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见行一瞥

 

泰国佛教所弘扬的属南传上座部的教法,其见行风格与北传、藏传佛教有很大差异。在整个泰国,有许多所佛学院,讲传的主要是巴利文三藏内的《俱舍论》等对法与律藏方面的经论。北传佛教所注重的大乘经典、藏传佛教所注重的大乘密续与论典,在那儿是没有的。与一些僧侣交谈时,我有意提及一些有关因明与般若方面的内容,然而在这些方面,他们基本上没有触及过,由此可见泰国佛教与北传、藏传佛教交流的缺乏。而那儿的在家学佛者,与汉藏两地在家学佛者也有很大区别,他们基本上没有闻思经论教理的习惯,有些长老法师给他们所讲的,也基本上限于缘起咒的含义,与“诸恶莫作,诸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等简短的偈颂。询问了许多虔诚的居士,他们都说:在家人学佛只要诚心信仰三宝、供养三宝就可以了,至于教理是没有闻思习惯的。

南传佛教的出家人,非常注重律仪,比丘们的衣食坐卧,无不遵循别解脱律仪,一举一动稳重而安详,使人见而生敬。比丘们的三衣、托钵乞食等,都没有改变传统,使人不由得联想起经典中所叙述的佛陀在世时的情景。那儿的僧人如果破了根本戒,即会被赶出僧团,不能重新受戒,不能共住,只能还俗。他们对日本的僧人也很反对,认为日本僧人娶妻的习惯,严重地违背了佛教戒律,是不能与他们共住的。对藏传佛教的教义,他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严重地缺乏了解。我与他们接触时,觉得他们似乎对藏传佛教的印象不错,可能是因为有几位藏传佛教的大德,与泰国僧王、国王有过交访,并发表过一些演讲,以此而使他们生起了一些敬仰。不过他们对密法中的甚深见解与双运降伏等行为,肯定无法接受,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些,也许我很难像这样与他们共处并交谈。

在持守别解脱戒方面他们做得很突出,这一点确实值得北传与藏传佛教所学习,然而在现在这种时代中,如果没有大乘显宗、密宗中的甚深智慧与殊胜方便,大多数众生恐怕难以受益。根登群佩大师,是近代藏传佛教中杰出的大成就者、学者、旅游家、文学家,他曾说过:“如果藏传佛教与南传佛教,在戒律等方面相互交流,则能了悟佛陀的众多密意。”

在一些寺庙中,许多人将水果等食品供奉在佛像前,一会儿就拿下来分食,并说这是求佛赐给悉地的一种方式,这与汉地许多地方相同。问寺庙中的一些长老,这种习惯并没有什么教证。记得乔美仁波切说过:“供养佛菩萨的食品,供者不能自己取食,也不能布施给狗等旁生,而应倒在洁净的高处。如果有鸟类啄食,那也是可以的,因为鸟类属空行种性……”虽然藏地某些地方的人们也有自食供品的,但除了仪规开许的,如会供品之类以外,最好不食用为佳。希望不要像老鼠一样天天吃佛前的供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