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课

 

思考题

1.《俱舍论》中随眠以所缘与相应的方式增长的有哪些?以所缘方式增长,相应的方式不增长的有吗?以所缘方式不增长,相应的方式增长的有吗?

2.九十八种随眠中,无记的有多少?不善法随眠有多少?

 

前面已经讲了,九十八种随眠当中,有十一种或者说三十三种遍行。三十三种遍行,主要是缘五类所断——苦集灭道四见断、修断,所缘对境全部是世间的有漏法。可能有些人认为,如果遍行的对境是有漏法,那缘灭谛和道谛的有些随眠,也是缘有漏法的,为什么不称为遍行呢?这个是不相同的,缘灭谛和道谛的随眠,虽然有时候缘有漏法,但其对境比较少,而且是片面性的,而遍行所缘的法是所有有漏法,比如其他非遍行的所断,像贪心缘悦意的对境、嗔恨心缘不悦意的对境,疑惑或者无明的对境则可以缘灭谛和道谛的无漏法,因此有这方面的差别。

前面已经讲了十一种遍行,也即见苦谛的五种见解、见集谛的两种见解,共七种见解;再加上见苦谛、见集谛的两种怀疑;在前面九种的基础上,再加上两个无明,也就是与见解和怀疑相应的无明和与其他烦恼不相应的无明。其中不相应无明指的是根本随眠中的无明,本来贪嗔等每一种烦恼都有无明的一种成分,而不相应其他随眠的无明则是单独的,也即十种随眠中的无明。相应无明和不共无明合为一体以后,有见集谛的所断和见苦谛的所断,从两个方面来分,总共有十一种遍行,所缘的对境是五类所断。

前面讲了两种颠倒执著,其中邪见、疑惑、无明三种也可以缘道谛和灭谛,产生直接颠倒执著;像贪心、嗔心、慢心,以及见取见和戒禁取见,则间接缘道谛和灭谛产生再度颠倒执著。

对于前面所讲的有些内容,大家要仔细思维一下。刚开始讲《俱舍论》第五品的时候,可能很多人都有听不懂的感觉,过一段时间再返回来听,恐怕不会那么难。当然,没有仔细思维的话,《俱舍论》第五品肯定是特别难懂的。第五品和第七品,在整个《俱舍论》当中是比较难懂的,但是讲得太详细需要花很长时间,也有点困难,可能会赶不上进度,因为今年还想讲一点中观。按理来讲,像格鲁派一样,对每一个颂词都会慢慢进行辩论、剖析,完全通达的时候再讲下一个颂词,所以,他们讲《俱舍论》需要两三年的时间也是这个原因,对每一个问题都要查阅很多的讲义。但是你们可能以前没有听过这部论,不要说其他人,我以前在堪布、堪姆们面前也没有讲过。所以,这次大家肯定会有一种陌生感,但是只要精进,大多数道理基本会通达。

我这边在翻译过程中,有时候遇到一个词句要花很长的时间,翻阅各种讲义,有些讲义里面解释得也不清楚,去问现在俱舍班的有些堪布,他们也只是在字面上划下去,根本没有深入去研究,因此也解答不了。现在基本上已经翻译完了,你们看这个法本可能不是很困难,但是翻译起来是非常困难的。现在没有很多的时间广讲,因为每天手中的稿子比较多,所以我讲的是很不好的,但不管怎么样,大概提供一些方法,给你们打开一个思路,然后你们自己下面去剖析。如果有些问题不明白,就写在本子上,经常问……佛法方面的问题,一下子不一定能解决。以前的有些高僧大德是这样的,对一个问题有时候需要研究三五年,经常问其他人、自己思维,查找很多资料,这种情况是非常多的。

因此,听课的时候没有听懂:“为什么这么难?算了、算了……”这种对闻思的态度肯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不要说《俱舍论》,就连《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可能真正深入细致地研究每一个教证的话,恐怕现在的很多人根本不会懂,所以,闻思的态度很重要!千万不要认为很简单,在字面上划下去就可以了……不要这样认为。从我的角度来讲,应该讲得细致一点,但有时候的确心有余而力不足,有点困难。不管怎么样,只能慢慢地再看看……

 

所有遍行之随眠,以所缘于自地增,

非遍行于同类中,无漏上地有境非

未作我所对治故相应法以相应增。

上述所讲的十一种遍行,大家现在应该都能算得出来。在九十八种随眠当中,这十一种遍行,可以说是我们相续中经常能增长的,它们自己属于苦谛和集谛,但是它们可以灭谛和道谛为所缘。

