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课

 

思考题

1.请解释四瀑流、四结合。

2.在漏当中未单独宣说见的原因是什么?

3.何为四种近取?在这里为什么未单独宣说无明?单独宣说第五戒禁取见的原因又是什么?

4.经中讲到烦恼的异名有哪些?请分别作名词解释。

 

前面已经讲了佛经所说随眠的异名,其中漏——有漏、欲漏、无明漏已经讲完了,还有些经典中,将烦恼也称为瀑流或者结合等。

 

丁二、瀑流结合:

瀑流结合亦复然,为明诸见另宣说,

漏非无有助伴见,则与安置不相符。

在闻思修行的过程中,大慈大悲的佛陀为了不同根基的众生,宣说了各种法门,每一个法门中都有很多名词,这些名词实际上有很多必要单独宣说。这里讲,烦恼、随眠、漏也可以称为瀑流结合,有些经典当中瀑流、结合是合在一起讲的,有些经典中瀑流和结合是分开讲的。意思就是说,上面所讲到的瀑流和结合“亦复然”,与前面的漏分有漏、欲漏、无明漏三种一样,瀑流结合实际也可以分欲瀑流、有瀑流、无明瀑流,结合也可以分欲结合、有结合、无明结合。与漏不同之处是什么呢?这里是为了明确一切见均是恶慧自性而单独宣说见的。

如果这样,漏和瀑流结合是不是完全相同呢?并不是完全相同。漏里面并未单独宣说见,原因是什么呢?“漏非无有助伴见”,如果是没有助伴之见,则不能成为轮回的因。也就是说,见与漏的意思是不同的。或者也可以说,在这里单独宣说见是有必要的,而漏里的见不能单独宣说,原因是无有助伴之见不能单独作为轮回之因,与安置轮回不相符之故。

四瀑流四结合称为漏也应如是而了知,欲漏、有漏也就是欲瀑流、有瀑流,欲结合、有结合,因此将漏用瀑流与结合替换。还有无明瀑流、无明结合,再加上见瀑流、见结合,如此则有四瀑流、四结合。

若问:由于漏为三种,所以与四瀑流、四结合相违吧?颂词中说“亦复然”,但前面讲漏的时候,是有漏、欲漏、无明漏三者,而这里讲到四结合、四瀑流,这样难道不相违吗?

不相违,因为三界的一切见均是恶慧自性,为了明确这一点而单独宣说。在这里,从总体上来讲与漏的分法无有差别,实际从不同角度出发时,需要通过不同的语言文字来表示,比如本来是同一个人,但是单独可以宣说很多功德、过失等不同的特点,同样的道理,三界烦恼随眠中的一切见,均是恶慧的本性,正是为了明确这一点,才在这里单独作了宣说,如此就成了四瀑流、四结合。欲瀑流结合有二十九种,有瀑流结合有二十八种,见瀑流结合则是五类所断中的三十六种恶见,无明瀑流结合如前有十五种。

如果有人说:如此一来,漏也应成了四种,因为它们无有差别之故。

这是有差别的。漏不是除一切见以外单独宣说的,漏的意思是能安置在轮回中,也即漏到轮回中,无有贪等助伴的所有单独见,很显然与安置在轮回中的名义不相符合。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无明有共同无明和不共无明,如果是不共无明则没有能力安置于轮回当中,必须依靠恶见摄持之后方能成为轮回的因。所以,这里将在漏中没有宣说的见单独宣说,其原因是它与其他烦恼有点不同。或者也可以说,因为众生先有萨迦耶见,依靠萨迦耶见造作各种各样的业,由此转生于轮回当中。

前面讲了为什么无明个别宣说呢?因为它是三有的根本。在这里单独宣说见,因为见在转生轮回中也起非常大的作用,如果没有单独宣说见,仅仅依靠漏不一定能转生轮回,因为不管我们造什么业都必须有见来摄持。

《自释》和这里的解释稍微有点出入,但这里应该这样解释。也就是说,恶见在轮回中起根本作用,因为未以见摄持的其他烦恼与安置轮回不相合。因此,这里宣说了四瀑流和四结合中与三种漏不同的特点。

这是佛经中讲的瀑流,宗喀巴大师的《三主要道论》里面,说四瀑流是生老死病。有些佛经中所承认的瀑流有烦恼的意思,有时也是指烦恼所产生之果——生老死病,也有这样解释的。佛经中经常对众生的生老死病用瀑流来比喻,为什么呢?因为众生漂泊在轮回当中,就像瀑流中的鱼儿,虽然自己想作主,却无有自由,同样,众生被无明、贪等烦恼控制相续的时候,自己根本得不到自在。

