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课

 

思考题

1.请简要说明心具随眠的几种不同情况。

2.请说明随眠烦恼产生的次第。所有众生的烦恼都是以本论所说的次第而产生的吗?为什么?

3.请举例说明产生烦恼的三种因。修行人应如何制止烦恼的增长?

4.什么是欲漏、有漏、无明漏?为什么单独宣说无明漏?

 

《俱舍论》第五品当中,前面已经讲了随眠的境和有境方面的差别,今天讲心具随眠之理。

 

乙三、心具随眠之理:

具随眠心有二种,染污心与非染心,

染污心亦有二种,非染污心随增长。

这里主要讲,具随眠心大体可以分为两种,染污心和非染污心。染污心也分两种,既具随眠也增随眠和只具随眠不增随眠;非染污心只有既具随眠也增随眠一种。

具随眠之心必定增长它的随眠吗?

具有随眠的心有染污心与非染污心两种,染污心也有既具随眠也增随眠与只具随眠不增随眠两种。其中,既具随眠也增随眠,是指凡夫的染污心,不但具足随眠而且也会增长,因为他们的贪心等以所缘与相应的方式增长。只具随眠不增随眠是指诸位阿罗汉已断的过去烦恼与未来未生的烦恼虽然一起存在11,但是这种随眠不会增长。因为阿罗汉不管以所缘的方式还是以相应方式,在他们相续中根本不可能增长烦恼。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可以说阿罗汉不具足烦恼。前面也讲过,得和离之间的关系应该分清楚,从断除的角度来讲,阿罗汉的相续中应该说是不具足烦恼的,但从得绳的角度来讲,阿罗汉相续中应该具足过去烦恼的得绳和未来未生的随眠烦恼。但不管怎么样,阿罗汉相续中的烦恼,根本不会以所缘和相应两种方式来增长。

以上是对染污心来讲的,有既具随眠又增长、虽具随眠但不增长两种方式。非染污心的所有有漏善法还有无覆无记法,以所缘方式可以增长。当然,这里的所缘方式来增长,可能不一定是善法和无覆无记法作为能缘,随眠烦恼作为所缘,意思是有漏善法和无覆无记法毕竟是有漏法,以它作为所缘来增长烦恼,这种现象也会有,可能是从这个角度来讲的。当然,以相应的方式不可能增长的,为什么呢?因为毕竟是善法和无覆无记法,与随眠是不同的心所,因此不会以相应的方式增长,如同火和水不能相应增长一样,但是以所缘和能缘的方式可以增长。

比如有漏善法,本来是善心的,但有些人可能看不惯,依靠这种有漏善法,在他的相续中增上嗔心等其他烦恼。因此,从所缘的角度来讲,可以具足随眠。从有漏善法自本体来讲,不一定具足随眠,但它就像前面所讲的那样,它以对境的方式可以具足,这种现象也是有。就像牦牛拴在桩子上,可以说桩子具足牦牛。所以,可以说以所缘的方式具足随眠。

非染污心的有漏善法与无覆无记法是以所缘的方式增长,并具随眠,因为它们作为自地烦恼的所缘不可能不增长。然而,无漏心虽然作为随眠的所缘,但既不具随眠也不增随眠。依靠无漏善法,即不会以缘其自相的方式增长,也不会以对境的方式具足,因为无漏法不被三界所摄。所以,既不会具足随眠也不会增长。

我有时候想:前面的有漏善法虽然不在相续中具足随眠,但以所缘的方式,可以称之为具足随眠,为什么无漏的善心,不会以所缘的方式来具足随眠呢?这是有部宗的一种特殊说法,因为无漏善法和随眠烦恼之间已经断开了联系,就像绳索已经断了一样,不能成为具足。因此,从表面上看,有漏善法可以作为对境,无漏善法也可以作为对境,前者可以称为具足随眠,后者为什么不能称为具足随眠?原因是无漏善法已经断开了与随眠的联系。

 

乙四、生起烦恼之理:

痴中生疑后邪见,坏聚边执戒见取,

尔后则于自之见,生起贪慢于他见,

嗔恚如是依次生。由具尚未断随眠,

境住非理之作意,此三因中生烦恼。

这里主要讲生起烦恼的次第,从愚痴当中生起怀疑,怀疑中生邪见,之后生起将蕴执为我和我所的坏聚见,随后生起边执见、戒禁取见和见取见,这样以后,对于自见生起贪心、慢心,对他见生起嗔恨心,随眠是以这样的次第产生的。

“由具尚未断随眠,境住非理之作意,此三因中生烦恼。”这句话主要讲产生烦恼的因缘,自相续中的随眠还未断除,亲近产生烦恼的对境,并且具足非理作意,由于具足这三种条件,烦恼就会产生。

