚犯,他蜷缩在阴暗的监狱里抱头痛哭:“我悔恨啊,一念之错,竟酿成这样的惨案。”他天资聪颖,从学校的班干部到缉私队的队长,每一步都带着骄傲,带着快乐。但是一夜之间竟变成了杀人犯,在感情和理智之间仅有一步之差,这一步是那样的险恶,能使人步入黄泉之路。他开枪打死了他的妻子及其情夫。

他在监狱中给老队长写信:“我愧疚于您对我的培养和教诲,开枪打死人犯下了大罪。这完全是一时冲动,当我冷静下来时,心里的悔恨之情难以言表。今天写信恳求您一事,请看在我为缉私队立过功以及年轻的份上,要求法院从轻处理我,想尽办法救我一命吧。从此我不管遇到天大的挫折,都保持头脑清醒,决不会粗鲁莽撞犯错误了。快想办法救救我吧!”他多么希望活命呀!

他望着铁窗,囚车的灯光虎视眈眈地逼近他。一阵无形的压力,穿透铁门、铁窗,回荡于囚室,警棍、手铐、手枪、刑场……董伟民悚然一震,浑身上下剧烈地抽搐着,惨白的脸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灰黑的眼眶内,那双僵硬的瞳孔里,射出几束可怕的光——死亡之光、绝望之光、痛苦之光。铁窗外,天是那么晴朗,地是那么辽阔,风那么凉爽……一种强烈的求生欲望折磨着他。然而,他彻底失望了。1997年9月27日,董伟民接到了死刑通知书。他已不可能再活着出狱,等待他的只有执行枪决。

在屠宰场,圈中所关着的牛羊,与死囚犯一样,迟早要被杀死。不仅是屠宰场的牲畜,笼中的鸟、池中的鱼与死囚犯又何其相似。诚如弘一大师所作的《囚徒之歌》云:“人在牢狱,终日愁欷,鸟在樊笼,终日悲啼。”它们多么希望飞往蓝蓝的天空,游入辽阔的大海,然而不能,等待它们的也只有被人们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