很多修行人也可能有这种体会:每天都想变成一个很好的修行人,不管是背诵、修行都能精进行持,但有时候在无缘无故当中,自相续中的烦恼开始挣扎不息,自己一点自由都没有,明知道在生烦恼,却实在没有办法应付。这种痛苦就是轮回的本体。大慈大悲的佛陀用他的智慧眼已经宣说了轮回的本体,众生烦恼的本质与众生相续中的各种恶见相连,这其中的关系,在有关的大小乘经典中宣说得明明白白。有时候我们看到佛经中所讲烦恼的特点,与自相续的烦恼非常相符合,这时候也应该对佛陀的功德和智慧自然而然生起极大信心,确实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佛陀才能圆满宣说众生各种快乐和痛苦的因。

 

丁三、近取:

近取实际也是烦恼的另一种名称。我们经常说近取五蕴,五蕴也叫做近取,但在这里,所谓的近取指的是随眠烦恼,也有四种。

 

如是所说及无明,诸近取即见分二,

所谓无明非能取,是故混合而宣说。

近取也有四种,欲近取、我所近取,无明可以包括在里面,又将见分为两种,即前四种见总说为见近取,再加上最后一个戒禁取见近取。

所谓的四近取,即是指欲近取、我所近取、见近取、戒禁取见近取。这里为什么把无明合在一起讲呢?因为无明并不能单独作为能取因,也就是说,无明并未在整个轮回中单独起到执著之因的作用,所以在讲近取的时候,所有的无明与其他烦恼混合在一起宣说。

欲近取:上述的欲瀑流结合及无明总共三十四种是欲近取。前面无明是单独讲的,这里将无明加上,欲界共有三十四种欲近取。

二、我所近取:有瀑流结合及上界的无明共三十八种大多数内观,是执为我所的根源,是我所近取。

前面所讲到的近取有没有不具足四种的过失呢?不会有不具足四种的过失,因为见分为两种之故。

三、见近取:三界的前四见合起来,共有三十种见近取。

四、戒禁取见近取:整个三界当中有六个第五见——戒禁取见,是执非道为正道,成了正见的怨敌,并且以历经众多无义的苦行来欺惑在家与出家两方,因而过患极重,所以单独将戒禁取见安立为近取。

确实是这样,在这个世界当中,本来不是正道的认为是正道,这种邪见成为正见的怨敌,很多人借此做各种各样没有任何实义的苦行,欺骗了无数在家人和出家人。由于过患和害处相当大,大慈大悲的佛陀将戒禁取见安立为一种近取,告诉他们:这不是真正解脱的因,而是轮回之因。所以,虽然前面几个烦恼也很重要,但最关键的就是见;前四种见当然也是非常可怕的,但最可怕的就是最后一种见。

现在的世间人虽然信奉各种各样的宗教,但有些宗教以杀生为主,有些宗教以邪淫为主,有些则以偷盗为主……这样的邪宗邪见,在世间上层出不穷,非常多。他们欺骗了无数的众生,对众生的害处非常大。因此,佛陀单独安立一个戒禁取见为近取,原因也是这样。

现在在座的大部分修行人已经身披袈裟,应该算是趋入佛门了。作为一名佛教徒一定要守持正知正见,如果在见解上没有打好稳固的基础,就像《四百论》里所讲:“宁毁犯尸罗,不损坏正见,尸罗生善趣,正见得涅槃。”慈诚罗珠堪布在《前世今生论》的开头也引用过这个教证,我认为用得非常好。现在的很多人最关键就是在见解上下功夫,如果在见解上扎下非常稳固的根,无论如何,在今生来世都有解脱的机会。所以,在座的有些年轻人,因为以前在你的思想当中有些习气相当严重,即使在两三年、五六年当中得到了佛教的灌顶,也听了佛教的学问,但是你到了世间上以后,随着时间的流转,自己的见解会不会全部销声匿迹?如果见解已经丢失了,到时候自己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戒禁取见,最后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成为徒劳无义,非常可怕。