那么,遍行随眠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增长的呢?第一、二品中讲过,有些烦恼以所缘方式增长,有些烦恼以相应方式增长,那十一种遍行随眠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增长呢?颂词中说,遍行随眠以所缘的方式于自地增长。比如欲界的遍行随眠,并非缘色界、无色界而于欲界中增长,应该缘自地烦恼并于自地增长。非遍行,如贪心、嗔心等在同类当中增长。也就是说,它自己是苦谛所断,只能以与之同类的苦谛所断作为对境,在同一类别中增长。遍行随眠则不相同,它可以缘不同类,比如自己是苦谛所断,但可以缘集谛、灭谛或者道谛所断来增长。

《俱舍论》里面涉及到的问题比较多,比如前面讲到的缘一切有漏法,如坏聚见缘自己五蕴而增长;边执见则执五蕴为常有或断灭。为什么说坏聚见和边执见缘一切有漏法,讲五种见的定义时说过,“等”字里面已经包括,实际可以缘所有的法,从这个角度安立的。有时候讲义里也不是很明确,《自释》里面也不是很明确。可能在闻思修行当中,会出现很多疑惑,但它是从可以缘的角度来讲的,不然本来坏聚见和边执见是缘自身,怎么会缘所有四谛---苦谛、集谛、道谛、灭谛呢?是从可以缘、将来缘的角度来讲的。

遍行随眠全部是自地增长,缘无漏法和上地的法,是不会增长烦恼的。

为什么缘无漏法和上地不能以所缘方式增长呢?原因是这样的。“未作我所对治故”,缘无漏法和上两界的所缘境实际不存在我所执,比如欲界众生依靠欲界的不同分界遍行,缘上界的任何所断,那么,会不会依靠缘上界的这一所断,而在相续中增长烦恼呢?不会。为什么不会增长呢?上界烦恼不是我所的对境,而且上界所断属于上界寂灭的本性,可以对治下界的随眠。因此,有两个原因,一是未作我所,一是能作对治。

还有以相应方式增长的随眠,嗔恨心、贪心等与其他心和心所相应。以上是颂词的大概意思。

那么,这些随眠以所缘与相应的方式而增长的是哪些呢?

所有的遍行随眠,以所缘方式、依靠一切自地而增长,比如欲界苦谛见断——怀疑、无明等七种遍行随眠,依靠欲界的五类所断而增长。前面讲到的十一种遍行,是从行相方面来分的;从界来分,邪见、无明、怀疑等,又可以分为三十三种随眠,欲界的十一种遍行是欲界苦谛和集谛的所断,依靠欲界五类所断而增长,并不是依靠色界所断或者其他所断来增长。所谓的五类所断,大家应该清楚,四谛见断再加上修断。

非遍行随眠也是通过所缘的方式在同类中增长,比如灭谛的一个所断,缘灭谛所断而增长的话,就是依靠所缘的方式在同类中增长,而不是在他类中增长。他类就是指不同的类别,比如苦集灭道四谛各自不同,或者见断、修断的类别不同。那么全部必定是这样吗?不一定。这只是从有漏的情况而言的,比如遍行里面的邪见会缘自己的坏聚见而增长,但缘无漏法的随眠不一定会增长。

这里面比较复杂,希望大家一定要分清楚所缘和能缘,如果分清了所缘和能缘,这里讲到的几个内容比较易懂。还有前面讲到的直接颠倒执著、间接颠倒执著和再度颠倒执著,对这三个颠倒执著也要分清楚。有些是一个见断作为所缘、另一个见断作为能缘,能缘的见断缘所缘的见断时,我们很容易就迷糊了。所以说,这个问题如果明白了,《俱舍论》里的有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了,不是那么困难。

那么,是不是全部以所缘方式来增长呢?不一定。无漏的有境六随眠——邪见、疑惑、无明缘灭谛的三种,缘道谛的三种,共有六种,这是从行相来讲的,或者从界来分的十八随眠,以及上地之有境的九种不同分界遍行——十一遍行里除坏聚见和边执见以外,其他九种不同分界遍行,虽然缘道谛、灭谛以及上地境,但是不能通过所缘的方式而增长,因为这些并不是以爱作为对境、坏聚见作为我所,而是属于对境的对治法。有这两个原因,意思是说,缘无漏法的随眠并不是依靠道谛和灭谛而增长,只是缘而已,比如邪见可以缘灭谛和道谛的任何一个所断,因为此二谛的自性是寂灭的,虽然缘它,但不会增长烦恼。第一品里面也讲过,无漏法作为对境不可能增长烦恼,就像脚放在燃烧的铁上面,不会搁很长时间,马上就会拿走,同样,虽然缘道谛和灭谛,但是道谛和灭谛寂灭、清净,无有偏袒的缘故,所谓的邪见马上就会消失,所以不可能依靠灭谛和道谛增长,只是缘而已。