若问:所有随眠产生的顺序是怎样的呢?首先对真谛之义愚昧不知——无明。这里主要是从众生对四谛的本体没有认识的情况下,会按照这种次第产生随眠的角度来讲的。当然,大家都知道,对于苦集灭道的本体,众生没有如理如实地了知,本来是“苦”反而认为是“乐”;“我”本来不存在,但认为是存在的;本来不清净的法认为清净……也就是前面讲的四种颠倒。对于常乐我净四种颠倒没有如理如实通达,对四谛的本来面目不能了知,首先产生了无明愚痴。从中产生思虑苦谛有无的怀疑,到底苦存不存在、前世后世存不存在、灭谛存不存在等,这样的怀疑开始产生。之后依止恶知识,听受了他们的颠倒教言,从而产生认为无有苦谛的邪见,认为佛教所说的苦谛——一切万法皆苦的道理不一定是真理。接着产生将蕴执为我与我所的坏聚见,也就是说,执著我和我所的坏聚见已经产生了。随后产生如胜论外道般执著蕴为常有,以及如顺世外道一样执著蕴为断灭的边执见。将边执见执为正确可信的戒禁取见,在行为上依靠五火苦行等,或者依靠顺世外道的言论毁谤因果之理等。由于执为正确而产生见取见。其后对自之见解贪执,生起慢心;对其他与自己不相符的见解,生起嗔恨心。如是随眠以上述次第而产生。

一般来讲,从对于四谛本体没有如理如实通达的角度而言,随眠应该是这样产生的,《自释》和《大疏》当中都是这样描述的。那是不是所有的随眠都会这样产生呢?也不一定。其他的像《入中论》当中讲到,首先众生相续中产生无明,之后开始有坏聚见——我和我所见,由此在众生相续中产生爱和取的执著,随后造作各种各样的恶业,在轮回当中漂泊不定。这是以无明导致产生坏聚见,而后依靠坏聚见而产生烦恼。但也有些众生,依靠愚痴直接产生慢心、贪心或者嗔恨心等,这种现象也是有的。

这里主要从见断来讲,因为有部宗认为,见断是缘自相续的、是烦恼性的、是内观的,具有几种特点。他们认为见断的次第以这种方式来建立是非常可靠的。当然,也并不是说烦恼必须按照《俱舍论》的次第来产生,只是在这部论典中说,众生对四谛的本体没有认识的情况下,会按照这种次第产生。可能有些人的相续中,首先是因为自己特别笨,对四谛法门生起怀疑,后来在自相续中生起邪见,自认为我和我所的见解是正确的,依靠它产生边执见,受持戒禁取见,而后生起见取见,由此生起贪心、慢心,认为自己很了不起,后面又生起嗔恨心……有些人可能是以这种次第生起烦恼的。但是,所有烦恼是不是必须以这种次第生起呢?不一定,这只是《俱舍论》当中生起随眠的次第,大家应该清楚。

下面讲产生随眠的因缘,有关这方面,麦彭仁波切在《智者入门》中讲得非常清楚。

那么,生起烦恼需要几因呢?具足未以对治断除随眠、与生起烦恼相合的对境存在、非理作意这三种因而产生烦恼。这个相当重要。大乘经论当中经常引用这个教证,意思是说,我们相续中不管生起贪心、嗔心、慢心等任何烦恼,到底需要具足什么样的因缘?第一个因缘,自相续中的随眠未断除。就像前面讲的一样,如果是经部宗和唯识宗以上,认为是相续中习气或种子未断除。有部宗认为是得绳没有断除。总而言之,自相续中的烦恼习气还存在,这就是生起烦恼的第一个条件。

第二个是生起烦恼的对境存在,比如生贪心的人、财物等出现,或者出现生嗔恨心的对境,怨恨的敌人等。一般说“眼不见、心不烦”,如果不接近生烦恼的对境,不一定生起烦恼,但是对境就在眼前的时候,很容易生起烦恼。所以,很多高僧大德为什么远离喧嚣的城市呢?主要原因是生烦恼的对境会现前,这时就没办法对付。

很多人说:我在发心的时候,最好某某人不在,不然我可能对治不了自己的烦恼。的确如此,作为一个凡夫人,很多对境在面前显现的时候,很难制止烦恼生起,不管是生贪心、嗔心;如果对境没有现前,很容易对付。这是第二个条件,现前生烦恼的对境。

第三个是非理作意,比如生嗔恨心的对境存在时,认为这是对我如何如何不应理,就会产生很多非理作意;或者生贪心的对境存在的时候,本来是不净的法执著为清净、本来无我的法认为是有我等等,由于存在这种常乐我净的颠倒分别念,很容易就生起烦恼。如果你相续中的烦恼还没有摧毁,但不具足非理作意,即使有对境也不一定生起烦恼,所以非理作意一定要断除。

