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课

 

思考题

1.十一种遍行随眠是什么?什么是同分界遍行和不同分界遍行?

2.什么叫做直接颠倒执著、间接颠倒执著和再度颠倒执著?

3.缘灭、道二谛的六种随眠是什么?若缘灭、道二谛,为什么不成无漏智慧?

4.邪见、疑、无明怎样缘灭道二谛?缘灭、道谛时在自地和他地方面有何差别?

5.除邪见、无明、疑惑三随眠外,其余随眠为什么不缘灭道谛?

 

下面讲《俱舍论》第五分别随眠品,分连接文、真实随眠、断除随眠的道理,以及断除的果,从四个方面来讲,第二真实随眠也分七个,其中第一个问题——随眠之分类已经讲完了,下面开始讲随眠之形象差别。从随眠本身来讲,前面已经讲了十种分类,也可以分六种、七种,其中分为十种是比较主要的内容。

 

乙二(形象之差别)分五:一、观待因之分类;二、观待所缘境之分类;三、观待本体之分类;四、观待时间之具理;五、境与有境之差别。

丙一、观待因之分类:

首先讲第一个——观待因之分类。随眠根据因的不同,各自有些不同的行相,比如十一种遍行、同分界遍行、不同分界遍行等等。

 

见苦集断见与疑,相应不共之无明,

即是同分界遍行,中除二见九缘上,

彼等俱生之诸法,亦为遍行除得绳。

首先讲什么叫同分界遍行。总的来说有见、疑惑,以及与见、疑相应之无明和不共无明,也可以说相应无明和不相应无明,总共有三种随眠,叫做同分界遍行。对此三种随眠细分,可以分为十一种,即见苦谛所断中的见有五种,见集谛所断中的见有二种,见苦、集所断中的疑各有一种,共不共无明各有一种。遍行也是随眠烦恼的一种。所谓的遍行,是指这种烦恼缘五种所断,是产生这些随眠的因。

这十一种遍行当中,除坏聚见和边执见以外,其他九种遍行不仅缘自界,还可以缘无色界和色界。那么,除十一种遍行以外还有没有其他遍行法呢?有。与十一种随眠随行俱生的心与心所等相应法以及法相等,也可以叫遍行,当然要除去得绳,因为它没有遍行的概念。

这些随眠遍行于三界的有多少?见到苦谛本性的所断,从见方面来讲有五种,这是从欲界角度来讲。三界当中共有十五种见;见集谛所断的有二见,三界共六见。加在一起,三界见苦集的见共有二十一种。同样,见苦集谛之疑有二种,三界共有六种。与见、疑相应的无明合为一类,三界共有三种相应无明;与其他根本烦恼不共的见苦集谛所断的无明合为一,三界共有三种不共无明。全部合计起来,三界共有三十三种随眠。

三界每一界的十一随眠,可以缘各界的五类所断——苦集灭道四类见断加上修所断。意思就是说,三十三种随眠归纳起来有十一种遍行,这十一种全部是从苦谛和集谛角度来分的,并没有从道谛和灭谛来分,为什么叫做遍行呢?缘五种所断,可以在自界遍行增长,并且是产生这些随眠的因,因而是同分界遍行。也就是说,这些遍行在自界可以产生五种所断,不缘其他界,因此叫同分界遍行。

《自释》里面提出一个疑问:十一种遍行是同时产生,还是次第缘五类所断?同时缘是不合理的,因为不存在能同时成为欲界一切法的因;如果是次第缘,其他的贪心、嗔心等随眠,为什么不安立在遍行当中?世亲论师回答:这里并不是说同时能缘欲界一切法,而是从具有同时缘五类所断的能力来讲的。

大家对这里所讲的“什么叫做遍行,十一种遍行有哪些”,一定要记清楚。不然后面再提到的时候有点麻烦。还有同分界遍行和不同分界遍行,前者是缘自界苦谛的五见和缘集谛的两种见,还有缘苦谛和集谛的两种怀疑,以及与见、疑共和不共的两种无明,全部缘自界产生并增长。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是指缘自界,不是缘自地,因为上两界在界方面相同,但在地方面也有不同的现象。

九十八种随眠中除去三十三种后,剩余的六十五种随眠与上述六种同分界遍行无明以外的无明不是遍行。无明有两种,一种可以包括在同分界遍行当中,比如前面讲到的十一种遍行中的无明,既是遍行也是随眠;还有不包括在同分界遍行当中的无明,虽然是随眠,但不是遍行。