有时候我们会想:到底寂灭的法存不存在?到底今生或者来世的修道存不存在?产生疑惑是可以的,但是这个疑惑不会依靠道谛和灭谛而增长。如果对境是有漏法,依靠这种所缘,马上会在自相续起增长的作用。所以,这里主要是从能缘角度来讲的。从所缘方面来讲,如果以所缘方式增长,也会以相应方式增长,但以相应方式增长的,不一定会以所缘方式增长。从作者的角度或者从所缘者的角度来讲,虽然缘道谛和灭谛,但不会增长,不增长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它们并不是以爱作为对境、坏聚见作为我所,因此,无论对灭谛和道谛的任何一个所断作为对境,对它产生疑惑或者无明或者邪见都不会增长。《自释》当中用比喻来说明4,比如湿氆氇上的灰尘会一直粘在上面,而氆氇本来是干爽就不会这样。

有些人在这个地方有一种疑问:依靠灭谛和道谛怎么会有随眠增长呢?比如我想获得解脱,求灭谛、求道谛实际也是一种贪心,这种希求寂灭或者求道的贪心越来越增长时,不也是一种随眠吗?世亲论师在《自释》中回答:虽然求道或者求灭尽解脱时有一种贪心,但这种贪心不属于随眠烦恼当中,而是属于善心当中,因为求解脱是一件好事。因此,这种希求表面看来是一种贪心,实际不属于随眠当中。所以,这里说以爱作为对境、坏聚见作为我所的道谛和灭谛是没有的;而且道谛和灭谛属于无漏法,起对治的作用,根本不会让随眠烦恼得以增长。缘上地的法也是如此。

还有以相应方式增长的,比如与受等相应的随眠,因为于彼等未断除坏爱之故。一个人的相续中生起见取见,也即认为坏聚见所执著的对境是正确的,这时的第六意识群体中所存在的受、想等心所,可以通过相应的方式来增长。见取见是执著坏聚见、邪见、边执见为殊胜见的一种随眠,在它增长的时候,于其群体当中会有很多的心和心所法自然而然增长。意思就是说,受等以相应的方式增长。

所以,有几种不同情况:以所缘方式增长的时候,也有以相应方式增长的;以相应方式增长时,也有以所缘方式增长的。还有些从对境来讲,以所缘的方式可以增长,但不一定以相应方式增长,比如第一品中讲过,阿罗汉的身体或者柱子等,可以作为所缘对境的方式来增长,因为阿罗汉的身体和柱子都是无情法,没有任何心和心所存在,所以不可能以相应方式增长。当然,从心识角度来讲可以有相应的方式,但从外境角度来讲,有些以所缘方式可以增长,以相应的方式不会增长,就像依靠柱子,会以所缘方式增长,觉得“这个柱子是红色的,好像不拆也可以,应该很不错”,对它产生一种贪心……从柱子的角度来讲,没有心和心所;从执著的贪心角度来讲,贪心群体当中存在受、想等其他心所,它们可以同时产生,这时可以说以相应方式增长。

 

丙三(观待本体之分类)分三:一、真实分类;二、根本之差别;三、询问无记法之旁述。

丁一、真实分类:

上界随眠欲界中,坏聚见与边执见,

相应无明均无记,余此欲界皆不善。

前面讲的所有随眠当中,哪些是不善法?哪些是无记法呢?上两界中没有不善法,全部是有覆无记法;欲界当中,坏聚见和边执见、与彼等相应的无明。属于无记法,其他的全部属于不善法。

若问:九十八种随眠中,是无记法的有多少,是不善法的有多少?

上两界中的所有随眠均是有覆无记法,原因是它们不会产生不悦意异熟果并是染污性。这一点比较关键,上二界不会产生不悦意的果,无有不善业的缘故,而随眠烦恼的本体是杂染性的,因此说,上两界的随眠全部是有覆无记法。

欲界中存在的所有随眠中,坏聚见和边执见加上与彼等相应的无明,均是有覆无记法,而不是不善法,因为坏聚见也可以为了自己安乐而持戒布施——有坏聚见或者说我执也有好处,比如自己想要获得解脱而持清净戒律等,如果没有我执,根本不会作布施等善事,因此不能说作布施是不善法,而且,不善业会产生不悦意的果,但作布施不会。因为这两个原因,坏聚见应该是有覆无记法。另外,边执见也可以与解脱相符,所谓的解脱也就是远离蕴,边执见实际上也是远离蕴的一种远见。边执见实际是执著“我常有存在”或者“我是断灭的”,比如依靠边执见而有一种常有的执著,认为“我是存在的,将来弥勒佛出世的时候,我会获得解脱,所以现在需要积累资粮”,这也可以说是边执见的一个优点;从断见角度来讲,按照大乘说法,胜义当中我是不存在的、空性的,与断灭见相近。所以说边执见也有它的好处,因此不能安立在不善法当中。

其他的所有随眠,在欲界中是不善法,依靠它们会产生不悦意异熟果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