有时候凡夫人自己不能做主,应该在诸佛菩萨和上师面前发愿:生生世世当中,最关键的是不要生起恶见;第二个,不要失去自相续中的菩提心。我觉得这两个是修学过程中最关键的,一是自己的见解不要在有生之年当中有损减,二是自己的菩提心不要退失。如果见解已经变了、菩提心已经退失,即生当中的所作所为,不会有任何意义。以前不管出家还是在家,学佛肯定是有功德的,这是不可否认的,但是以后的前途已经完全失坏,再也没有希望了。因此,所有的修行当中,见解是最关键的。

现在世间当中各种各样的邪知邪见纷至沓来,在面对这些境遇的过程中,自己如果没有稳固的见解,恐怕很容易受影响,自己也逐渐行持戒禁取见,真的非常可怕!所以,佛陀为什么将见分为两种,总的宣讲了前四种见,又单独宣讲了戒禁取见,原因就是这样的。

那么为何与无明混在一起称为近取而不单独宣说呢?前面讲瀑流结合的时候,十五个无明是单独宣说的,为什么这里把所有无明合在一起讲呢?

这是有原因的。由于取后世的缘故为近取,无明不明显,无有助伴单独不能取后世。无明有不共无明和共同无明,共同无明是指无明混杂在贪心、嗔心等烦恼当中,也就是烦恼中有无明的成分,若未与烦恼混杂在一起,不能单独取后世,所以在这里混合而说,并未单独安立。

以上讲了佛经中所宣讲的异名,下面解释彼等词义。

 

丁四、解释彼等之义:

彼等极为微细故,随系二种随增故

及跟随故称随眠。彼等能置与能漏,

能冲能粘近取故,即是漏等之定义。

颂词中说,什么叫做随眠呢?在讲随眠品的第一天也给大家讲过,所谓的随眠是非常细微的意思,很隐秘,我们相续中随眠烦恼的种子或习气,很不容易了知,它们会依随“系”和“得”而相联,通过两种方式随增,所以叫做随眠。这里随眠中的“随”就是随着的意思。自己睡懒觉的话,怎么样讲课都是听不到,自己隐藏在被窝里面,烦恼也是这样,一般在外面不明显,而是睡在自己的身体或者“自己的床上”,这叫做随眠。由于具有安置于轮回和能漏于轮回,以及能粘等几种作用,取名为漏等名称。

若问:为什么这些烦恼称为随眠呢?原因是这些烦恼不是色法,这是第一个条件,有部宗认为所有的随眠烦恼都不是色法,并且是心所的本体、难以通达、极为细微隐蔽。

大家都知道,想要认识烦恼真正的本体,通过现在的科学、心理学等是没办法的,只有通过学习大慈大悲佛陀的教言,才能通达烦恼的本体。一般人没有深入细致研究,根本不能通达。

又由于从无始时以来就与得绳相联12,连续不断,通过所缘与相应的方式增长,如果未断除种子,则再度在相续中辗转跟从。也就是说,未以出世间智慧断除随眠的话,自相续中一直会接连不断地跟随,因而称为随,由此缘故称为随眠。

按理来讲,解释随眠的颂词放在本品第一个颂词可能好懂一点,但是世亲论师可能写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想起:我写了半天随眠,到底随眠叫什么……。然后在这里作名词解释……可能是这样。

下面解释佛经中宣讲的几种烦恼的不同名称。

若问:为何这些烦恼称为漏等呢?

以这些烦恼能安置在轮回中,或者从六处的伤口中能漏到轮回中,从而称为漏。“漏”就是指有漏法,依靠有漏法让众生停留在轮回当中,或者说众生一直不停地在外六处、内六处的伤口中,无有自在,从这个角度称为漏。

能冲到后世,故称为瀑流。瀑流是用水流的比喻来宣说的,将上面的东西可以冲下去,众生依靠随眠烦恼直接冲到后世去,这个角度来讲是瀑流。

能与后世粘连在一起,因而称为结合。烦恼也可以叫做结合,为什么呢?如果没有断掉烦恼,它会直接把你粘到后世去,所以也叫做结合。

由于能取受轮回而称为近取,这些即是漏等名称的定义。近取,也就是自己取受轮回。

 

丙二(论中所出现之异名)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前面是《长阿含经》等经典中所讲烦恼的异名,下面讲《对法七论》中所讲烦恼的异名。 

 

丁一、略说:

此等亦分为结等,故复宣说有五种。

这些随眠有结,以及“等”字包括的缚、随眠、随烦恼、缠,因而经与对法论中也有分类说五种的,下面会有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