在这三个条件当中,相续中存在的随眠作为因缘,对境作为所缘缘,非理作意是增上缘,如这三者具足,自相续中的贪心、嗔心或者傲慢等烦恼自然而然会产生。因此,作为凡夫人首先自己应该观察,尤其有些人贪心的烦恼比较严重,不管是两性之间的贪心,还是对财物的贪心,很多非理作意很容易出现,自相续中的烦恼随眠种子还没有断除,这个时候,只要对境现前,可能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烦恼生起。这时,远离对境是相当重要的。

 

乙五(宣说异名)分二:一、经中所出现之异名;二、论中所出现之异名。

丙一(经中所出现之异名)分四:一、漏;二、瀑流结合;三、近取;四、解释彼等之义。

经、论中所宣讲的各种烦恼的异名,第一个科判是经中宣说的异名,分四方面,首先讲所谓的漏。

 

丁一、漏:

欲界除痴惑及缠,乃为欲漏色无色,

唯一随眠为有漏。彼无记法向内观,

入定地故合为一,根本无明故别说。

所谓的漏,分三方面——欲漏、有漏、无明漏。什么叫做欲漏?欲界除痴心以外的烦恼以及缠,叫做欲漏。色界、无色界除痴心以外、不包括缠,唯一的随眠叫做有漏。为什么色界和无色界的随眠合起来叫做有漏呢?这是有原因的。彼二者无记法相同、向内观相同、入定相同,所以,这两个界的随眠合而为一来宣说。无明为什么不包括在其中,单独宣说呢?无明实际是轮回的根本之故,因此在这里单独宣说。

诸位法师如果要宣讲佛经,则对佛经中的名称务必要清楚。很多人说:今天讲这部经典、明天讲那部经典……。其实真正要讲佛经,没有得地的话,依靠自己的分别念很难讲解佛经。但是现在很多法师讲这部经、讲那部经,真正从他们的个别讲义来看,讲经还是有点困难,讲论稍微好一点。因为龙猛菩萨和世亲论师没有解释过的经典,一般凡夫人很难依靠自力解释,再加上没有传承,有时候讲经说法里面的“讲经”不是那么容易。作为法师,如果要讲经,必须要通达佛经中各种名词的真实含义,否则可能会讲错。

既然经中说“漏、瀑流结合、近取”,那到底它们指的是什么呢?漏有三种,即欲漏、有漏与无明漏。也就是说,欲界中的五种痴心以外的烦恼十二见、四疑、贪嗔我慢各有五种,共有三十一随眠,加上在下文中将出现的十种缠缚,总共有四十一种随眠为欲漏。前面讲过,四谛的见断和修断全部加起来有三十六种,除去五个无明,因为它在这里是单独安立的,总共有三十一个,再加上下面讲的十种缠缚烦恼,共有四十一种欲漏。因为这些大多数都是缘欲界的漏法之故。

色界与无色界中各有除十无明随眠以外的二十六种,与前面的算法一模一样,色界二十六种、无色界二十六种,合在一起的五十二种随眠是有漏,这里不用加十种缠缚,颂词里面说“唯一”的原因就是这样。因为这些多数缘上界烦恼之故。

若问:色界无色界所生的随眠合而为一称为有漏的原因是什么呢?

那是有原因的,因为这两界的随眠为无记法相同、内观相同、是入定之地相同故。合而为一来讲也是有必要的,由于上两界属于三有而不是解脱,因此是为了明确这两界不是寻求解脱的缘故。原因在前面已经讲过了,有些人认为转生到上界是究竟的解脱,但是为了表明这种禅定不是究竟的解脱,将它们合而为一说为有漏。

那什么是无明漏呢?三界的十五种无明是无明漏。若问:五类所断中十五种无明单独称为漏的理由是什么呢?是有理由的,轮回的根本即是无明,如果断除了无明,那么其他的所有随眠也将断除。不管密宗还是大乘显宗,都承认轮回的根本是无明,麦彭仁波切在《中观庄严论释》中也讲了,对万法的不认识就是所谓的无明。凡是佛教都会承认:万事万物的因应该是心,而不是外境。如果说轮回的来源不是无明,则与外道没有差别。比如四大产生自己的感觉等等,这与外道没有差别。因此,佛教所说的观内心很重要。为什么呢?被无明杂染以后,内心便会产生颠倒,如果通达内心的光明,无明自然而然会消除。因此,整个三界轮回痛苦的因全部是无明。密宗和大乘显宗都是这样承许的,小乘《俱舍论》也是这样讲的。所以,为什么这里将无明单独宣说呢?原因在于它是一切三有的根本,如果断除了无明,其他所有的随眠都会随之断除。正是为了明解这一点而将无明单独称为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