所说的十一遍行中,除坏聚见与边执见外,其他九种也可以缘上界,因而也称为不同分界遍行,比如缘上界产生痛苦的本体存不存在等,或者缘上界集谛产生痛苦的根源到底存不存在等,即为缘上界之疑惑,以及缘此所生之无明等,就叫做不同分界遍行。为什么除去坏聚见与边执见呢?这两种见只是将自相续之蕴看作是我、是常有或断灭的,而上下相续不同之故,缘于下面的烦恼是不存在的,原因是通过断除下面的烦恼,必定远离欲乐之贪。上界缘下界是不可能的,所以叫做不同分界。

除上述十一种随眠以外,其他还有没有遍行呢?与此等十一种随眠随行俱生的心与心所等一切相应法,以及法相等也是遍行,比如苦受,生住灭等法相。但得绳不包括在内,因为这些随眠与得绳之因的果不是一体。得绳只能产生自己的法,不能产生烦恼,所以不能作为遍行因。

一切遍行与苦集谛的法相相违而执著,所以是直接颠倒执著,为什么这样讲呢?前面缘苦谛的见等,全部是缘苦谛的本体而出现的一种相反执著,比如五蕴本来是无常的,反而看作是常有,将苦谛的本体颠倒去执著。还有些不是直接颠倒执著,而是间接颠倒执著,因为不了知而产生疑惑,这就是间接颠倒执著。除直接颠倒执著和间接颠倒执著以外,还有再度颠倒执著,比如认为自相续五蕴是常有的,对于这种见解产生执著,从而生起贪心,就叫做再度颠倒执著。

因此,缘四谛的角度,会出现直接颠倒、间接颠倒以及再度颠倒三种执著。讲《现观庄严论》的时候,这些名词是比较难懂的,麦彭仁波切在《智者入门》当中也提过,但提得比较简略。我以前翻译其他论典的时候,经常遇到这些名词,感觉有一点困难,但是这次对《俱舍论自释》的意义反反复复去分析的时候,觉得这里提到的名词比较合适。原来《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前八品当中也遇到过这些名词,当时查了很多《佛学辞典》,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词来翻译。

所以,这次我想应该就用直接颠倒执著、间接颠倒执著和再度颠倒执著。 可能还有一个计度颠倒执著,但这个以后再说吧,我还要研究一段时间,有些名词需要花很长时间去研究,有时候用也不好用,不用也不行……古代的高僧大德在翻译的时候,有些名词也没有用,有些虽然用了,但可能与真正的含义也不一定一致,所以有点困难。

前面已经讲了,十一种遍行当中,哪些是直接颠倒执著,哪些是再度颠倒执著……大乘《阿毗达磨》对这三种颠倒执著的解释,和小乘《阿毗达磨》的说法有点不同,但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你们可以自己看一下。

总的来讲,直接颠倒执著,是指对苦集本体没有了知,直接颠倒去执著;间接颠倒执著,不是直接错误理解,而是通过其他途径来理解的;再度颠倒执著,比如一个人本来很清净,其他人却对他妄加毁谤,并对这种毁谤的说法生起极大欢喜心,这就叫做再度颠倒执著。所谓的再度颠倒执著,本来所执著的对境是假的,他自己判断也不对,却对这种错误的判断生起执著……中间有这么一个过程。

非遍行不是与苦集二谛相违,而是缘直接颠倒执著并以贪心寻求,以嗔心恼害,以慢而自满,由此可见,这三种是再度颠倒执著。非遍行是指贪心、嗔恨心、慢心,不是指十一种遍行当中的随眠烦恼,它与苦谛、集谛不直接相违,而是通过其他途径生起贪求心的,比如坏聚见是直接对五蕴执著为我,之后由此产生慢心,这就是再度颠倒执著。慢心不能直接判断五蕴,而是首先产生一种不正确知见,缘这种不正确的知见才产生慢。同样的道理,有些外道执著常有自在的我,或者依靠五火苦行等,并且认为这种观点或修法真的很不错,即首先在相续中产生了戒禁取见,依靠这种戒禁取见产生欢喜心,这就是再度颠倒执著。

这里讲到的观点是比较普遍公认的,小乘和大乘《阿毗达磨》都可以这样承认。

下面是观待所缘境,有些是有漏法,有些是无漏法。

 

丙二、观待所缘境之分类:

见灭道谛之所断,邪见疑与彼相应,

不共无明共六种,即是无漏行境者。

若缘灭谛缘自地,道谛相互为因故,

六地九地之道谛,彼行境者之对境。

现见灭谛和道谛的所断有邪见和疑惑,还有与邪见、疑惑相应的无明和不共无明,这六种随眠是缘无漏的行境。如果缘灭谛,全部是自地的,不可能缘不同地;缘道谛则不一定,静虑六地或静虑九地可以互相作为因的缘故。所以缘灭谛和缘道谛有一个不同点,是什么呢?缘灭谛一定是缘自地的,缘道谛可以缘不同的地,静虑九地也可以,静虑六地也可以。

这些随眠中,缘有漏法与无漏法的有多少呢?

见灭谛与道谛所断的有二邪见、二疑共四种,还有与这四种相应的无明合为一,唯一的不共无明算为一,共有六随眠缘无漏法。或者以界来分,十八种随眠是无漏的行境者,即缘无漏法,原因是它们对灭道二谛颠倒执著,而这二谛是无漏法。意思是说,对道谛产生不正确的见,心生疑惑,还有与见、怀疑相应的无明,以及与见、疑惑不相应的,如与贪心相应的无明、与嗔心相应的无明,如此缘欲界自地无漏法的有六种随眠,如果是色界、无色界全部加起来,总共有十八种随眠。

《大疏》里面提到一个疑问:六种随眠如果缘道谛和灭谛无漏法,会不会变成圣者的智慧?这里说不会变成圣者智慧,因为不是以正确方式去缘,而是以疑惑等具有烦恼的方式来缘的,比如以疑惑心来缘灭谛,由于并未通达灭谛的本体而产生疑惑心,所以,虽然是缘道谛和灭谛的无漏法,但是有境不会变成圣者智慧。如果变成圣者智慧,凡夫人对道谛一点都不了知,整天睡懒觉的无明已经变成无漏智慧了……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虽然缘无漏法,但是缘的方式并不相同,是具有烦恼心来缘的,有境不会变成无漏圣者智慧。

以上是从方式方面来讲,但我个人认为……不知道是我的智慧,还是其他讲义里面讲的:从缘自相的角度也有差别。为什么呢?比如用疑惑心或者邪见缘道谛,所缘的并不是道谛的自相,只是对道谛自相误认的一种错觉而已;本来灭谛是灭尽一切烦恼的本体,但依靠邪见、无明以及其他疑惑心来缘灭谛时,根本不是缘灭谛的自相。因此,它的有境根本不会变成智慧,这一点应该清楚。

再者,灭谛的见断若缘灭谛,则缘自地的灭谛,而不缘他地的灭谛,因为这两种灭谛是不同实体的缘故。上界和下界两种灭谛属于不同的实体,不可能互相作为因。欲界的灭谛见断缘欲界的灭谛,直至有顶之间依此类推。比如欲界的灭谛见断只能缘欲界的灭谛,而不会缘色界、无色界的灭谛,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那么道谛也必定是这样吗?不一定。

依靠初静虑未至定等静虑六地法智方面的所有道谛,均是缘法智的欲界见断邪见、怀疑、无明三种随眠的行境。法智是指断除欲界四谛所有所断烦恼的智慧。从静虑六地来讲,获得法智的时候,可以缘欲界、色界和无色界,也就是说,法智可以缘下面的邪见、怀疑和无明三种行境。这是因为静虑六地的道谛相互是平等因与殊胜因,它们有些成为平等因,有些成为殊胜因。

又由于法智方面的道谛是欲界的对治类,也就是对治欲界的智慧。所以,依靠静虑六地,虽然从地来分并不相同,但是互相可以成为因,与灭谛并不相同。依靠六种无漏法与前三无色界此九地,类智方面的所有道谛是缘彼道之有境地上道这三种见断的对境。除有顶以外,四无色界中的前三无色界再加上静虑六地,叫做静虑九地,这里面的所有类智,也即获得上界见道时的类智,实际也是其他地的对治因。因为无漏九地的道谛相互成为平等因与殊胜因,又由于类智是上地的对治。

 

贪非缘二所断故,不害故嗔非缘彼,

寂灭清净殊胜故,慢戒取禁不缘彼。

那么,除了此三种以外的贪心、嗔心等其他随眠,不缘灭谛、道谛的原因是什么呢?贪不会直接缘灭谛与道谛,因为它的对境唯一是所断,而灭谛与道谛并不是所断;嗔不缘灭谛与道谛,是因为灭谛与道谛不害他者,而嗔的对境是害他的;慢不缘灭谛与道谛,是因为灭谛、道谛属于寂灭法,而慢心的对境并非寂灭之法;戒禁取见不缘灭谛与道谛,这是由于此见将不清净执为清净,而灭谛和道谛本来即为清净之法;见取见也不缘灭谛与道谛,因为它是将下劣执为殊胜,而灭谛与道谛本来即殊胜。